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誅仙
g,更新快,無彈窗,!

火炎焱吃痛,再看自己小腹的時候,已經出現了一個血窟窿,可其余的兩根箭矢到了,這火炎焱已經不得不抬頭應對起來,卻在這片刻之後,火炎焱只覺眼前一花,一抹慌亂閃現……

緊接著,他就聽到了江一的聲音……

"法則!困龍在天!去死吧……火炎焱!"

火炎焱刹那間覺得自己一動也不能動了,驚慌失措之下,想要掙紮,卻是感覺自己好像被無數的靈力束縛了一般,他看到了江一面色蒼白,知道這一切都由江一掌控,只要自己能夠支撐到江一支撐不住,那自己就勝利了……

可惜,他等不到勝利的時間了……

遺千年頃刻之後就到了,火炎焱只覺自己脖間一痛,便被那遺千年抹了喉嚨……

火炎焱的意識開始消散,沒過多久,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型了,直直的從天空之上摔落,再也沒有站起來的可能了……

戰場之中,第一個隕落的仙人出現……

其實在同級的戰斗之中就是這麼簡單,你以為勢均力敵,可事實上,只要戰斗之中稍微出現了一些差錯,變會讓悲劇出現,稍微出現一點兒對面力量的增加,說不定就會讓勝利的天平更換方向.

江一等人抽身而退,絕不停留在這戰圈的正中間,方宗凝聚的火焰也是沒有用的出來,干脆,這方宗也是直接就把這火焰從天空之上撒了下去,流落到了戰場的正中間……

火焰向四面八方蔓延,但凡觸碰者,無一能夠在這火焰之中毫發無傷的走出來,而這火炎焱玩火一生,到了最後,卻還是被這方宗的火焰燒成了一捧焦炭……

這六扇看呆了,仿佛這屠仙變成了一個見到的不能再簡單的事情,一時間讓這六扇也是心中升起了些許退卻之意,奈何,也不知道是沒了面子,還是為了其余的什麼目的,這六扇依舊是強裝鎮定的留了下來……

江一等人在高空之上看著六扇,六扇也時不時的去看上江一等人一眼,在兩方的眼神出現碰撞的時候,仿佛天空之上,都已經火藥味兒彌漫!

江一眯了眯雙眸,也不言語,就這樣綜觀大局,那朱黃天獨立對陣遺千年,已經讓朱黃天心驚膽戰之間,有了些許投降的心情出現……

印法天一樣是心涼了半截,這原本他們一方的領主就少,現在又死了一個,讓他們怎麼辦啊……

壓力最大的,終究還是這朱黃天,只聽朱黃天開口了……

"六扇,開條件吧,只要你肯幫我們,什麼條件我們都認了!"

現在的六扇,可以說是掌控著目前來說足夠強大的軍團,一千多人的隊伍,在這場已經打了一上午的戰局之中,或許能夠瞬間翻盤……

原本,江一他們已經琢磨著想要進入那原屠千戶駐地的城中了,可突然聽到了這朱黃天的話,卻是讓江一他們的步伐突然停了下來,既然又有新的轉變,他們自然要看一下之後再做決定,所不然,等他們進去了,這些人也同樣進去了,對自己等人形成攔截的話,相對來說,自己七人再厲害,也打不過六扇帶過去的軍團……

六扇有些畏畏縮縮……

"條件?條件個屁啊,都快輸了想起我了,我想不想打都是兩碼事兒那!"

六扇雖然這麼說著,可那一雙眼睛卻還是很老實的掃向整個戰場以及江一他們的方向.

都說富貴險中求,這六扇一時間也還真的就想求一下子……

畢竟,江一他們那邊的寶貝,六扇也是看到了,說他不想要?開什麼玩笑,但凡是個正常人,誰會不對仙兵有想法?更何況,這里可是混亂絕地,個個都是膽大包天的人,別說被戰斗震懾,就算是刀架在了他們的脖頸之上,他們已經跪下來求饒了,如果有機會的話,他們還是會拼死嘗試一下!

這就是混亂絕地……

只要事情不到最後的時候,誰也不知道混亂絕地的人會做出什麼不一樣的舉動來……

現在,六扇仿佛並不願意幫助朱黃天等人,哪怕朱黃天等人知道六扇依舊有所圖,可他現在不上來的話,那朱黃天等人也就真的只有等死的份兒了……

朱黃天心中頗為焦急,一時間也是顧不上什麼消息不消息了,又一次大叫出聲.

"六扇,實話告訴你,這一次,屠千戶承諾給我們的東西,或許能夠讓我們得境界整體再提升一層,那東西具體有多少,我們不知道,可現在,火炎焱已經死了,也就是說,最起碼會閑置下來一份,到時候,這一份歸你!如果再有多的,也都歸你,只求你現在趕快來解局!"

六扇冷冷一哼.

"呦,人死了,把死人的東西留給我?我可不要,再說了,就算真的能提升,你們覺得你們能撐多久?難不成,你們還想等救兵?我知道屠千戶在煉獸血靈陣,可那又怎樣那?就算他強,他也是在煉成以後才強,現在你們自顧不暇,隨時會死,到時候連給他護法的人都沒有,你讓他上哪里強?只要破了大陣,他就是一個死而已……"

其實,六扇完全不用說這麼多,之所以這樣說,仿佛就是為了說給江一等人來聽似的,就是告訴江一等人,現在要殺屠千戶,不過是破陣就可以做到的事情……

而六扇的目的,便是繼續保持一種搖擺不定的狀態,如果朱黃天他們還有機會翻盤,到時候朱黃天隨便說幾句話,自己也就借坡下驢,幫朱黃天他們,如果朱黃天他們沒機會了,那這六扇的話,也是說的遺千年等人清清楚楚了啊……

到時候,六扇依舊有借口可以加入到遺千年等人的隊伍之中,只不過,不知道這遺千年願不願意要,可不管怎麼說,六扇都能隨時做出任何的決定,來保證自己的勢力存留下來,保證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江一他們只是笑笑,雖是看穿,卻一言不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