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寒三月一跪
g,更新快,無彈窗,!

"可是……"

"沒什麼可是了,我們只是中途路過混亂絕地,原本我們不想在這里逗留的,而你們的事情,是混亂絕地的事情,我們也有我們的事情,救完玲瓏,我們就要離開這里了,到時候,我們依舊是我們,混亂絕地還是混亂絕地,我們之間或許唯一的牽扯便是我們認識萬寶靈尊遺千年前輩和七月前輩他們,而我們本人,卻並不會加入到混亂絕地之中,所以……混亂絕地的事情,我們也不會插手,如果寒三月前輩一定要救六扇前輩的話,那請寒三月前輩自己找遺千年前輩說情吧,我……愛莫能助……"

這寒三月的嘴唇有些發抖,他已經沒辦法了,卻又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六扇死亡,故而,這寒三月突然沖著江一和遺千年的方向定定的看了幾眼,雙腿微彎……

"還求遺千年前輩放過我家領主,還求江一小友……幫我說情!"

寒三月說起來也是傲氣一生,可到了這種時候了,卻雖是錚錚鐵骨,也依舊卑躬屈膝的開始求情……

寒三月跪下了……

這一跪,天知道寒三月忍受了多少內心的煎熬,可是,他還是跪下了,為了,讓遺千年放過六扇……

寒三月的嘴唇依舊在發抖,而江一卻是因為寒三月這一跪嚇了一大跳,趕忙向一側跳開,避開了這寒三月下跪的方向!

那遺千年倒是沒有閃避,不過看向寒三月的目光,卻是出現了莫大的改變!

那六扇掙紮著出聲……

"寒三月!你他娘的給老子起來!!"

寒三月一動不動,加大了聲音又是開口!

"求遺千年前輩放過我家領主!求江一小友,幫我家領主說情!只要我家領主不死,我願用我的命,去換!"

"寒三月!!老子說了,讓你起來!然後給老子滾蛋!老子的死活,用不著你管!滾!站起來滾啊!!!"

這六扇看著寒三月的模樣,繞是忍受著遺千年封鎖他周身力量帶來的痛苦,卻還是怒吼出聲,奈何這寒三月根本就不理會六扇……

遺千年終于開口了.

"六扇必須死……不過,寒三月,我可以讓你加入到我這里來,我之下,便是你……"

寒三月並沒有回答遺千年的這個問題,而是又一次出聲.

"求遺千年前輩,放過我家領主!"

"我再說一遍,加入我們,我之下,便是你……而六扇,今天必須死……"

六扇掙紮著出聲,卻是多了些許笑意.

"寒三月,同意吧,只用記得每年清明,給老子燒點紙,給老子上柱香就行!老子六扇這輩子也沒做過什麼好事,恐怕除了你,也就沒人願意做這些事了……算我求你,答應遺千年,老子這輩子殺人無數,也差不多該去償還了,你給老子起來!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甯死不躬身!!給老子起來!!"

寒三月定定的看了一眼六扇,長長的吸了口涼氣,與遺千年拱手道.

"領主,下屬寒三月……求!放過六扇領主!"

"不行,換一個條件,哪怕你說你想要證仙,我都盡可能的幫你,而這個,不行……"

"只有這一個要求,其余的,再無他想……求領主放過六扇領主……"

言語之中,這寒三月好像已經加入了遺千年的陣營之中,而卻是始終都沒有脫離開來這救六扇的打算,這讓遺千年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遺千年頓時變得嚴厲了起來.

"我最後說一遍,六扇必須死,而你……不論用什麼,都改變不了我的主意……"

寒三月轉頭看向了江一,江一也是眨了眨雙眸,輕輕的抿了抿雙唇,然後將目光轉向別的地方,根本就不和寒三月的目光碰撞,說白了,就是不想要幫寒三月這個忙……

且不說江一他們對六扇等人有沒有好感,只說這六扇當初想要搶奪自己等人的兵器,那江一就不能讓他們活下去,若不然,遲早是個禍端,等爆發的時候,就是個大麻煩.

再者來說,現在看起來,遺千年他們對自己等人還算不錯,可如果非要杵逆遺千年的意思,萬一遺千年怒了,他們和遺千年這里斷了關系,得不償失不說,很有可能還會讓江一他們永遠的就在混亂絕地……

畢竟,他們手中的幾件仙兵,加起來可是要比遺千年手中的仙兵都多,若說沒有人眼紅?又怎麼可能?現在只是因為遺千年等幾個領主的原因,讓江一他們很安全而已……

可是,如果江一他們執意改變遺千年的想法,誰知道後續會變成那般?

寒三月絕望了,原本意氣風發的一個人,突然在這一瞬間頹廢了不少,在寒三月的目光之中,遺千年動手了……

似乎是為了讓寒三月死了這條心,又似乎,遺千年開始著手剿滅最後的這些禍端了.

雖然六扇的實力也並不低,奈何有一個弱點被遺千年掌握,如今又被遺千年束縛,更可謂是毫無反抗的余地……

遺千年殺六扇的時候,也就如同殺雞似的……

簡單,而隨意……

最後的時刻,這六扇凝聚了自己周身上下所有的靈力沖著寒三月大吼出聲!

"記得老子說的話,哈哈哈哈哈……每年給老子燒點紙,上柱香就行了!走了!以後……記得再也不要為任何人下跪,男人,跪天跪地跪父母,修仙者,不跪天,不跪地,除了父母,誰人也不拜,除了前輩,誰人也不求……"

說罷這些,這六扇停了下來,那嗓音之中,已經夾雜了些許"嗬嗬"的聲音,江一他們都知道,這聲音之中,已經因為他內髒的破裂,夾雜了不少的血沫……

六扇終于死了,不過,遺千年倒是給他留了個全尸,並沒有自己處理,而是將六扇的尸身完整的扔到了寒三月的面前……

寒三月雙目一紅,呆滯之中露出一絲絕望的笑意,輕輕托著六扇的身體,從跪伏之中……起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