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六扇截路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辦?這個……咋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出去啊……"

"是啊,現在咱們只能看到一個驚門,而休門,傷門,杜門,景門,驚門,開門,這幾個都是變化無窮的,稍有不慎,便會在里面迷失,如果碰到了死門,那可就必死無疑了……如果找生門的話……這生門又在什麼地方啊……"

八卦陣並沒有固定的門,只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情況下出現不同的變幻,故而,就算熟知奇門遁甲的人,在深入其中之後,也會有迷失的現象發生.

江一等人,對奇門遁甲基本上一竅不通,這般情況之下,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到底該不該進入其中.

如果想要以力破之,恐怕是不大可能,畢竟這八卦陣形成之後,它的本身就是一個先天八陣圖,想要將它破壞掉,恐怕就算是遺千年,三天兩天的也是不可能,可真的要三兩天的話,那真的是什麼都晚了……

橫飛過去,如果沒有禁空結界還好,偏偏這個禁空結界還在八陣圖里,兩廂互補之下,簡直就是堪稱出現了一個完美的陣盤!

又破壞不了禁空結界,又不會有橫飛而過的事情發生.

"這個屠千戶,藏的東西可真不少!"夜淚有些咬牙切齒,顯然對現在的情況也是頗有咬牙切齒,而之前遺千年並沒有和他們說過這件事情,也就證明了,事實上,遺千年他們也並不知道這八卦陣的事情……

說來,也不是不可能,畢竟這屠千戶手中還有一個獸血靈陣,為了保證獸血靈陣的安全,這屠千戶留了一手,也並不是不可能.

時間,是一分一秒的過著,江一他們滿是著急,就在江一他們拿不定主意的時候,江一他們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讓江一他們嚇得渾身汗毛炸立的聲音……

"哦……真的是八卦陣啊……那真不知道把你們丟進去,會有什麼樣的事情發生……"

江一的星芒劍呼嘯而出,到了江一的手中,而江一本身,更是在刹那間扭轉身形,抬手將星芒劍挽出一個劍花推了出去,便提醒著素衣趕快離開這里……

素衣頓時在天空之上大踏步離開,而這六扇卻是緊追不舍,剛沒有走開多遠,這六扇便已經追上了江一等人,將江一等人的身體,定在了半空之中……

江一眯著雙眼.

"你想要干嘛!"

"哎呀……我沒想干嘛啊,倒是你,一上來就要對我下殺手,好像我什麼都沒干,也什麼都沒想干好吧……"

"你偷偷摸摸的跑到我們的身後,然後告訴我們你什麼都沒想干,你猜……我信麼?"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已經過來了,而遺千年他們……一時半會還過不來,你們看,是聽我的,還是……死……"

江一一言不發,方宗,路霓裳,南宮無常等人一樣是瞪大了雙眸,其中帶著的反抗的意味,更是不在少數……

"哦?敬酒不吃吃罰酒嘍?"這六扇哈哈一笑,也就不再管江一他們相怎樣了,直接開口挑明了他此行的目的."聽說,你們之中仙兵很多,我也不要太多,分給我三四件,我就當你們離開,怎麼樣……活著,總要比死了好,你們都還年輕,在做決定的時候,一定要想好啊,別到時候弄個後悔都來不及……"

這六扇似乎也是有所顧忌,並不想要刀劍相向,看上去暫時沒有要了江一等人性命的想法,只是,想要帶走江一等人的兵器.

而此刻,這六扇也是放開了對江一等人的束縛,畢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這六扇也還真的就不相信江一他們還能跑了去?

六扇一副笑吟吟的模樣.

"怎麼樣,給你們想的時間可不多,你們最好都快一點兒……不要指望逃走了,你們的背後,是八卦陣,進去幾乎有死與生,而我在這里,你們也別想從這里跑出去……"

江一原本握緊的拳頭輕輕的松開,突然仿佛是對這六扇不再設防了一般.

"下去說,怎麼樣,我們的傷勢,都沒有痊愈,六扇前輩應該看的出來,在上面,終究是時不時的都要消耗靈力……"

這六扇淡淡一笑.

"當然可以!"

相比較而言,如果江一他們在空中,上下兩個方向說不定也都能逃離,可如果江一他們下去了,就直接少了一個方向,相對于六扇而言,這倒是好事,六扇雖然有些提防江一,卻並沒有提防江一在地面之上有什麼耍花招的想法……

江一的伙伴們雖然有些不明白江一想要做什麼,卻也都陪著江一給演了下去.

降落的時候……

江一的腳尖,輕輕的在素衣的背上滑動,素衣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似的,有意無意的,開始出現了些許方向的偏移,不過幅度並不是很大,若不仔細看的話,根本也就看不出來素衣移動的身體……

從一個很高的地方降落了下來,這六扇也是緊緊的盯著江一,待的江一他們一一從素衣的背上跳了下來,而素衣也是化為了人身,跟在了江一的身旁.

這江一等人的身後,便是那八陣圖的驚門了……

江一他們現在這個位置,那六扇可謂是格外的放心,六扇清楚的知道這江一他們都知道背後就是八陣圖,進去之後,九死一生,江一他們只要不傻,就不會拿命來賭這個運氣……

江一將所有人都拉在了自己的身後,而自己獨身一人昂首挺胸的看著六扇,似乎對六扇頗有一種不屑一顧的感覺,這六扇也沒在意,任由江一怎樣,都是只字不提,而只說他自己關心的事情.

"想好了,就把兵器給我吧,我也不想殺你們,不過,你們最好也別太不識好歹,這樣,大家都高興一點兒,要不然,鬧翻了的話,可就不是一兩條人命的事兒了,你們雖然能斬殺掉火炎焱,可那畢竟是有遺千年幫忙,要不然,憑你們?想要傷他,都是千難萬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