第六百八十章 亂古四龍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感覺得到,那團雷電的力量,依舊在自己的神識海之中,也就是說,邪云應龍失敗了……

江一虛弱的睜開雙眼的時候,邪云應龍的面孔出現在江一的眼前.

"不行,太難了……"

"前輩……這是做不到的意思?"

江一說完這句話,就發現了這句話說的並不妥當,可想要修改,卻又已經來之不及,自古龍族最高傲,這做不到三個字,在龍族的耳朵之中,便是諷刺的意思!

可是,在江一的視線里,這邪云應龍竟然是點了點頭……

"對,我還是低估了鬼神塔的力量……當年,我們亂古四龍同戰鬼神塔失敗,我們四個不得不藏身仙鬼二界各處,以避殺身之禍……"

這邪云應龍終于說出了他為何在這里的苦衷,讓江一都是為之一愣,這亂古四龍,也挑戰過鬼神塔的權威?只是最後,卻以失敗而告終?

江一眉頭輕皺……

這邪云應龍接著開口.

"本來,混世四猴已經在征討鬼神塔的路上了,甚至已經帶動了諸多靈獸之中的佼佼者,可我們失敗的消息,又讓他們重新退回了極東仙界,萬年了,他們應該也是再也沒有出來過……我原以為,經過了這麼多年的修煉,實力又增進了不少,應該可以破開你腦海之中的這團雷電了,可是……我還是錯了……這團雷電外面的禁錮,決定了他基本上不可能因人力而將其破之,甚至,就算是仙神宗的宗主,也做不到……"

"鬼神塔,有這麼強麼?"

江一幾乎是不由自主的便將這句話問了出來,心中也已經有了一丁點兒的小琢磨,這邪云應龍的話音里,邪云應龍應該比仙神宗的宗主弱一點,可繞是仙神宗的永駐,在鬼神塔塔主面前,應該也是不可撼動的存在……

"強到……你幾乎無法想象……"

"嘶……"

江一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真真正正的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一方勢力做大之後要干什麼,幾乎是三歲小孩都知曉的,按照孩童的話,那叫……

征服世界……

按照修仙者的話來說,便叫做……

排除異己,唯我獨尊……

誰不想要活在萬人敬仰之下?哪怕現在他們已經是仙鬼二界最巔峰的存在之一,可誰不想將這個之一去掉?

只要鬼神塔一家做大的持續下去,那麼……以後會出現什麼樣的局面,便是江一他們都沒有辦法左右得了……

"不過這些,已經不是你我能夠操心的事情了,就算這鬼神塔征服了仙界,極東仙界依舊會是一片淨土,那里,依舊會與世無爭,到時候,咱們去那個地方,鬼神塔便也沒辦法為難咱們."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因為他不敢……"

"鬼神塔已經天下獨尊,又有何不敢?"

"那里生活的,除了一些去碰運氣想要得到仙靈力的人,幾乎都是上古遺留下來的血脈,有上古大神的,只不過,除了女媧血脈在外,就只剩下了伏羲血脈,另外,便是一些上古異種的殘留血脈,這些血脈,幾乎都是禁忌一樣的存在,雖說上古大神和上古異獸很多都離世了,可誰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還活著,是不是在不久的將來,他們會重新歸來,所以,這鬼神塔也不敢,因為上古大神,還有很多上古異獸,都已經是手握寰宇摘星辰的存在……"

"極東仙界,真的有仙靈力?"

"當然有,就和仙界和鬼神大陸一樣,仙界由八大統禦勢力掌控仙靈力的分配權,而鬼神大陸一樣,由鬼神塔和七大統禦勢利掌控仙靈力的分配權,在極東仙界之中,這仙靈力,由混世四猴掌控,那四個家伙生性?愛玩,說不定什麼時候閑著沒事兒了,便將仙靈力散出來些許,才能讓進入搜尋的人,有證仙的契機……"

江一一時無語,這滿天下都是稀缺的存在,在混世四猴的手中,成了玩具?顯得沒事兒了就散出去些許?要知道,這散出去的些許東西,可是漫天下人都想要,卻有九成九以上得不到的東西……

江一沒有再追問這個問題了,心中也是多了些許欣喜和安定,只要這仙靈力被混世四猴掌控,那自己帶著女媧血脈過去,是不是就意味著,自己到了哪里之後,能夠直接得到仙靈力?畢竟,在這邪云應龍的口中,那混世四猴,應該是幫扶江一的才對.

可一抹疑惑,同樣的又出現在了江一的南腦海之中.

"既然前輩自己都說了,極東仙界無人敢惹,那為什麼前輩你們四個不去極東仙界?而是流落在外?"

這邪云應龍淡淡一笑.

"怕你鬼神塔認為,我們死了……"

"死了?"

"對!當初,我們殺掉了鬼神塔十九名長老,三十多個執事,普通修仙者不計其數……可也一個個的身受重傷,後來,鬼神塔現任塔主出現,想要將我們攔下全部殺死,可當初仙神宗宗主已經趕到了,幫我們度過了生死劫,我們四個逃離,卻也知道,如果回極東仙界,雖然安全,可是……卻會造成兩個禍端,一來,讓他們知道我們還活著,會無時無刻的盯著我們,一旦我們落單,可能就要面對鬼神塔的塔主,二來,如果我們在極東仙界的話,就算我們不出來,也會讓這鬼神大陸的人滲透進入極東仙界一部分搗亂,到時候,原本平靜的極東仙界將不在平靜……"

"原來如此……"江一頜首,這邪云應龍依舊是繼續開口.

"我們現在這樣,雖然對于鬼神塔塔主來說屬于生不見人,死不見尸的狀態,可是,只要我們消失了,千年,萬年,他們終究會忘了我們的存在,等到什麼時候有人再一次揭竿而起的反抗鬼神塔的統治的時候,我們也可以做到出其不意的攻擊……"

江一一時間,對于鬼神塔,也是充滿了莫名的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