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江一打江一
g,更新快,無彈窗,!

在江一等人的面前,出現了七個人,而這七個人的模樣,卻是讓江一他們都有些脊背發涼……

因為這七道面孔,和江一他們長的一模一樣,為首的也是一個江一,江一的身後,也有一個夜淚,方宗,路霓裳……

就好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似的,不客氣的說,這些人,真的是和江一他們長的一模一樣……

江一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有些愣愣的指了指對面的"江一"……輕有喃呢的開口.

"你……你……"

"你好,我叫江一……"

對面那個身影突然這樣開口了,讓江一都有些跟不上對面江一的思緒,就仿佛對面是這時間唯一的江一一樣,而這自我介紹一般的言語,仿佛是那般的稀疏平常……

"你叫江一?!"

"對,我叫江一,可是,為什麼你和我長的一模一樣……"

江一身後的伙伴們也都看向了自己的翻版,一模一樣的面孔,一模一樣的身形,他們緊張到發瘋,而對面的那些翻版身影仿佛卻是沒事人兒一樣,始終笑吟吟的模樣,就好像根本不在意江一他們一樣.

看上去那些人沒有敵意,可偏偏的,江一卻能感受到來自對方的冷戾,那笑吟吟的面孔之下,仿佛包藏了不可言喻的陰謀,讓江一等人只是看看,都有些汗毛炸立……

"因為,我才是真的,而你,不過是陣中一個鏡像出來的假人而已……"

江一毫不猶豫的出聲,那身影亦是一愣.

"不對,不對……我不是假的,你才是假的!我……我想起來了,只要我殺了你,從今以後,這世間就只有一個江一,那就是我,而你,要代替我,永遠的成為這里的殘靈,我,卻可以成為唯一的江一,從這里出去……"

江一等所有人刹那間都聽明白了,說的直白一些,就是,這些人想要出去的話,就必須要殺掉江一等人,然後代替他們的身份繼續存活在大陸之上,而如果江一他們想要出去的話,也就必須要殺掉面前的這些身影……

而江一看著前方熟悉的幾道景象身影,突然心中有種莫名其妙的難受滋味滋生,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對他們揮動了手中的星芒劍!

江一轉頭看了自己的伙伴一眼,隨即出聲.

"大家,都把咱們幽靈學院的勳章拿出來,掛在自己身上,這些人和咱們一模一樣,氣息也是頗為相仿,不要被他們騙了!不要打到咱們自己人了!"

"好!"

眾人齊齊應下,將幽靈學院的勳章便掛在了自己的身上,面對前方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身影,這里的道路,突然又轉變成了一個空場……

那鏡像江一突然開口.

"有勳章提醒又怎麼樣那,最終……還是不可能逃脫我們的掌控,你們……都去死吧……這里,可是我們的主場!"

面前的鏡像江一失去了之前的那一絲淡笑,似乎也就不打算再和江一他們再多費口舌,此刻猙獰畢露,看向江一等人的目光,也從之前的平淡,變為陰寒!

只見鏡像江一突然也是抽出了一柄星芒劍,鏡像路霓裳,也是抽出了一根搖光鞭,鏡像原莉莉,也是拿出了龜靈弓,蛇靈箭……

只要江一他們有的兵甲,這些鏡像人仿佛都有,不過幸好,他們也不是江一等人所有的東西都有,最起碼,幽靈學院的勳章,也就只在江一他們的身上出現了……

空場的四周,一片黑暗,就仿佛這四周圍都是虛無一片,而江一等人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就仿佛是一個懸浮在虛空之中的島嶼,除了這島嶼之外,剩下的一切東西,仿佛都並非真實存在……

江一他們一行七人排開,對面的鏡像江一七人同樣排開,正好一對一……

江一對江一,方宗對方宗,路霓裳對路霓裳……

江一等人迷上了雙眼.

"就當他們是心魔,斬了他們!"

江一自然知道自己的伙伴們多多少少的,其實在心中也是有些許顧忌的,畢竟,自己和"自己"打,總歸是有點兒怪異,可又不能讓自己的伙伴們來打這個鏡像的自己吧,總之,自己打"自己"是最為合適的,奈何,大家都又有些怪異而已……

"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

這一聲,並非來自江一,而是來自江一對面的鏡像身影,這一口訣念出,頓時嚇了江一一大跳,震鬼劍訣,其威力江一是知道的,只不過,以往都是江一打別人,現在輪到了別人打自己,江一自己也是感覺到了震鬼劍訣之中的壓抑……

好在江一知道這震鬼劍訣的缺陷所在,偏身閃過,卻又正見這鏡像江一在空中勾勒出了道道紋路,這紋路,很清晰,江一也認得,正是江一平常用作束縛敵人的法則戰技……

江一可真的是嚇壞了,自己平常攻敵的套路之中,先束縛敵人,然後在敵人根本就反應不及的時候,送出一大片的攻擊性戰技,同級之中,這樣的情況下江一已經基本上可以做到秒殺,就算比自己的級別高,江一也能讓他脫下一層皮……

而這對面鏡像江一的實力,江一感知得很清楚,正是煉神還虛之元嬰境,跟自己同級,這一下子要是被他束縛住了,那自己恐怕可真的受不了之後的攻擊,平常都是江一欺負別人,現在突然輪到了別人欺負江一,讓江一卻是出現了一種欲哭無淚的情緒.

正在此時,路霓裳已經驚呼出聲!

"大家小心,咱們會的東西,這些鏡像人全都會!而且實力是跟咱們一模一樣的……"

也就在路霓裳提醒的時候,江一的伙伴們基本上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都在頭痛之余,對抗著自己的戰技,而接下來,江一還正在頭痛這法則戰技的時候,一道讓江一更是頭皮發麻的聲音,在江一的耳邊,從不遠處的地方傳來……

"扶搖直上三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