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搖擺不定的六扇
g,更新快,無彈窗,!

方宗見這邊暫時無事,遙遙的看了一眼城內的方向,與江一開口.

"咱們進不進……"

"進吧……畢竟外面已經沒什麼威脅了,遺千年前輩都能解決,咱們進去之後,直接去找玲瓏他們就行,看樣子,現在的屠千戶應該很好殺才對,只不過不知道玉小貝哪去了……這麼久了,怎麼連個動靜都沒有……"

"他不會是敵人派過來的奸細吧……"

夜淚這麼一說,江一等人突然都是一愣,別說,還真的就有這個可能,畢竟,如果說不是敵人派過來的人的話,那最起碼也是要有點兒動靜吧,這無論怎麼看,好像都是沒一點兒反應似的,若說其中沒有點兒什麼他們沒想到的事情的話,江一自己也不相信啊……

"不應該吧……"江一思索了良久,從他們第一次見到玉小貝開始回想,直到玉小貝帶人出發,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很是正常啊……"你們想想,如果玉小貝有問題的話,那遺千年前輩會看不出才麼?可遺千年前輩什麼都沒說,以我對遺千年前輩的了解,雖然他人有點兒不靠譜,可總的來說,還是那種比較正直的人,而且既然是答應下來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他也沒必要給自己添麻煩弄出來一個玉小貝,為難他,也為難咱們自己啊……這樣想的話,證明這個人應該還是比較靠譜的,或許是里面遇到什麼麻煩了吧……"

"算了,在這里瞎猜也不是那回事兒,咱們進去看看再說!"

"好!"

江一等人說干就干,直接就欲要向那里面飛去,卻是因為朱黃天的話,又停了下來.

只聽這朱黃天說道.

"六扇,你只需要幫助我們拖到傍晚,也就是說,最多兩個時辰,只要能托住,咱們就贏了,別說是這幾個仙人,他遺千年也一樣要死在這里,還有那幾個小家伙的仙兵,不瞞你說,我見過的,在他們手中的,已經出現了五把不同的仙兵,到時候,任你挑選!"

這六扇噌的一下站了起來,看著江一等人的目光已經開始發紅了,喉結更是不由自主的滾動了一下,一種名叫貪婪的東西,已經開始在這六扇的心中浮現……

五把仙兵……

六扇第一次得知,畢竟江一他們的戰斗,一開始的時候六扇並沒有看見,他原以為,之前感受到的仙兵的氣息或許是來自遺千年,卻又怎麼想得到原來是來自這江一等人啊……

江一等人原本就要離開的舉動雖然變得更加強烈了,奈何,他們還是停了下來……

看樣子,最多兩個時辰,獸血靈陣就完成了,到時候,玲瓏會怎麼樣,是死是活,江一他們都不清楚,他們想要去救,卻也明白自己等人去救也救不出來,還是要指望遺千年等人,可很顯然,六扇心動了,江一他們知道,或許遺千年等人,會有大麻煩……

江一倒吸了一口涼氣.

突然轉身直面六扇.

"六扇前輩,如果你們真的要打,我們奉陪到底,我們雖然實力微弱,可……我們也不是好欺負的……"

這六扇有些尷尬的笑笑.

"怎麼會那,打什麼打,聽他朱黃天胡說八道……"

可六扇雖然這樣說著,那一絲陰險,依舊是在他的面孔之上出現,江一等人雖然沒有看到,卻也知曉,這件事情絕對不會像六扇說的那麼簡單,都是老狐狸了,誰的話,都要揣摩再三……

遺千年加大了手中的攻勢,下手的時候更加毫不猶豫,朱黃天節節敗退……

另一側,七尾狐七月已經把印法天打的毫無還手之力,此刻的印法天,也只是勉強護住自己不死而已……

金背狼皇和吸金獸金銀已經開始繼續向里面推進了,那下方還在戰斗的人,約莫著還有不到兩千,皆是殘兵敗將,大多都是遺千年帶來的,還有靈獸一脈帶來的人,至于原本屠千戶組建成的"聯盟",此刻,除了他們的幾個首領,基本上來說,已經無限接近土崩瓦解……

這朱黃天的面孔之上出現了無限的期待,他們撐不了多久了,而現在的格局,就看他六扇動不動手了,動的話,如果是幫助朱黃天他們,兩個時辰,或許也能拖的住,代價是六扇帶來的人,很有可能全部死在這里……

如果幫遺千年他們,或許能夠無損取得勝利,可遺千年卻並不見得領這個情,無非是等戰斗之後,修養一段時間之後,秋後算賬的時間里,遺千年不會找他們的麻煩,僅此而已……

六扇嘀嘀咕咕的算著帳,朱黃天和印法天差點就給六扇跪下了,求爺爺告奶奶的請六扇幫忙,六扇就是按兵不動,而遺千年等人完全壓倒性的勝利,卻是沒有一個人過多的出聲言語,甚至除了江一他們,都沒有人盯著六扇等人,仿佛六扇等人根本就不被他們看在眼中一般.

江一他們在半空之中也是等的著急,卻又無可奈何,他們也怕他們走了,六扇來攻擊了,可這樣耗下去,終究不是個辦法,浪費兩邊所有人的時間……

故而,江一開口了……

"六扇,如果你不打,就請離開這里,當然,你們可以相信朱黃天的話,我們這里有五柄仙兵,不過,你們能不能拿的到,就不好說了,如果你們要打,那就動手吧,我們雖然實力薄弱,可還真的不怕……而我們根本不需要和你們大部分人動手,下面我們的人,雖然都已經戰過一場,可他們的戰斗力,損失的並不是很大,還有金背狼皇前輩和金銀前輩,你可要想好了……我們只用拖住很短的時間……到時候,只要遺千年前輩騰開手,你就完蛋了……而我們,依舊可以進城……"

"哈哈哈哈,小友說這話,就有點地言過了,都說,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六扇自認為自己還不傻,放心,我們只是來這里看看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