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打臉
g,更新快,無彈窗,!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了……有可能會有殺身之禍……"

是啊,以路霓裳口中闡述出來的"悲憫"的強大,顯然路染柒應該也不是對手,那麼,為了一些事情,這"悲憫"的存在,也必須對外保密,雖然告訴了路霓裳,可路染柒的意思也很明顯就是讓路霓裳防備著鬼神塔,免得再生出什麼禍端.

江一語罷,不再多言,這路霓裳等人亦是知曉其中輕重,也都將這件事情重新放在了心底深處,知曉無論是誰,只要不是可以絕對信任的人,這些事情,便絕對不可以再輕易提及……

片刻的安靜之後,江一他們又提到了西北雪域江家新興,一開始的時候,江一多多少少的還有些許皺眉,可等沒說幾句話之後,江一就釋懷了,按照江一所說,這些人既然已經是將那個地方占了,就讓他們先占著吧,等到隨後江一他們再殺回去也就是了……

更何況,一陣推測之下,江一還是認為這個叫江涯的人,實際上就是王涯,至于王涯從哪里弄到的煉虛合道大境界的修仙者,江一就不知道了,也正是這個想不明白的地方,所以,江一才在之前眾人的推測之中一直沒有鐵板釘釘一般的說這個人,就是王涯!

江一他們在這"黑店"之中又是呆了好久,直到玉小貝找了過來,帶著一臉的無奈,說什麼遺千年找他們,江一他們方才從這里離開……

這店小二和江一他們第一次來的時候簡直是判若兩人,沒有了之前的蠻橫跋扈,此刻更像是一只溫順的綿羊,在江一等人面前點頭哈腰的嬉笑著,就仿佛看到了江一,就看到了他的祖宗一樣……

江一等人也是無奈,不過也是只字未提這些事情,只是跟著玉小貝的身影,一同去找遺千年.

此刻的遺千年,事實上還是在手忙腳亂的收編著這混亂絕地的勢力,奈何遺千年還真的是生怕江一他們跑了,為了確定江一他們還在城中,也就不讓玉小貝處理這些事情了,直接將玉小貝派出去,尋找江一等人,並且把江一等人帶到這里來……

江一他們了解到真相之後,也是哭笑不得,只能嬉笑著遺千年是一個老頑童一般的存在,卻又對這個老頑童根本都沒有一點的辦法.

這遺千年見江一他們到了,嬉皮笑臉的走了過來,看江一他們拉長了臉,一時間不明所以,又看玉小貝面露尷尬,頓時了然,自己……被玉小貝賣了……

遺千年沖著玉小貝威脅似的揚了揚干巴巴的拳頭,又一次對江一笑臉相迎,這可真的是遺千年求著江一幫忙辦事了,不過,由此也可以看的出來,遺千年口中的那個朋友,在遺千年的一生中屬于是那種非常重要的存在,讓遺千年不惜對一個後輩小子陪笑臉,只求找到一個"有可能出現的線索"……

畢竟,遺千年的那個朋友在仙鬼山脈消失了,遺千年也就只知道這一個線索,而事實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這遺千年便是不知道了……

只是,遺千年一直都相信,自己的伙伴在仙鬼山脈消失,那就一定有緣由,遺千年想了無數的辦法,各種各樣的制造各種各樣的局面和場景,都沒有找到他的伙伴的線索,直到這遺千年在青天府的西北雪域找到了江一,讓這遺千年仿佛突然有了一種或許江一能幫他解開謎團的感覺……

甚至當初還在青天府西北雪域的時候,這遺千年就想將江一直接截了,然後直接來這仙鬼山脈探查,可當時的遺千年也看出了江一的倔強和不甘,故而,也是幫江一他們守了一段的江家駐地,直到後來……遺千年受到了誘惑而離開……

在這之前,遺千年的打算就是讓江一覺得他江一欠自己的,讓江一以後來還這個情,沒想到,這一天,這麼快就來了……

"前輩都沒有忙完,叫我們做什麼……"

"當然是叫你們來看看這混亂絕地的收編場面,你看,舉目望去,這都是老子的人,老子厲害不?加起來,這里的也有三四萬了,三四萬煉精化氣大境界以上的修仙者,哈哈哈哈……"

江一的面孔有些抽搐,干巴巴的笑了笑.

"呵呵……前輩真會說笑,只不過,這……有什麼可看的……不瞞前輩說,我們還真的沒興趣……"

江一倒是有一說一,在遺千年的面前,江一好像並沒有什麼顧忌的樣子,反正也不怕遺千年心中不好受,在江一的眼中,這樣的事情,恐怕根本就不會存在才對.

路霓裳一樣是撇了撇嘴……

"三四萬……我見過三四十萬煉神還虛大境界以上的修仙者在一起練兵,也見過三四百萬煉氣化神大境界的修仙者在一塊兒厮殺爭斗……三四萬……額……"

遺千年的面子一下子跨了下來,都說這人要臉樹要皮……遺千年再怎麼說也是前輩高人啊,讓江一這般貶低之下,一下子覺的面子上拉了下來……有些不太舒服了……

畢竟周圍還有這麼多的人,這麼多的人都聽著這里說話,遺千年看到了玉小貝憋笑,更是有種莫名的憤憤湧現,卻又不是生氣,只是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把江一和路霓裳兩個小祖宗找回來……

江一和路霓裳的身後,夜淚和方宗笑得最為無良.

"哈哈哈哈哈……前輩,打臉了吧,啪啪的響啊,哈哈哈哈……"

遺千年一見周圍的人又是往這邊看,趕忙岔開話題.

"那啥,咱們走吧,回去……走了……"而面對江一背對那些混亂絕地的修仙者的時候,這遺千年卻還是擠起了眼睛,扭起了嘴巴,雖然外面並沒有聲音傳出,可江一他們的耳朵之中,卻是清清楚楚的傳來了遺千年的話……"小兔崽子們,好歹我也是一方之主好吧,就不能給我留點兒面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