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都被狗吃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路霓裳等人一時間閉上了嘴巴,不在說話,不在打擾江一,看江一筆尖點上了墨,然後便開始輕輕的在這宣紙之上輕勾淡點……

江一的畫中,始終都帶有一種儒雅,並不是修仙者之中大大咧咧的模樣,也正是因為修仙者的心性原因,實際上很多修仙大家都不是一個合格的畫修魂修修仙者……

因為他們,根本畫不了完美的畫……

他們的心神,更多的是被殺戮所占據,故而,他們的畫中,總有一分肅殺,這肅殺的感覺,便是作畫之人的大忌,畢竟,不能所有的畫中,都只有肅殺吧……

江一勾勒的亭台流水,渾然天成,就仿佛一筆下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停頓似的.

直到天色漆黑,江一才從自己聚精會神的狀態之中走了出來,所有的人,都在定定的看著江一,而江一也是知道眾人的意思,揚了揚手中的畫筆.

"雖然這支筆平時沒什麼用,可是,這支筆……卻可以在我作畫的時候讓我的狀態專注到只有作畫這一件事情,而且,好像我的魂修提升的很快,比平常作畫最起碼快了兩倍……"

這已經讓眾人有些震驚,如果這根筆落在主修魂的人的手中,恐怕必然是能夠讓無數人眼紅,奈何,這跟筆,卻是落在了江一的手中……

在眾人的神情尚未完全平靜,江一又是笑吟吟的出聲.

"這支筆,叫斷天……"

"你自己起的?"方宗出聲詢問……

江一搖了搖頭.

"不是……"

"那……這是什麼意思?斷天,斷天?"

"這支筆告訴我的,他說,他叫斷天……"

"這支筆有靈?!仙筆?!"

江一又搖了搖頭.

"不是,只不過,好像是有一種意念,這種一年很強烈……並且,配合這支筆的,還有一個戰技……"

"還有戰技?怎麼可能!"

江一突然在天空之中勾畫起來,口中不由自主的出聲.

"以鐵筆勾其名,令天道滅其魂!"

就仿佛是一道命令似的,天空之上,突然有雷霆閃現,只見江一看著前方樹木,在哪天空之上帶著"令"字符文的中央寫下了一個大字……

木!

天空之上的雷霆突然劈了下來,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之中,數人環抱不住的大樹,便被這雷霆霹做虛無……

不僅僅江一,幾乎是所有人都驚呆了,雖然這樹木只是普通的樹木,但也可以想象一下了,如果這一下是劈在人身上,那……又要有多麼的恐怖啊……

江一吞了口口水,看著自己手中的筆,有些喃喃出聲.

"撿到寶貝了……"

"真的是撿到寶貝了……"

"只不過,那屠千戶好像並不是魂修主畫,這根筆,在他的手中,他根本用都沒用……"

"額……"

這話音剛剛落下,一道身影沖了進來,剛一進來,便左右觀望,一邊有些驚呼出聲.

"怎麼回事兒?有人攻擊你們?!"

江一等人轉頭去看,正見萬寶靈尊遺千年咋咋呼呼的左右觀望這,似乎是在找什麼人.江一有些無奈的出聲.

"前輩不用找了,沒有人來找我們的麻煩,再說了,現在混亂絕地都是你說了算了,誰還敢跑到你府上找我們的麻煩啊……"

"那剛剛……"

江一揚了揚手中的靈筆斷天.

"它……"

"這支筆?"

"對!"江一點了點頭."這支筆中,好像蘊含有雷霆之力,剛才那一下,就是它攻擊的……"

"哪來的?"

"屠千戶那撿的……"

"啥?!這都能撿到?"

"額……很意外麼……"

"嗯,憑啥這東西不是老子的……"

"前輩想要?"

"當然想!老子也是魂修主畫好吧……"

"前輩既然想要的話……"江一看起來仿佛頗為糾結,一個勁兒的盯著手中的靈筆斷天,一邊還時不時的抬頭看一眼遺千年,遺千年都有些不由自主的吞咽口水了,就仿佛江一只要說給,他就毫不猶豫的接下,"那……"

江一說了一個字,又頓住了,這可是急壞了萬寶靈尊遺千年,于是,萬寶靈尊遺千年自己出聲了.

"那就給我?!"

"不不不……"江一趕忙搖頭."前輩理解錯意思了,我是說,前輩想要的話,那我就給前輩看看好了,前輩……給你……"

說著,江一遞了上去,那萬寶靈尊遺千年的嘴角都有些抽搐,特奶奶的,憋了半天,就是給自己看看?那自己都已經看過了好吧,這小兔崽子,如果不是因為他叫江一,遺千年真的是殺人越貨的心都有,反正也不是沒干過……

遺千年一時間不知道是伸手好還是不伸手好了,偏偏這江一好死不死的有加了一句……

"前輩看完記得還給我……"

"我……"遺千年差點炸毛!"滾……"

"好嘞,那前輩好走,我就不送了哈……"

"啥?"遺千年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卻見江一已經將這斷天靈筆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你不送我?這是我的地方好吧……"

"前輩你剛才不是說……不是說你滾的麼……難道不是你要走?"

"我特麼……"繞是遺千年在江一他們面前一個勁兒的想要裝一個和藹可親的老前輩,卻也是忍受不住了……"我特麼讓你滾!"

"好嘞!"江一又一次應下的毫不猶豫,轉頭與路霓裳等人開口."兄弟們,收拾收拾,咱們連夜出混亂絕地,然後進入仙界境內!"

眾人當然知道江一再調笑遺千年,皆是應下聲來.

"好……"

遺千年一下子亂了手腳,而看上去江一他們竟然真的有離開的打算?一時間,遺千年慌了……

"別啊,小祖宗們……你們可不能走啊……江一,你都答應我了,你不能言而無信啊你……而且你們都吃了我那麼多八品丹藥了,做人,要有點兒良心啊……"

"我們的良心,都被狗吃了……"方宗語不驚人死不休,"前輩找狗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