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算計六扇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點了點頭.

"沒錯,可是,你不動手殺我們,無非也就是怕我們突然暴起,而你攔不住我們罷了,你也在害怕,害怕我們手中仙兵的威力或許能夠殺掉你……"

六扇淡淡一笑.

"而事實上,你們並不能殺了我……"

"如果你真的不怕,早就和我們動手了,根本不會在這里還和我們談條件,不過,既然談條件了,自然少不了討價還價,我也就直說了……"

六扇突然有一種饒有興致的表情出現,仿佛對于江一想要說的話頗有一種好笑的感覺出現,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好,那你說說看,你想怎樣?不過,你怎麼說,是你的事情,我想怎麼做,就是我的事情了……懂?"

江一亦是點頭.

"這些,就不勞你操心了……"說著,江一指了指後面驚門的大門,與這六扇開口."看見了吧,我們之前的位置,距離驚門可不算太近,可現在我們已經到了驚門的門前,如果你逼得急了,了不起我們進去就是了,就算死,你也別想討到一點兒好處……"

這六扇突然心中一驚,大呼失策,怎麼就同意了江一他們下來了,而站在江一他們的那個地方,真的可以只有一瞬間,便沖入驚門的把握,如果江一他們真的都不怕死,那他六扇,也就要完全失算了……

不過六扇的表面來看,依舊很是鎮定.

"好,那……你繼續說說看."

江一始終抿著一絲笑意,雙手抱懷,似有傲氣的出聲.

"最多,只能給你一件!給你之後,你離開這里,然後,以後再也不能和我們有任何的瓜葛,不能來阻攔我們做任何事情!"

江一的身後,路霓裳等人皆是一愣,沒想到江一突然就同意了六扇的話,不過,他們都是一聲也沒吭,江一既然做下決定了,想來已經是有了想法的,不用再多說什麼,只用等江一想出來的這個計劃實行就行了……

在路霓裳等人看來,江一一樣是個老狐狸,他的想法,恐怕可並不純粹……

只是,這些人知道,而六扇可並不清楚……

在六扇看來,江一也就一個十幾歲的毛孩子罷了,能有什麼想法,就算有,在他六扇的面前,也是形同虛構,偏偏,六扇看錯了江一,如果現在站在這里的威脅江一他們的是遺千年,那遺千年絕不會讓江一出現多思索得時間,必定會第一時間將江一按倒,剩下的事情,等有了人質之後再說……

六扇思索了良久,一件雖然有些少,可六扇已經知足了,如果拿的再多的話,恐怕會受到其余勢力的圍攻,而自己只帶走一件,大部分依舊在江一他們的手中,相對來說,對于他本身的處境會更安全一點.

這六扇點了點頭.

"好,不過,我要北斗七仙兵之中的一件……"

江一也是有些意外,原本准備好的說辭全部報廢,江一原以為這六扇還會推脫什麼的,卻怎麼也沒想到六扇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同意了.

不過也好,江一便也省的費不少的頭腦.

"霓裳,搖光鞭給我……"

江一突然開口,然後所有人都是一愣,不明白江一到底是什麼意思,畢竟,江一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劍給六扇,而在六扇離開之後,再把劍收回來,畢經江一的星芒劍和其余人的都不一樣,別人的本命神兵,只要敵人足夠強,也有抹除本命印跡的可能,而江一的,這種情況基本上卻是絕不可能出現,除非江一身死……

路霓裳猶豫了一下,眉頭輕佻,卻還是將自己腰間搖光鞭取了下來,遞到了江一的手中,江一抬手揚了揚搖光鞭.

"六扇前輩,你看……這搖光鞭怎麼樣?"

"可以……"

六扇倒是葷素不忌,其實相對來講,如果讓六扇自己選擇兵器的話,六扇也依舊會選擇搖光鞭,畢竟搖光鞭不同于其余的兵刃,搖光鞭本身幾乎就可以做到遠近皆可攻擊……不論自己周身有沒有靈力……

江一突然一手拉住了搖光鞭的柄,長長的鞭身,拖至地面,讓六扇也是嚇了一大跳,以為這江一要攻擊自己,可江一卻並沒有這樣的動作出現,而是伸手遞了上去……

"喏……歸你了,拿走之後,趕快離開……"

六扇伸手要拿,卻是突然看到江一面孔突變,尚未反應的過來,只聽江一口中猛地喝出了四個字……

"縛身一指!"

六扇嚇了一大跳,想要躲開,卻已經來之不及,六扇只覺自己周身上下仿佛多了一層什麼禁錮似的,慌亂之下,卻只知道這一擊是來自江一……

他還真的有點害怕這仙兵能夠斬殺掉自己,在這一瞬間,六扇終于知道了火炎焱在死之前的那種絕望,周身上下仿佛沒有了一絲的靈力,讓他變成了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似的……

江一的動作不敢有絲毫的停頓,畢竟,只要江一停下來了,或許下一瞬間六扇就會恢複他本來的實力,江一再想要定住六扇,難度可就增大的不是一點半點了……

到時候六扇一個惱怒之下,殺人越貨,也並不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

只見這江一突然一揚搖光鞭,將搖光鞭甩到了這六扇的身上,那鞭身刹那間環繞了六扇的周身,讓六扇猝不及防之下,只覺自己突然腳下一輕,自己的身體已經脫離地面,那搖光鞭,直接就將他甩進了八卦陣的驚門……

六扇的身體再進入驚門的一瞬間消失不見……

這八卦陣變化莫測,其中陣法大大小小盤根錯節,交織之下,讓這八卦陣根本就不能按照平常所看到的那樣推測,所以,這六扇雖然是從驚門進去了,可具體的現在他被弄到八卦陣之中的什麼地方了,江一他們可就不知道了……

江一突然虛脫了似的,面色煞白,長長的出了口氣……

"我去……真是嚇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