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眸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殺……殺人越貨?!"遺千年干巴巴的面孔上,原本的一絲笑意變成了呆滯."額……你們幾個小子,這種事都做,不如加入我們混亂絕地好了,不說別的,最起碼證仙的時候,我們幫你們找仙靈力……"

"就是!"狼皇大大咧咧的模樣."殺人越貨都能搶到生之力,奶奶的,老子欣賞你們!"

"……"

江一等人燦燦的笑笑,一時間也無話可說,這吸金獸金銀倒是纏著江一講經過,江一也就大致說了說,大只講了一下殺掉周應將生之力交給枯藤老人的事情,不過,到了最後,一個頗有疑惑的問題,出現在江一的腦海之中,不由自主的,江一便詢問出聲.

"對了,遺千年前輩,你怎麼知道的生之力是我們給的鬼神塔……"

遺千年突然伸出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因為這里!"

江一不解其意,眉頭輕佻.

"什麼意思?因為……猜的?"

遺千年搖了搖頭.

"因為,你腦海中的那團雷電之力……"

"如何看出?"

"我當初研究過鬼神塔的鬼眾,為了抗衡……咳咳,想要抗衡鬼神塔來著,後來發現根本打不過,才放棄了……"

江一等人不由自主的長大了嘴巴,這遺千年倒也真是什麼都敢想,不過,有這種想法總歸是沒錯的,最起碼,證明遺千年真的足夠強.

遺千年燦燦的摸了摸自己的鼻頭.

"雖然放棄了,可是我也摸索出來了怎麼去查看鬼眾的事情,鬼眾的眼睛,和普通人的眼睛不同……"

"不同?"江一挑眉."怎麼不同……"

遺千年雙唇輕泯,似乎是想要告訴江一一些經驗似的.

"我知道你們鬼神塔鬼眾有相認的方法,可這相認的來源,來自于鬼神塔的令牌,當初你加入鬼神塔的事情,說起來也怪我,如果我沒有離開,你原本可以不用加入鬼神塔之中……"

雖是想要告訴江一一些什麼,可說出了口,這遺千年竟是下意識的出現了一絲自責,這其實讓江一等人都有些想不明白,再說了,這遺千年當初也沒有賣給他們江家啊,離開倒也是正常的事情,所以,江一更是想不明白這遺千年自責的來源是什麼,江一輕聲開口.

"這些……前輩倒是不用自責,畢竟前輩已經在之前幫了我們不少,若我江一是不知好歹的人,或許會怪罪前輩,可真的那樣做的話,恐怕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遺千年又是抿了抿唇,長長的歎了口氣,撇開了這個話題繼續出聲道.

"日後,你在仙界之中,自然是不能輕易地暴露你們回身大陸的身份,也不能暴露鬼神塔的令牌,雖然鬼神塔可以在鬼神大陸橫著走,可在仙界,不論你是神眾,鬼眾,或是鬼神塔的執事,長老,都是仙界各方勢力打壓的目標,這鬼神塔的令牌,一定要藏好,而這時候,如果你們需要幫助的話,需要找到鬼眾的話,就要看他們的眼睛……"

遺千年頓了頓,似乎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語言.

"鬼眾的眼睛之中,瞳孔的左上方,都有一個微小的青色紋路,很細小,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看不出來,而普通人,並沒有……這青色的紋路越細,證明這個人在鬼眾之中的地位越高,據我所知,鬼眾分為三個等級,天地人三階,人階尚為青色,地階已經變成了深綠色,到了天階的時候,就是綠色,我看你已經到了深綠色的程度,地階鬼眾,如果不是立了大功勳,根本不可能被提升,而最近的大功勳,我能想到的,也就只有鬼神塔得到生之力這件事情了,而生之力外有傳聞是枯藤老人拿到的,可是枯藤老人這個老家伙吧,偏偏我也認識,根本就不是什麼高調的人,所以,他一定是在幫什麼人掩飾,哪怕這個掩飾有點兒簡陋,鬼神大陸的人也不得不信……而所有的條件結合在一起,這也就只有可能是你完成得了……所以,剛才才那樣與你說……"

江一輕咬唇角.

"好吧,還是多謝前輩指點,在仙界之中,說不得真的要去找鬼眾,這一招,倒也真的很實用……"

遺千年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變為了良久的沉吟之中……

江一知道遺千年一定還有什麼話想要說,只是一時半會兒不知道怎麼說,便也並沒有打擾他,等待他自己想明白之後在說出聲.

良久的沉默,那遺千年的東西已經被各方人馬搜剿乾淨了,紛紛又回到了遺千年等幾個領主的身後,那七月已經下令,讓眾人先各自回到自己的領地之中,然後隨後再對混亂絕地進行新的瓜分.

大熊和九命貓已然也在被命令回返的行列之中,兩人倒也想要在這里聽聽江一他們的"豐功偉績",奈何,終究是君命難違,在一眾伙伴的簇擁下,讓他們將著八卦陣之中的事情,然後回返各自的領地之中.

遺千年突然開口了,只不過,這一次針對的卻又並不是江一的方向,讓江一雙眸輕眨,不明所以,卻又並未出聲.

只聽這遺千年與路霓裳開口.

"小丫頭,去了仙界,你這搖光鞭,可最好是換換模樣,這搖光鞭眾所周知的在青天府,仙界的人,對于鬼神大陸的人可不會有什麼股息和顧忌,所以,最好也不要輕易引動搖光星辰,畢竟搖光鞭和天璣劍不一樣,至今,天璣劍在誰的手中,很多人依舊不知道,所以,江一的兵器還算安全,而你的兵器,卻並不是非常安全……"

遺千年說兵器這兩個字的時候,加重了聲音,就好像是想要說給江一聽似的,讓江一一陣納悶兒,根本又不明白這遺千年到底是什麼意思.

江一翻了翻白眼,依舊是默不作聲,心中卻是在琢磨,難不成,這遺千年想要天璣劍,而又不好意思說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