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不知道
g,更新快,無彈窗,!

遺千年目光之中露出一絲喜色.

"好,好……"接著,遺千年似乎覺得自己讓江一白白辦事有些不妥似的,干枯的手掌在自己的衣服上搓了搓,有些尷尬一般,卻又想到了什麼東西身,反手在自己儲物戒指之中取出了一些東西,交到了江一的手中."這些你們拿著,對于我們來說,算不得什麼東西,可是對于你們來說,晉級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一瓶子都是八品丹藥,最起碼,夠你們之中煉神還虛境界之下的幾個人各自晉升一級……"

江一倒是無奈,自己本來也不求回報,偏偏這遺千年覺得對不起自己,那也正好,反正遺千年給了,那就笑納就是了,反正不要白不要,八品丹藥啊,這可是江一到現在都沒有見過的東西,仙級以上的煉丹師才能弄出來的東西啊,直接讓煉神還虛大境界之下的人晉升,聽上去有些雞肋,可是,這低等丹藥晉升有一個缺陷,便是根基不穩,提升的越多,越是不穩……

這能夠提升一級的丹藥,卻能位列八品,也就證明了他的質量,最起碼,在服用的人晉級的時候,並不會出現什麼有損根基的事情,這才是江一他們最需要的東西,而這滿滿的一大瓶……

江一都有些吞口水了,這要是一個人吃下去,天知道能夠晉升到什麼地步,不過,這實力終究是要一步一步的提升,能夠提升一兩級,已經是極限了,如果在過多強求的話,反倒會影響一個人的道心……

那遺千年看江一接下了丹藥,當即與玉小貝出聲.

"玉小貝,趕緊的,一起收編這里的人,最慢兩天,整合完畢……"

"好!"

玉小貝當即應下,兩天的時間,已經很是充足了,畢竟,這里的很多人已經是處于一種沒頭蒼蠅的狀況了,為了不死,他們幾乎是不得不從……

遺千年轉而與七月他們幾個出聲.

"七月,金銀,狼皇,靈獸一脈,你們自己看著辦吧,我們也不管了,以後,這里咱們兩家平分……"

"沒問題!"

七月也是應了下來,笑吟吟之間,頗有魅惑蒼生之態.

江一他們一個勁兒的避過眼神,根本就不敢和七月對視……

路霓裳也是無奈,明明這七月什麼都沒做,卻能讓江一緊張的氣血無限充盈,仿佛到了自己這里的時候,又沒了這種姿態,路霓裳都差點想要煉這種魅惑蒼生的功法了……

她實在是不想讓江一看別的女性一眼,奈何,這件事情路霓裳卻又始終沒辦法避免,好在他們很快就要離開了,就算七尾狐再厲害,江一他們走了,總沒辦法繼續魅惑下去了吧……

不多時,江一他們便隨著遺千年等人離開了這里,在半路之上,和七月等人分道而行,各辦各的事去了……

江一他們被遺千年暫時安置在了一處別院之中,便匆匆忙忙的和玉小貝一起,開始整合這混亂絕地現在的情形.

江一他們也在同一天服下了遺千年給的丹藥,除了江一和玲瓏,剩下的人全部服用.

畢竟江一和玲瓏這段時間里,晉升的已經很快了,如果再晉升的話,難免會有些境界上出現問題的局面.

沒過多久,混亂絕地的高空之上,一個個靈力氣旋出現,這方宗,路霓裳,南宮無常,原莉莉,夜淚熱素衣紛紛晉級,除了方宗到達了煉神還虛之元嬰境,其余的人都已經到了煉氣化神之金丹境!

不得不說,江一他們這個小隊其實已經足夠變.態了……

他們的整體年齡才不足二十歲,最低的,都已經煉氣化神之金丹境,這不論是放在什麼地方,和什麼人比較,也都是天才之中的天才得類型了……

這樣的幾個人,組成的隊伍,就算是傻子,都能明白他們以後成長起來的可怕……

更多的人是願意結交他們而並不是願意得罪他們,雖然扼殺了他們是最好的辦法,奈何誰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全部殺掉啊,被這樣的人盯上,可是要比一些金牌殺手盯上可怕的多啊……

而結交了雖然不一定有用,卻一定會在未來有事的時候讓江一他們手下留情……

所以,面對這樣的人,除了一定要成為敵人的局面之外,誰也不想交惡他們……

江一也開始拿出了那支畫筆,在水中清洗之後,依舊是平淡無奇,看上去頗為古樸,奈何江一卻也感覺得出,這個靈筆的年限並不是很久遠,並不是來自遠古或者荒古時期,這上面的古樸,看上去更像是有人刻意為之,至于這支筆到底有多大的用出,江一還沒有試過,便也就不知道了……

江一拿到這支筆的時候,路霓裳等人都是看到了的,如今江一又拿了出來,不由得,也都是圍了上來,畢竟能被江一看上,想來也是一件寶貝,他們也想要看看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來……

"這支筆,有什麼作用?"

"不知道……"

"能晉升到仙兵?"

"不能吧……"

"那是能隨時提升你得魂力?"

"不知道,能提升是能提升,可是……應該是在作畫的時候才能提升……"

"這麼雞肋?"

"額……還好吧,好歹是一根靈筆,我還沒聽說過什麼人在鑄筆的時候把筆鑄成仙兵……"

"……"

江一的伙伴們不由得有些失望,不是他們看不上靈兵了,只是……這支筆如果只有在作畫的時候才能大幅度輔助提升魂修的話,對于他們來說,還真的有這雞肋,畢竟他們都是在大陸上游曆的人,時常刀尖舔血,並不是能夠安心做在家中作畫的人,所以,這筆按理來說並不是非常實用,可江一既然拿了,或許就總是有他的想法的吧……

只見江一突然從一截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了畫架,鋪上了宣紙,放平,研磨,然後便左右觀望了一下,取景,准備作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