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進驚門
g,更新快,無彈窗,!

夜淚根本就不敢再往下說,他不敢猜測玲瓏有可能已經出事……再或者說已經死了……

"一定不會有事的!"原莉莉咬了咬嘴唇,卻是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話,但還是依舊的鼓舞著自己這邊的士氣."一定不會有事!再怎麼說玲瓏也是巨龍血脈,就算那個屠千戶再想要煉成獸血靈陣,也要考慮一下以後的事情吧,巨龍洗完了雖然不出世,可誰都知道巨龍一族的強大,如果被巨龍一族知道了有人折殺巨龍一族血脈的事情,巨龍一族的人不跟他拼命才怪!"

可原莉莉說了這麼多,終究是一個理想的狀態,事實上到底是什麼樣,原莉莉自己也不知道,原莉莉甚至都不清楚這個世界上除了玲瓏和玲瓏的父親之外,還有沒有巨龍的存在……

"如果不進,等屠千戶再出來,或許完蛋的就是我們,如果進,咱們有可能會迷失在這八卦陣之中,不過,這屠千戶如果成功了,必然是要出來的,出來之後,想要殺掉的,必然也有我們,他找不到咱們,自會撤銷八卦陣,介時,咱們依舊可以出來,而且明白自己失敗……"遺千年捋了捋自己的胡須."進吧,最起碼,也要嘗試一下,這里面雖然機關重重,變幻莫測,可只要穩住自己的心神,一般情況下,傷不了我們……"

遺千年做出了決定,這一次,江一也是選擇了服從.

嘗試一下,或許還有機會,如果連嘗試一下都不嘗試的話,那可就真的是什麼都沒有了……

到時候,總不能眼睜睜的等著屠千戶成功,然後等待玲瓏的死亡,和他們自己也接受死亡的恐懼吧……

遺千年又是開口了.

"進入其中之後,大家結隊而行,江一,你們的隊伍不要亂,你們七個依舊是在一起行動,剩下的人,七月,你帶幾個人,金銀帶幾個,狼皇帶幾個,我也帶幾個,剩下的如果能組成精銳隊伍的話,一樣可以進入其中……"

遺千年說了這麼多,便停頓了下來,那七月,金銀和狼皇便開始挑人,不過,但凡被挑出來的,都是最精銳的存在.

那遺千年看金銀一下子挑了幾十人,不由扶額……

"金銀,你少帶點兒……在哪里面,並不是人多就好辦事兒的,反而人多了,需要顧及的面就大了,我雖然沒進過八卦陣,卻也曾經研究過,最好的情況是,一個隊伍不足八人……這八卦陣之中,所有的門都能進,但能出的,只有兩個,一個是生門,一個是死門,不足八人的話,能夠面對這里面的任何狀況,或許你們在里面會遇上,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可如果帶的多了,就算你們明明不會被里面的力量絞殺,也依舊會有死亡出現……"

至于具體是為什麼,遺千年倒是沒說,江一他們倒也沒辦法去問,不過遺千年繼續說道.

"臥龍先生時期,當時的位面之上還並沒有修仙者文明,所以,當初的八卦陣是為了對付當時的軍馬,可是,現在是修仙者文明時代,八卦陣的重新出現,雖然沿用了臥龍先生的模板,可內部已經出現了轉變,畢竟,臥龍先生時期的八卦陣,可並不足以困住修仙者……"

"好吧,明白了……"

金銀發出一陣嗡嗡的聲音,點頭應下之後,重新篩選出來六個人,准備跟自己一同前行.

不多時,隊伍完全組建了起來,這江一他們七人一隊,金背狼皇帶了六個他的近身侍衛,皆是半步證仙的實力,遺千年也差不多,帶上了混亂絕地人皇榜第十一,十三,十四,十八,二十,二十一這六人……

實力不可謂不強悍!

七月和金銀一樣的帶了幾個他們自己的心腹,就准備進入其中,剩下的人,則是各自組隊,又組成了二十多支自認為自己沒問題,敢去闖一闖的隊伍,准備在遺千年帶著人進入其中之後一樣進入八卦陣,哪怕死在里面,也就當長長見識了……

這修仙者之中,大多都是活了千百年了,或可說,實力不能再有寸步提升了,又沒什麼想要支撐他們活下去的念頭了,也無聊了,干脆,進去看看好了,死了就死了,沒什麼大不了……

畢竟敢來這里參加這一場大規模戰爭的人,可沒一個是孬種……

"進去的時候,一定要注意,手拉手,無論如何都不能在進去之後半刻鍾的時間內松開,然後,在里面不要亂動,要不然,說不定遇到什麼事情,你們松開了手,就會各自分開,再想找到對方,幾乎就是不可能得了,站在原地不要動的話,在一開始的時候,就算有危險,也不會太嚴重,最多也就是來幾個無關痛癢得小兵,對于我們任何人來說,z揮手投足之間,就能滅了他們,而越向里面,危險性越強,越要注意安全,知道了麼?"

"知道了!"

江一他們也是一同應了下來,已經抿起雙唇,開始做最後的准備,所有人都是將兵器綁在了身上最容易拿到的地方,然後手拉手,十指相扣的准備進入這驚門之中……

第一個帶隊進去的,是遺千年……

在遺千年進入這其中以後,江一他們只覺好像面前一晃,似乎他們一行七人就這樣消失了一樣,完全看不到這里有任何的人影曾經存在過……

第二個,是七尾狐七月……

接著……

金銀,金背狼皇……

到江一他們了,江一等人長長的舒了口氣,相互打了打氣!便毫無畏懼的向那八卦陣的驚門之中走去!

在江一等人踏步進入驚門的一瞬間,仿佛有什麼吸力在他們所有人身上出現,而江一他們好像要被這力量給沖散開來一樣,好在江一他們z提前被遺千年支會過,十指緊緊的握住伙伴的手掌,任由吸力如何出現,他們也都是緊緊的湊在一起,而不曾有一絲半點的分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