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被逼迫的六扇
g,更新快,無彈窗,!

遺千年一臉的錯愕,轉而看到了獸血靈陣的中央,那個干癟的身影,仿佛已經油盡燈枯,宛若風中殘燭,說不得什麼時候,便會灰飛煙滅……

"怎麼回事兒?江一,你們……"

"我們提前出來了……"江一淡淡一笑."還好,我們趕上了……"

我們趕上了……

這幾個字,就宛如是天籟之音,讓遺千年,七月,金銀和狼皇在刹那間感覺雙耳一嗡,仿佛九天雷霆在他們的腦海之中炸響!

江一說,他們趕上了,浩劫,也在江一他們的到來之後被消滅……

江一看到了六扇,微微拱手.

"六扇前輩,這八卦陣中,待的可好?"

遺千年他們自然知道六扇為何進入八卦陣之中,此刻,這獸血靈陣還沒有完全崩潰,這危急卻已經解除,松了一口氣之後,遺千年等人聽到江一的話,皆是轉頭看向了六扇,六扇原本想要惱怒,奈何感受到數位領主的目光,卻又平靜下來,與江一淡淡一笑.

"還好,只是,里面多少有點兒枯燥……"

"那六扇前輩,可還想要我這天璣劍?"

所有人都知道江一手中的就是天璣劍了,江一也不隱瞞,就這樣說出了口,意思但也很是簡單,借刀殺人,自己說出這些話,給六扇來一個"心懷鬼胎"得罪名,讓遺千年等人在趁機找個差不多的機會,然後借遺千年等人的手,鏟掉六扇……

遺千年在之前則就表過態,這一次,同樣的也有肅清混亂絕地老勢力的一個目的,如果遺千年他們能夠斬殺掉六扇的話,只要有一個看起來合情合理的理由,遺千年等人便會毫不猶豫.

六扇自然知道江一的目的,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看著周圍人的目光,搖了搖頭.

"從來都沒想過,小友能夠拿到天璣劍,那是小友的本事,我沒這機緣,若是強求,恐怕不妥,所以,從來都沒有想過的事情被小友突然提及,好像……有點不是那個味兒吧……"

江一笑笑.

"那六扇前輩之前不是一直沒有表態那個陣營嘛,而我們現在打到這里了,六扇前輩又突然來了,這算是怎麼回事兒?撿我們的戰果?有點兒不地道吧,可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目的的話,那……前輩來做什麼,誰都知道屠千戶手中有獸血靈陣,而一開始的時候,我們都已經表態和靈獸一脈同一個陣營,倒是六扇前輩,你們……我就不知道了,我們的目的是要摧毀獸血靈陣,六扇前輩在這種時候出現,不論是因為仙劍的原因,還是因為獸血靈陣的原因,都不太好吧……"

別人是倚老賣老,江一是倚小賣小,反正自持自己是個小輩,那就把話翻來覆去的說,你又能奈我何?

而江一故意刁難一樣的話,讓六扇原本的笑意收斂了起來看著七月,金銀,狼皇不善的眼神,六扇有些不淡定了.

這獸血靈陣可是威脅到靈獸一脈發展的東西,七月,金銀和狼皇是勢在必得,得而必除的,別人不好輕易地提出來,江一他們卻是百無禁忌,這百無禁忌,卻是讓六扇慌了……

"我也只是來這里看看,既然沒什麼事兒了,那我走就是了……"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這六扇也不傻,現在的局面,他如果還不離開的話,那再想離開,一切就都晚了.

而六扇真的能離開麼?這遺千年等人又怎麼可能輕易地放任他從這里離去.

遺千年伸手就將六扇攔了下來.

"六扇,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如果我們說你沒有心懷鬼胎,似乎都有點說不過去吧,你現在是走了,可是你也是仙級的實力啊,誰也保不准你以後會不會再來暗中偷襲,傷害我們啊,我們幾個領主倒是不怕,只是,這江一小友他們可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如果我們不保護他們一下,未免太讓人家心涼,畢竟人家手中握著仙劍,我知道你想打這仙劍的主意,可是,我也不能讓你一直打這個主意啊……"

"是啊……"七月抿起一絲淡笑."再怎麼說,也是江一小友他們幫我們了一個大忙,如果你走了,以後偷襲江一小友他們,這傳出去,我們的名聲,也不好聽啊……"

金銀晃晃悠悠的堵住了六扇的退路,而狼皇則是不緊不慢,看起來仿佛就是隨意一般的,將六扇能夠逃竄的最後一個方向完全堵上.

"就是啊,人要臉,樹要皮,我們……都帶要臉啊……"

這話從金背狼皇口中說出來,人要臉,可是他是靈獸啊……聽上去,似乎總是有些怪異,不過,反正大家就是強詞奪理,只要最後目的達到了就行,管他什麼理由殺了六扇?

六扇慌了,恨自己為什麼還跟過來,可現在後悔,都已經來不及了,六扇在空中左右觀望,四方都已經被圍堵,旁邊還有一個玉小貝虎視眈眈……

六扇滿頭虛汗……

"你們想怎麼樣?"

"兩個選擇,要麼自己廢了自己,要麼,死在這里……"

六扇的面色,已經開始變得蒼白了……

自己廢了自己,那真的可以說是比死還難受了,這麼多年,在混亂絕地這種地方,這六扇得罪的人一樣不少,如果被廢了,那些人可就真的是可以隨意擺弄六扇了,六扇,又怎麼可能忍受得了這種屈辱?

後面,各方的修仙者都已經跟了過來……

包括六扇麾下寒三月……

寒三月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受逼迫的六扇,趕忙上前,卻被遺千年的人擋在好遠之外!

而天空之中的六扇又是一聲沉吟.

"非要我選?!"

這一聲,似乎已經掩蓋了無數的憤怒和壓抑,只要這壓抑爆發出來,或許就會如同火山噴發一樣,帶著讓人為之顫抖的威力!

而這威力,很有可能會帶著遺千年等人的其中一個或是其中很多個,殞命在這里,最起碼,也要受到難以忘記的創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