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悲憫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些東西,雖然聽起來是神話,可在大陸曆史的記載之中,也真有這樣的事情,不論是真是假,反正如果真的有這樣的大神的話,也就真的如同路霓裳所說的,早就一統天下了吧……

而既然這個猜想是錯的,江一也就不知道再要說什麼了,畢竟,他知道的關于鬼神塔的事情並不是很多,而路霓裳,卻又是開口了……

"對了,我想到了……"

眾人隨即轉頭,聚精會神的看著路霓裳,這件事情不說是不是勾起他們的興趣,只是說他們有伙伴被夾雜在其中,那江一他們就一定會仔細傾聽,江一身在鬼眾,靈塵身在神眾,已經不止一個人告訴過江一他們,神眾並不是江一他們想象的那般風光,而大陸之上也並沒有真正的神眾出現,這一切,都在告訴江一等人……

或許神眾和鬼眾一樣,只不過是換了個稱呼罷了……

而鬼眾是資質差一點的,幫鬼神塔辦事兒的,神眾是資質高一點兒,被鬼神塔圈養的,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江一他們是這麼想的……

而見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轉了過來,這路霓裳也是開口了.

"我聽我爹爹說過關于鬼神塔的過往,雖然只是只言片語,聽起來好像我爹爹知道的也並不是非常清楚,可是,應該是有些相關聯的才對,這件事情,說起來的話,還是要從鬼神大陸的誕生開始……"

"從誕生開始?鬼神塔不是在後來好久才出現的勢力麼?"

方宗突然插了一句話,卻被原莉莉揪起了耳朵.

"閉嘴,仔細聽就行,你不要說話……"

這方宗頓時唯唯諾諾,雖然有些滑稽的神態,奈何江一他們卻是無論如何都笑不出來了,他們必須要弄清楚一些事情,無論是關于江一,還是關于靈塵….…

只聽這路霓裳接著開口了.

"鬼神塔確實是鬼神大陸誕生之後,因為版圖的擴張形成的勢力,可是,在一開始的時候,鬼神大陸和仙界就只是一塊兒大陸,這個,你們都知道吧……"

江一等人皆是點頭,沒有一人吭聲了,聚精會神的聽著路霓裳的話.

"可是,當初因為戰爭,有一些強者被驅逐,具體是什麼原因,我們就不得而知了,這也不是我們要考究的事情……而因為那場戰爭,有幾個強者被打壓到了曾經大陸的西北之處,就是四大天府的創始人,再後來,才慢慢發展成為了現在的鬼神大陸的人,而現在的亂荒閣,笑天門,千影門,都是後天形成,但最起碼,也是有時間的堆積的,唯獨鬼神塔,再記載之中,前一天,大陸之上還沒有這個勢力,甚至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征兆,後一天,好像一夜之間,整個鬼神大陸就已經布滿了鬼神塔,好像都是憑空而現的一般,而也就是這一天,大陸上的所有人都知道了鬼神塔,沒過多久,這鬼神塔的旁邊,就有了一座座的幽靈學院……"

江一他們眯起了雙眸,他們看到的曆史記載之中,這個地方好像是斷層,雖然模糊記載是一夜形成的,可江一他們原本也並不相信真的只有一夜,只是當曆史的記載之中,這一段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被抹除了,直到路霓裳說了出來,才徹徹底底的證實了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路霓裳依舊沒有停下自己的言語,繼續于眾人說著.

"而當初鬼神塔的創始人,一直都是一個帶著鬼頭面具的人,所以,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誰,也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而這一個帶著鬼頭面具的人,有一個信仰,曾經有一段時間,他逼迫不少鬼神大陸的人跟他一起信仰他所信仰的存在,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不了了之,而這個創始人也消失了,現在大陸之上的傳聞,要麼是他去了其余位面傲游,要麼就是在大陸中央的那個鬼神塔之中閉關修行,反正一定還沒死,而後來傳聞的有一個第一代鬼神塔首領,實際上已經是第二個了,這一點,你們之前說在精靈族的時候,精靈女王艾路娜妲也與你們提過,當初你們跟我說這件事的時候,我沒在意,現在想想,精靈女王艾路娜妲說的這個人,確實被封印了,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而這鬼神塔真正的創始人,信仰的那個人或者東西,曾經有人稱他為"悲憫"……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們都不知道,或許我爹他們知道些什麼,可是,我爹沒說……"

尤記當初江一他們在精靈女王艾路娜妲那里的時候,精靈女王艾路娜妲還提到了一個魔君,難不成,那個悲憫,就是那個魔君?悲憫魔君?

江一淡淡的搖了搖頭,卻是所有人都看到了江一的姿態,不由得,便有人詢問出聲.

"江一,你想到了什麼?"

"沒!"江一搖了搖頭."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創始人的存在,所以他們不懼怕八大力量?"

路霓裳輕輕頜首.

"或許是這樣,而且,在這個創始人在的時候,並沒有神鬼眾,神鬼眾是後來才出現的,具體什麼原因,我也不知道……"

江一的笑容凝固了……他好像突然知道了些什麼,又仿佛有些抓不住,想要表達什麼,卻總感覺自己的表達方式會出現欠缺,可江一還是出聲了……

"或許……是因為神鬼眾,都要幫助,或者說是祭祀之用?用作讓那個被封印的人或者那個叫"悲憫"的人或者東西現世?!"

路霓裳突然也是愣住了……

"有……有可能……"頓了頓,路霓裳有些愣了愣神."不過,應該不會是為了救那個被封印的人,或許是那個"悲憫"?這件事情……不行,我要給我爹傳書一封……"

江一一把拉住了正要掏出紙筆的路霓裳,搖了搖頭.

"不……霓裳,這件事情有可能你爹就知道,之所以不說,是為了明哲保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