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疊陣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辦,咱們走不走……"

"如果是生門,出去咱們就出去了,如果是死門,出去就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

一時間,眾人你一言我一語,有人主張出去看看,有人主張再琢磨琢磨,實際上大家都想試試看,奈何,如果走錯了,就是生命危險,雖然他們進來的,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可也不會這樣讓自己平白無故的就去死吧……

大熊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抬手與後面一始終一言不發的冷酷女子開口.

"阿九,要不……你來試試?"

"好!"

只有這一個字,江一他們都摸不著頭腦,不過看這女子的裝扮,本體應該是貓……

這大熊給江一等人解釋道.

"阿九本體是九命貓,在阿九到達現在的程度之前,已經死過六次了,現在還有三條命,讓阿九試試好了……"

"怎麼試?"江一皺眉."讓她出去?可是出去的話,如果是生門還好,如果是死門,進不來了怎麼辦,而且,如果進不來,咱們依舊接不到這回複啊,到時候,咱們依舊是什麼都不知道."

若是再平時,江一他們或許都要感慨造物主的神奇了,九命貓,江一他們也聽過記載,卻也是第一次見,傳聞九命貓極為懦弱,雖有九命,卻也是不見得有人家一條命的活得久,能夠到半步證仙的地步,或許已經算是驚才絕豔之流……

可現在,江一他們可沒時間關心這些事情了,拿捏不定的情況下,如果走錯了,就是萬劫不複.

九命貓阿九開口了.

"放心好了,我們九命貓,一族,九條尾巴,每一根尾巴都會化生成一個弱一點的自己,只要我自斷一尾,自己切掉自己一條性命,已然就可以讓化生成我的九命貓進入其中,而事實上,我們兩個是共用同一個神魂,他經曆的一切,我都會知道,如果她不死,在我見到她的時候,我們兩個依舊會合為一體,如果她死了,最多我也就失了一條命而已……"

能把自己的命說的這麼輕巧的,或許也只有九命貓這樣的存在了,在這九命貓說完這些話之後,當即露出了三條尾巴,其中一條自斷,化生為了一只小巧的貓咪,在眾人的目光之中,沖出了這個"門"……

而九命貓本體,面色來看,略有虛弱,卻還是盤膝坐下,似乎是在感受這九命貓貓仔看到的一切,江一等人都沒有打擾她,靜靜的等待,良久,這九命貓睜開了雙眸,那圓圓的瞳孔,刹那間變成了一根線,靈光從中閃現……

"里面安全,不過看上去好像並不是外界,倒是可以確認,這里面,不是死門……"

"那進不進?"

大熊的問題,江一並沒有回複,而只見江一轉頭看向了九命貓.

"九命貓前輩,不知你那個化身,還能不能回來……"

九命貓搖了搖頭.

"回不來了,除非我進去,否則就永遠收不回了,好像這里的屏障是一個單向的禁制,只能出去,不能進來……"

江一沉默了,進或不進,又成了一個兩難的抉擇,雖然魂力能夠滲透進去.可里面的東西,江一他們還是無法查探,一切,還是只能聽九命貓的話.

江一有出聲詢問了.

"那……這幾年還有沒有其他的路徑."

"有,有好幾條,而且中間這個地方,好像還有個什麼半圓型的東西,我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從外看的話,好像里面有一團團迷霧,看不清楚里面有什麼東西,這個洞口的正前方,有一個大門,可以進入那里面,不過,我那個化身進不去……"

"為何?"

"大門應該是有機關的,一時半會兒,找不到……"

江一沉默了,或者說,所有人都沉默了,而事實上,卻也都是在等待江一的回應,只要江一點頭說進,這些人便不會猶豫的全員進入其中,如果江一說不進,或許他們就會放棄九命貓的一個化身,從這里離開……

可江一左思右想,既然這里有一個不一樣的地方,想必就算是死地,也總有一線生機,若不然,八卦陣也沒必要弄一個生門,直接弄八個死門,誰進誰死,也省的還有可能有人從這八卦陣中走出去了……

"進吧,進去看看,既然里面還走路,應該還能通往其余的地方,而且八卦陣中,還有各種各樣的小陣錯雜,咱們應該是誤打誤撞進了一個這樣的陣盤之中,如果回去的話,依舊是什麼信息都沒有,而如果咱們進去,就算發現不了什麼,或許也能有些新的想法,畢竟接觸到的東西,會發生改變……"

眾人齊齊頜首,不再猶豫,一個接一個的進入這其中,在江一的眼前再一次出現景象的時候,只見一山一水,一左一右,包繞著中間的半圓形建築,唯有中間窄窄的一條路,能夠走進半圓形的建築之中,遙遙去看,建築的左右兩方,也有兩條路,不過通向的卻是另外的兩天道路,山川之上,有山洞,里面有什麼,江一不知道,河流之中,也有漩渦,里面有什麼,江一也不知道……

所有人都進來了,在看到這景象的時候,都是愣了一下,良久,這路霓裳開口了.

"這個……好像是八卦陣之中的臥龍陣?!"

"你認得?"江一頓時轉頭,看向路霓裳.

路霓裳左右又看了看,頜首道.

"應該錯不了,應該是八卦陣中的疊陣,臥龍陣……"

"知道怎麼破麼?"

路霓裳搖了搖頭.

"不知道,畢竟咱們都不是精研陣法的人,我也沒在意過這種東西,以前也從來都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進入八卦陣之中……"路霓裳說這些的時候,有些無奈的攤了攤手,卻又指了指那個半圓形的建築,開口道."只是依稀記得,好像破陣的關鍵在這中間的建築之中才對,怎麼破,我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