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百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g,更新快,無彈窗,!

"呵呵……呵呵……"寒三月狀若癲瘋,轉而又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我寒三月九歲修仙,三十六歲得罪了一城之主,被追殺至混亂絕地,人人避我入避忌瘟疫,唯獨六扇領主,救我性命與危難之中,轉眼間,一千八百九十三載,六扇領主已死,我寒三月活之何意?"

遺千年一愣,原以為這六扇身死,就算寒三月不甘,也是不甘一段時間之後要繼續生存的,到時候,只要還在混亂絕地,不還是要來找自己?可是,現在聽這寒三月的意思,已經萌生死志?!

遺千年還沒來得及再去阻攔,這寒三月竟是從腰間抽出一柄短刀,刺進了自己的脖子里……

臨死之前,這寒三月帶著淒厲的聲音開口.

"我寒三月雖死,怨念不消,若有輪回,,百年之內,又是一條好漢,到時候,再來找你們……左右輪回……"

聲音,宛如厲鬼,聽的人一陣汗毛炸立,可這寒三月終究是死了,不論有沒有輪回,就算有,等他再成一條好漢的時候,也最起碼都是他口中所說的百年之後了……

寒三月雖死,奈何其身體始終未曾倒下,直直的站在哪里,抱著六扇的尸身,至死氣勢不消……

江一他們都不由得心中生出些許敬仰,奈何,敵人終究是敵人……

遺千年下令了……

"把他們好生掩埋……"

只有這一句話,周圍的人去拉扯寒三月的尸身的時候,這寒三月依舊是不甘一般的定在原地,讓得許多個修仙者一同動手,才將這六扇的尸體從寒三月的懷中拉了出來,又將寒三月的尸身拖離了這里……

而六扇的勢力,在六扇和寒三月死亡之後,全員被收編,很短的時間里,已經放下了原來的面具,將金色的面具戴在了自己的面孔之上.

從今以後,混亂絕地除了靈獸一脈的紅色面具,剩下的人族的面具,也就只剩下了金色和紫色……

這些混亂絕地的人,歸屬性其實並不是很強,並沒有大陸之上的什麼勢力,家族等等的觀念,對于混亂絕地的人來說,誰更強,他們就跟著誰,誰弱一點,他們就"棄暗投明"……

所以,這里的人,除了原本的十大領主,並沒有什麼人能夠真正的組建起屬于自己的勢力.

這里的事情終于弄好了,而江一他們轉頭的時候,這獸血靈陣也完全崩潰了下來,也不只是因禍得福還是怎樣,這玲瓏竟然也是連連晉級,知道和江一同級的煉神還虛之元嬰境的時候,才停止了晉級的步伐,隱隱的,似乎實力之上,還要高與江一……

這一切,可就真的要感謝屠千戶了,屠千戶被反噬之後,自身所有實力全部都被這大陣給吸走,傳送到了法陣之中靈獸一脈的身上.

玲瓏下來了,路霓裳有些激動的趕忙抱緊了玲瓏,左右檢查著玲瓏周身上下的傷勢,而玲瓏始終都在淡笑著,似乎這三天暗無天日的日子,並沒有磨平玲瓏的脾性,反倒是讓玲瓏更加調皮……

實際上,也就只有玲瓏自己知道,只有在經曆垂死的絕望的時候,才知道有可以性命相交的伙伴,有多麼的重要,而很顯然,玲瓏有這樣的伙伴,而且……不止一個……

自始至終,玲瓏都知道屠千戶在做什麼,從布建八卦陣開始,玲瓏就知道,自己的伙伴們再想辦法了,而直到被定在獸血靈陣的核心的時候,這玲瓏也依舊是沒有一絲的掙紮和懊惱,她知道,自己的伙伴們一定回來救自己,就像……現在這樣……

一行八人又一次團聚,沒有過分的喧囂,沒有過分的喜悅,相視一笑之間,表明這各自的心境.

而那屠千戶,可就沒有六扇那樣好運了,此刻的屠千戶,看上去或可說已經是皮包骨頭了,周身上下再也沒有了一絲半點的靈力,也沒有了一絲半點的生命力,完完全全的變成了一具干巴巴的尸體……

江一等人抿了抿唇,沒有說一句話,沒有人給他默哀,只是因為他的罪有應得……

這七月動手了,反手就在他的手指之上找到了屬于屠千戶的儲物戒指,空氣中,傳來了淡淡的"啪?"的一聲,江一等人都是明白,七月已經破開了這屠千戶儲物戒指之上的守護屏障……

這七月的神識探進了屠千戶的儲物戒指之中,不多時就拿出了一本秘籍一樣的東西,在眾人的視線中,所有人都是看到了四個大字……

獸血靈陣……

"毀了吧,這應該是最後一本了,如果還有,那我也真是沒什麼話可說了……"

遺千年有些無奈,枉他徒有萬寶靈尊的名號,奈何得到的東西竟然還沒有這屠千戶的好……

這七月點了點頭,手中揚起一團青紫色的鬼火,這獸血靈陣當即被點燃,徹底的灰飛煙滅.

接下來,就是分贓了……

這屠千戶再怎麼說也是仙級之列,這儲物戒指之中的寶貝,自然也是能讓所有人都看的眼花繚亂的,而優先選擇的人,卻並不是遺千年,七月等這些領主,而是這幾個領主商量之後的,江一等人和大熊與九命貓……

畢竟,他們一行人先出來了,也就是因為他們,解除了現在的危難,故而,雖然不少人眼饞,卻也只能等著江一等人先挑選.

江一他們也並沒有太貪心,只是挑選了一些救急的丹藥,畢竟他們隨後還要游曆大陸,有些這丹藥在,多多少少的也是一個保障.

繼而,江一他們幾個人也都挑選了一套內甲,雖然不到仙級的行列,可在靈兵之中,也算是比較不錯得了……

反觀九命貓和大熊,幾乎是看到好東西就往自己儲物戒指里放,江一他們無奈之間,倒也什麼都沒說,畢竟是戰利品,自己等人不要,不能讓別人也不要把……

江一又左右翻找了一下,知道一支筆,在江一的視線之中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