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劃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樣,能探查下去麼?"

這遺千年的聲音之中,帶著些許的擔憂,顯然,他有他擔心的事情,他非常的害怕自己擔憂的事情會在這里發生,而江一卻給了遺千年知道頗為肯定的答複……

"能!"

遺千年一下子有了一種好像一切線索都已經近在眼前的感覺了似的,那種幾乎癲狂的欣喜,嚇了江一一大跳,而江一,卻是並沒有過多的受到遺千年的影響,平心靜氣的向下方繼續探查下去……

五米……

十米……

二十米……

一百米……

……

江一一點一點的查探,但凡被江一用以神識經過的地方,皆是被江一搜尋了個仔仔細細,幾乎就可以說,只要被江一搜尋過了,那就根本不可能存在任何的"漏網之魚"……

遺千年也是壓制了自己的那種狀態,他已經感覺得到江一似乎已經在全身心的做一件事情了,而這件事情,就是關乎到他遺千年自己.

遺千年生怕自己什麼時候不注意一般的打擾,影響到江一的狀態,讓江一出現一個前功盡棄的局面,可是,終究還是這遺千年想的多了……

約莫著有兩刻鍾左右,江一傳來了消息.

"已經下探千米了,什麼都沒有啊,下面幾乎是一潭死水,連流動都沒有,而且,周圍依舊是石壁,什麼別的東西都沒,在往下,好像還有很深,可是,我的神識海也探查不下去了……"

遺千年突然有一種失落的情緒出現,那種原本已經興奮到極致的狀態,此刻突然變成了失望,這種大起大落,讓遺千年有一種所有思緒都被掏空,只剩下了悲痛的感覺.

江一和遺千年此刻的神識就是串聯在一起的,遺千年出現了這樣的情緒,自然而然的,也是讓江一有了些許感知,江一又是出聲詢問這遺千年.

"前輩,你到底想要我把您觀察什麼?你總要說一樣東西吧,說的明白點兒,說不定我還能找到點兒什麼,你讓我自己找感覺,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你讓我怎麼找?"

遺千年一時間也是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了,思索了良久,方才與江一出聲.

"我……我也不知道到底要找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感謝你就是一種感覺,玄之又玄,口述不出,讓我說的話,我覺得你應該會在碰到那種感覺的時候,出現一種感應的狀態……就是……就是……一種很奇怪的狀態……"

不說還好,遺千年這麼一說,突然讓江一更加的迷糊了起來,一開始的時候,這遺千年尚還靠譜點兒,到了這里之後,給江一的感覺就好像是這遺千年變成了傻了吧唧的一般……

也不知道到底是被那種尋找兄弟的感覺弄得迷糊了,還是其余的怎麼樣,就算是給江一提供消息,也是讓這江一聽這消息聽得莫名其妙,不明不白……

江一一時間郁悶,與遺千年回應.

"那前輩你把我的身體往旁邊石壁上移動一下,我總感覺我應該還能往下走一點兒才對,前輩既然你幫我壓不下去了,那我就順著石壁,看能不能再深入一點兒……"

一句話,讓遺千年多出了許多的感激,遺千年清清楚楚,江一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幫自己,江一也盡力了,可是在沒找到,又能有什麼辦法那?還有兩個疑團的地方,說不定線索在哪其余的兩個地方那……

連這遺千年都是這麼安慰自己的時候,這江一突然傳來的話,卻給了遺千年一種莫名的安定,仿佛是吃下了一顆定心丸,雖然,此刻還並不知道這顆定心丸能不能定住遺千年的心……

江一只覺自己的身體開始移動了,很快,這江一的身子就被移到了左側的石壁之上,剛剛到的時候,這遺千年尚有一句感激的話,說了出來,傳到了江一的腦海之中……

"江一……多謝了……我遺千年也不算是什麼好人,這輩子做過的好事不多,壞事確是不少,我也不會說什麼感激的話,只不過,從今往後,不論今天的事情成不成,以後,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在你證仙之前,誰找你麻煩,只要我能趕到,我一定盡我所能的幫忙……"

一聲來自遺千年的承諾,讓江一愣了一下,隨即,江一笑了笑,誰都知道這承諾的值錢,江一自己也清楚,可是,江一也知道自己的道,自己只有靠自己,才能越走越穩,這遺千年或許會成為自己以後的一個後盾,可江一也絕對不可能亂用遺千年,並不是害怕自己用多了之後這遺千年以後便不為江一所用了,只是,江一知道,如果事事都求遺千年,那江一便永遠都成長不到遺千年能夠達到的境地……

"忙嘛……我也沒啥好讓你幫的,你別坑我就行……"

江一的一句玩笑話,讓遺千年那里緊繃的氣氛刹那間松解,遺千年也是安安穩穩的把江一送到了旁邊的石壁之上.

這石壁,頗為光滑,讓江一伸手去摸的時候,就好像上面還有一層油一樣,根本就抓拿不住,更別說是順著這石壁在往下走一段路了……

江一一時間也是有些著急,他知道,雖然自己再水下下面的靈力並不算非常的大,可遺千年在為了讓自己下來,那精力消耗了並不是說說就能恢複的啊,真正給江一的探查時間其實並不是好很多,江一也只能盡可能的下沉,才有可能探查到更多的東西……

江一心一橫,將自己的星芒劍抽了出來,欲要直接刺在這石壁之中,然後靠著這種力量,再向下沉一段距離,可這長劍剛剛刺入石壁,這石壁卻好像是玻璃一樣,讓江一清清楚楚的聽到了"咔啪"一聲……

這石壁便出現了些許破碎的跡象,有一塊兒尖銳的石頭,便在江一江一的感覺之中,刺向江一的面孔,江一伸手去擋,手臂之上,卻是出現了一道劃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