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被刀槍指著,也敢狂妄的持劍相向!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並沒有看到方宗昏迷不醒,他雖然聽到了方宗的叫囂,卻也只是以為方宗的虛弱而已,而這擔憂的來源,便是這紫紅色的天火!

江一知道,這是方宗弄來了,而方宗到底消耗了多少,江一就不知道了,江一只知道,這方宗就算沒有拼命,也差不多了……

不過隨即,江一就將所有的事情都轉向了擊敵,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拼了命的想要沖進去,畢竟是要救玲瓏,可現在,他們卻又想拼了命的出去,畢竟,這里不是他們能久留之地……

伙伴們都離開了,江一暫時沒有了後顧之憂,這天火降臨,雖然對自己也有一定的攻擊性,可自己只有一個人而已,目標很小,方宗這最後的一下,可謂是給江一幫了不小的忙.

江一已經渾身是傷,卻依舊一步一步的前沖,而江一的戰績,恐怕在整場戰局之中,殺掉的人是最多的了……

雖然江一殺掉的不全是高手,可只是數量來看的話,都已經對戰局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且不說因為江一的攻擊造成了很多人爭廂攻擊江一而出現了靈獸一脈的人破壞原屠千戶駐地的事情,就只說原本幾乎是勢均力敵的戰局,因為江一殺掉了這麼多人,而變得讓周圍很多靈獸一脈的人沒了對手,出現了二打一,三打一的事情……

長此以往下去,已經可以奠定了遺千年等人的勝利……

攻擊江一的人,依舊是絡繹不絕,誰都想要黃金百萬,誰都想要那個萬夫長,在混亂絕地這種地方,權利和金錢,就是所有人都在追捧的東西,有了權利和金錢,他們可以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一切……

奢侈的生活,貌美如花的妻妾……

故而,所有人都是發了瘋似的攻擊江一,哪怕只是遠遠的將自己的兵器拋出去,只求自己的兵器能夠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能夠命中江一的要害,能夠讓江一不好承受這最後一擊而身死……

可江一的意志力,卻是超出了這些人的想象,任由這些人如何攻擊,江一皆是保持著自己的攻勢,哪怕靈力耗空,那就強行調動星芒劍中那"年幼的劍靈"還有天璣劍的劍靈,以他們的力量,繼續江一一往無前的攻勢!

原本,江一的身上如果被誰刺進了兵器,江一還會拔出去,可隨著時間的增長,江一的背後已經插上麼六柄長劍,四枚箭矢,江一索性帶著他們,繼續自己的腳步……

江一自知已經失血過多,這兵器刺在自己的體內還好一些,一旦拔出來,鮮血噴湧而出,自己能不能受得了,都難說……

江一晃著腦袋,口中鮮血隨即甩出,手中星芒劍持著地面,一搖一晃之間,江一猛地站直了身軀!

江一的周身上下,已經被鮮血染的猩紅,甚至看不到一點兒別的眼色,這血液,有江一自己的,更多的,便是敵人的……

江一一路走來三千米,背後尸骨成堆,皆為殘骸……

江一也不知道自己還有多久才能出去,此刻,他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背後的長劍在自己體內晃動之間,那劇烈的疼痛讓江一的神經不斷的緊繃,疼痛的感覺,支撐著江一不曾倒下,可虛弱的狀態,卻已經萎靡了江一的魂靈……

江一一聲怒吼而出!

"啊!!我江一,就是死,也絕不是死在你們的手中!!"

江一自知彈盡糧絕,能幫他的人,都在遠處,既意有死與生,不如死在自己的手中,江一勾著淡笑,手中星芒劍已經欲要劃向自己的脖頸……

既然生為人傑,那麼,死便要為鬼雄……

"嗷嗚!!"

"嗷嗚,嗷嗚!!"

一聲聲狼吼之聲傳出,江一一愣,只聽金背狼皇在不知什麼地方下令!

"不惜代價沖進去,不惜代價!!"

這不惜代價四個字,仿佛格外紮耳,江一原本已經放在了脖子上的劍,似乎也被什麼氣浪打開,天空之上遺千年的聲音,與江一的耳邊微微傳來……

"強者,永遠不會屈服與自己的敵人,也不會因為認為彈盡糧絕就自殺,你還有我們,你認為素衣他們是你的伙伴,這並沒有錯,可你別忘了,我們,也是並肩作戰的戰友,我們,也是你的伙伴,只不過,我們需要時間,你不努力一把,誰又知道你能不能撐得住?真正的英雄,不是那些刀槍天下無敵,而是在千軍萬馬之中,被無數人那些刀槍指著,卻依舊敢狂妄的持劍相向!"

江一一個咧跕,星芒劍"鏘"的一聲又一次刺在了已經被鮮血染紅的青石地面之上……

江一又是咳出一口鮮血.

"被無數刀槍指著,也依舊敢狂妄的持劍相向!持劍相向!!"

江一突然瘋了似的,腳步突然猛蹬地面,任由這地面之上方宗留下的火焰在自己的身上灼燒了起來,一劍刺穿面前之人的喉嚨,猛地一甩,將長劍從他的喉嚨之中拉了出來,帶著低吼之聲,沖向另外一人,這星芒劍仿佛突然激發了自己的靈性似的,將那劍身之上的鮮血盡皆蕩開,恢複了它原本的華麗,一劍祭出,萬劍朝拜!

劍鳴之聲響徹天地,但凡周圍欲要攻擊江一的劍類兵器仿佛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帝王一般,任由自己的主人如何驅使,都刺不進江一的身體!

江一左右擊殺,又是一個咧跕,摔倒在地,那金背狼皇的狼群,依舊沒有殺透到江一這里,而江一,似乎真的要撐不住了……

天空之上的遺千年想幫卻被火炎焱和朱黃天推出好遠,根本幫不上忙,火炎焱和朱黃天的心中,遺千年是頭號大敵,這江一,或許就要算作是第二個了……

所以,江一必須死……

江一眼睜睜的看著左右的身影不斷的靠近自己,趴在地面之上,用星芒劍想要支撐著自己起來,嘗試了一下,並沒有做到,卻是聽到周圍的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