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扶搖直上三萬里!
g,更新快,無彈窗,!

"去死吧!"

"他是我的,哈哈哈哈,黃金百萬,萬夫長,都是我的!"

……

江一又一次嘗試站起來,又一次失敗,頓時放棄了站起來的掙紮,而是握著手中的星芒劍在下面一掃,只見斷腳無數,慘呼聲不絕于耳,有身體砸在了江一的身上,讓江一原本就被刺在身上的兵器又壓的向內刺了不少.

江一痛的倒吸涼氣,卻是努力的將這身影推開,聚集了些許靈力朝著斜上方用出了震鬼劍訣第一式……

"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

前面的人,紛紛後退,雖然江一這一擊已經無限接近徒有其表,奈何,只是這徒有其表,都能嚇得他們連連後退……

江一控制著快要散架的殘破身體,強忍著周身上下快要廢掉的身體,竄了起來,又是小跑了幾步,一個踉蹌,又一次栽倒在地……

這一次,江一真的起不來了……

江一的視野,已經開始變得模糊,江一的耳朵,能夠聽到的似乎只剩下了自己的心跳聲和外面的一片噪雜.

周圍,人群又一次圍了上來,似乎就是為了宣判江一的死亡……

而已經有人揚起了刀槍棍棒……

這一次,江一認命了,死而已,沒什麼了不起……

可當一道熟悉而急促的聲音傳入江一的耳朵之後,江一原本已經混沌的神識突然情形!

"誰敢動他!"

這聲音,帶著些許霸道,帶著些許哭聲,聲音的主人,一樣的渾身被鮮血染紅,路霓裳一路殺來,終于找到了江一,卻看到江一幾乎垂死,身上已經被刺成了刺猬……

路霓裳真的想哭,可她知道,她不能,這里距離外面已經不遠了,她要把他接出去……

而從此以後,混亂絕地的人倒還真的記住了一件事情!

江一血殺四千米……

聽起來,好像並不很遠,可這四千米能站多少人?沒有經曆過的人,恐怕永遠不知道!

搖光鞭不斷的在江一身旁抽打,左右之人盡皆被搖光鞭攪了個粉碎,天空之上,搖光星辰不斷閃動,證明著北斗七仙兵之搖光鞭的力量!

火炎焱,朱黃天和印法天完全呆滯,今天,他們已經看到了三柄仙兵,還有兩件,來自北斗七仙兵……

這北斗七仙兵,說起來真的算是兵刃之中的王者了啊……

可他們同樣知道,北斗七仙兵之中,唯一一個被世人所知的仙兵,在鬼神大陸青天府,被青天府主路染柒給了他的小女兒路霓裳……

那麼,就很顯然了,這救江一的人,就是路霓裳,但凡知道這個消息的人,在攻擊的時候都是下意識的停滯,雖然山高皇帝遠,就算青天府再厲害,自己隔了這麼遠,青天府又能那他們怎麼樣?可這青天府的威名,卻是實實在在的打出來的啊,就像現在人們看到江一的時候,沒來由的就有一種畏懼心生……

這畏懼的來源,歸根到底的說,還是因為這打出來的名望!

路霓裳蹲在江一的身旁,想要把江一扶起來,卻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該從什麼方向去扶,生怕自己亂動之下,讓江一原本就受傷的身體傷上加傷……

江一看到路霓裳哭的梨花帶雨,一時間雖是痛的已經快要窒息了,卻還是露出了一絲難看的笑意.

"哭什麼……霓裳……霓裳……哭了就不好看了……"

路霓裳哽咽著摸了一把淚水,搖光鞭之中的勢又一次抽打而出,將周圍的人擊退,然後與江一開口.

"我……帶你離開……"

原本,江一真的是已經認命了,可偏偏的路霓裳來了,江一又想要逞強了.

只見江一很努力的支撐著自己的身體想要站起來,然後與路霓裳開口.

"霓裳,沒事的,我只是摔倒了而已,這些小雜毛,我一個人就能解決!"

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江一依舊是說這樣的話語,讓路霓裳心中一陣賭氣.

"哼,那你自己打吧,我走就是了!"

江一一聽,頓時一愣,趕忙拉住.

"唉唉唉……別啊,霓裳……"

江一說到這里,突然感覺一陣難受,頓時劇烈的咳嗽了起來,嚇了路霓裳一大跳,路霓裳趕忙蹲下,看江一的面色,已經變得毫無血色,而周圍的人,偏偏又像攆不走的蒼蠅一樣,就這樣盤旋在自己和江一的身側,頓時站了起來……

只見路霓裳周身上下在刹那間充滿了聖潔的光輝,就仿佛是天上的仙女落下了凡間一般,搖光鞭化作腰帶纏繞在了路霓裳的腰間,將這盈盈一握的小蠻腰修飾的更加完美,而路霓裳做出雙手托天之態,面目之上變得頗為嚴肅,那朱唇輕輕開合.

"青天府秘術……扶搖直上三萬里!"

路霓裳的聲音並不高,卻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就仿佛是在俯視人間,尊貴而不可言表……

扶搖直上三萬里,名字挺好聽,卻是實實在在的殺招,唯有青天府嫡系血脈,在覺醒修靈境之後,有一次嘗試修習的機會,正是因為路霓裳六歲之時便開啟修靈境,又一次便學會了扶搖直上三萬里,這才得到了搖光鞭……

周圍的地表,頓時開始炸裂,扶搖直上,自然是要從地面開始,至于三萬里,倒是有些誇張,就連路染柒,都做不到,更別說是路霓裳……

不過,只是為了解現在的局面的話,這以路霓裳的實力.應該就已經足夠了……

只見這地表之上好像突然湧起了些許氣浪,在以路霓裳為中點,方圓數十米的范圍里,但凡受到在這其中的人,皆是受到了攻擊……

路霓裳的面色刹那間煞白,不過倒也還承受的住,而被這扶搖直上三萬里攻擊到的人,盡皆翻飛而起,在半空之中炸做碎屑,而他們的碎屑,倒是成為了一片血肉夾雜的大雨……

所有人都驚呆了,先有江一,又有路霓裳,這支平均年齡不到二十歲的小隊里,究竟蘊含了什麼樣的戰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