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危機連連八卦陣
g,更新快,無彈窗,!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江一也是有些無奈,雖然這路霓裳大部分事情上可以說是對江一言聽計從,唯獨這些事情,路霓裳好像始終有些驚慌.

而這樣的方法分別真假路霓裳,江一也是無奈,可他能想到的辦法也就只有這一個了,反正在江一的對比之下,已經試探出了真假.

"你說我是假的?"

江一又一次聽到這個問題,又一次頗為肯定的點了點頭.

"是!"

"那你為何不殺了我!"

"舍不得……"

"呵……"

"因為你披著霓裳的外邊,所以,哪怕你是假的,我也依舊不會親自動手殺你,哪怕只是傷,在我心中,也會有所芥蒂……"

兩個路霓裳不約而同的愣了一下,那圓溜溜的大眼睛,此刻看向江一的時候,一抹柔情相向,兩個路霓裳皆是同樣的表情,看的江一一陣發慌,自己本來就不願動手,這樣看下去的話,自己就更沒辦法動手了……

而江一一樣不會怕你真正的路霓裳和假的路霓裳再一次厮殺起來,萬一打著打著又一次分不清了,等下一次江一再試探,就試探不出來了,故而,江一的劍依舊放在鏡像路霓裳的脖頸之上,並未轉頭,緊緊的盯著這道身影,與後方開口……

"你們快過來!"

"這麼快就完事兒了?江一,你這不行啊……"夜淚當先轉頭,尚有嬉笑,卻看江一正持劍搭在了一個路霓裳的脖頸之上,皆是眉頭一挑,不約而同的抬步上前,欲要聽一聽江一到底是如何找到.

江一見伙伴們到來,與眾人開口.

"這個就是假的霓裳,我……不方便動手,你們來吧……"

這鏡像路霓裳勾出一絲淡笑,一言不發,就定定的看著江一,眸子之中帶有些許春波,仿佛依依不舍,卻又無可奈何之後的掙紮,想要靠這一絲柔情,讓江一的感官出現錯誤的決定,從而改變江一的想法……

"這個……"

江一伸手招了招真正的路霓裳,並沒有理會其余人想要說的話,然後收了長劍,帶著路霓裳一起轉身,似乎並不想要看後面的一切了,畢竟殺掉的是"路霓裳",哪怕是個假的,在江一和路霓裳這里,卻也始終是一個揮之不去的坎兒……

後方,原本還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厮殺之聲,江一也懶得管他們想要怎麼處理,直到聽到了一句聲音,然後,方宗他們突然手忙腳亂似的,將那鏡像路霓裳轟殺……

"扶搖直上三萬里……"

所有人都知道,就算真的是江一冤枉了真的路霓裳,路霓裳也覺不會在最後的時候想要拉人做墊背,又一次確定了真身,方宗等人便也不再客氣,轟殺假的路霓裳之後,一絲絲黑色的煙氣消散,這片夢幻一般的空間,我突然從江一等人的視線之中,消散……

再回來的時候,外面依舊是一天通道,而江一他們都是出現了一股莫名的微弱,紛紛服下了丹藥,盡可能的恢複靈力,奈何這里靈力斑雜,他們卻也是不得不吸納這些靈力,以防後面出現的任何危機……

事實上,江一等人已經感受到了這斑雜靈力的弊端,雖然並不會影響靈力的運轉,也不會納入腦海,丹田,可是,在運轉外散而出靈力的時候,這些東西好像就"發威了",讓江一等人在用以攻擊的時候,莫名的就有些阻塞的感覺出現,用出來的靈力,一時間比及他們本身能夠施展而出的威力弱了些許,而且是吸納越多,阻塞越多!

雖然這股靈力也可以在江一等人運轉靈力的同時排出去,可進來的速度,卻遠遠的比出去的速度要快的多……

"算了,先不管這些東西了,現在看起來,這東西對咱們雖然有威脅,可威脅並不很大,只是影響我們的戰斗力,還不至于影響到我們的生命力,先找生門,盡量不要再動用靈力了,免得需要再次吸納,到了那時候,這種粉塵一樣的東西還會進入咱們的身體,一來二去的,排的很麻煩……"

江一見眾人都在說這些事情,自己也是試了試,確定暫時無礙于生命,也就不再耽誤時間,自己等人耽誤的起,玲瓏可耽誤不起,必須爭分奪秒,稍有不慎,玲瓏的生死,便是一件大危機……

眾人聽江一都這麼說了,一時間整裝待發,不管後面的路如何變幻,他們始終就奔著前方,也不管這路的盡頭是生是死,總之,先過去以後再說.

江一依舊走在最前方,而這一次,路霓裳仿佛是自然而然的,挽上了江一的臂彎,雖然路霓裳也知道,這樣的話,其實在行走之中並不安全,可是,她還是這麼做了,她想要和江一肩並肩,自從之前那幻境之中走出來,路霓裳原本就對江一完全敞開的心扉再也沒有了一絲的其余的亂七八糟的情緒夾雜,可以說,只要江一想,那無論任何事,恐怕路霓裳也都不會再反抗了……

生死危機,最磨人心,也最考驗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路霓裳知道,自己絕對沒有看錯江一……

江一也是寵溺的摸了摸路霓裳的腦袋,路霓裳有些鼓了鼓嘴巴,倒是非常可愛,後面眾人一陣唏噓聲,江一和路霓裳也全當沒聽到就這樣直視前方,腳下一點一點的進行試探……

又有腳步聲傳來了,江一等人下意識的有了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上一次的危機好像還並沒有從江一等人的思緒之中消失,仿佛這一次的危機就又要到了……

江一抬起了手臂,示意眾人停下,而這一次,不同于之前,這一次的腳步聲並沒有因為江一等人腳步聲的停止而消失,江一下意識的將路霓裳攔在了自己的身後,便看到自己等人面前原本是筆直的一條路徑,突然憑空出現了一個分叉口,而那分叉口里,幾道身影……

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