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寒三月求情
g,更新快,無彈窗,!

"不是非要你選,是你不得不選,你知道的,現在你沒有話語權,你也不能掌控你自己的生命,不要以為你還是以前那個領主了,在這里,你充其量也就是我們一個強一點的敵人而已,卻並不會影響到我們殺了你……"

"我一直都沒有決定我的陣營,萬寶靈尊前輩,有點兒過了吧……"

"不不不,你沒有選擇和我們在一起,那就是和對方在一起,他們要麼死了,要麼殘了,現在就剩下你了,我們為什麼要饒了你……"

六扇的鬢角,已經有青筋暴起!

"當初在大戰開始之前,我找過你們,萬寶靈尊前輩,你不會這麼健忘吧,當初,是你說的,你不要我加入你們……"

"哈哈哈哈……"萬寶靈尊遺千年仰天大笑,"我不要你,那你為何不去找七月?為何不去找金銀,狼皇,玉小貝?你既然都沒有去,那我們怎麼知道你的誠意,好了,廢話不多說,要麼自己廢了自己,要麼自己死在這里,要麼,就是被我們擊殺在這里……"

"我死,你們也不一定會好過……"

"可我們一定會很開心!"

遺千年的一句話,讓江一他們都差點笑出聲,卻是讓這六扇一時間言語一簇,手掌化作爪狀,毫不猶豫的向這遺千年的面門之處抓去!

顯然,這六扇也想要再來一個拼死一擊,就算自己死,也要給自己拉一個墊背的存在,奈何,他還是太小瞧遺千年了,遺千年只是淡淡在虛空點下一指,那六扇的面孔之上出現了一絲驚慌,根本不在等六扇再有其余的反應的時候,遺千年已經掂小雞一樣的,把六扇掂在了自己的手中……

遺千年笑了.

"仙和仙是不同的,並不是所有的仙,都有一樣的戰斗力,你強又如何,只要找到了你的破綻,我照樣可以一招制敵,六扇……很多年前,我就知道你的弱點了,只不過,懶得殺你,而今天,是你想要殺我,那也就由不得我……先殺了你……"

六扇絕望了,地面之上的寒三月慌了,趕忙向遺千年求情.

"前輩,不要啊,前輩!"

遺千年淡淡的低頭,認出了寒三月,開口輕吟.

"寒三月?"

"是,前輩,六扇領主殺不得啊……"

"為何?"

"因為……因為……"

這寒三月因為了好久,奈何卻又根本沒有想到任何一個能夠左右這遺千年不殺六扇的理由,驚慌之余,又有些不知所措.

"因為……他救過你?"

遺千年一開口,直擊寒三月要害,這寒三月沉默片刻之後,點了點頭.

"是……所以……還請遺千年前輩放過六扇領主,三月願意做牛做馬,在所不惜,若是非要殺人,前輩殺我就好,還請放過六扇領主……"

"若是不那?"

遺千年並沒有打算真的再婦人之仁一下,人都抓住了,如果就這麼再放了,那可不是遺千年的手筆,這寒三月愣住了,定定的看著痛苦的六扇,似乎此刻的六扇在忍受著無盡的痛楚……

"若是不的話,那……那……"

寒三月又是沉默了良久,是在說不出來什麼了,遺千年淡淡一笑,知道寒三月是個人才,奈何不能為自己所用,可就算寒三月以自己為代價,這遺千年也依舊要殺掉六扇,這……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寒三月突然看到了江一,想到了當初第一次見到江一的時候,江一他們還被圍堵,那時候,寒三月還沒有見過江一等人的真面目,此刻,看到真人了,這寒三月突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趕忙與江一開口.

"江一小友,還望小友給求求情,讓遺千年前輩放過六扇領主……"

江一看了一眼遺千年,還真的沒辦法做這樣的決定,畢竟,遺千年也想要肅清混亂絕地的勢力,重新整合一下,說白了,就是靈獸一脈歸七月他們管,人族勢力,歸自己和玉小貝,自己時常在外玉小貝正好可以留下來打理混亂絕地的一切……

而其余的人,只要還活著,就是一個禍端,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回來,到期後再想要斬殺他們,說不得會更加艱難,所以,這一次遺千年是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也一定要將除了他們自己的五個人之外的所有領主盡可能的斬殺掉……

而現在,就是計劃進行時……

江一或許可以左右一下這個局面,畢竟,對于江一,遺千年似乎有一種莫名的包容,如果江一真的提及了,這可要比寒三月求情來的來勁兒多了……

可江一卻是搖了搖頭.

"對不起,我無能為力,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修仙者而已,不過煉神還虛大境界,在場的修為都是我的前輩,前輩們的事情,我……左右不了……"

江一可謂是很輕松的一句話,就把自己的處境置身事外,說白了就是,你們愛咋咋地,反正我不管,你們也別來找我,我也管不了這些麻煩……

可寒三月此刻還能求的,也就只有江一了,見求情不成,便打起了感情牌……

"江一小友,咱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們被張魚他們追殺,我們幫你們攔了下來,你們才得以脫險,那一次,我們死傷無數,就算不說其他,江一小友也要想一想那些為了保護你們而死去的人吧……他們……"

江一突然伸手制止了寒三月繼續說下去.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當初如果不是因為諸位耽誤了時間,或許我們根本就不會參與到現在的戰局之中,也不會留在這里,或許我們早就去仙界游曆了,而正是因為諸位,屠千戶的大管家張魚追上了我們,讓玲瓏被抓……受苦至今,如果不是因為我們機緣巧合之下從八卦陣中跑了出來,或許玲瓏已經死了,六扇是你的上司,你救那理所應當,玲瓏則是我們的伙伴,我們救也是理所應當,卻並沒有義務一定幫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