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以我之身,祭火之魂
g,更新快,無彈窗,!

只要江一跟著素衣離開了,這天空之上的煉虛合道大境界強者必然爭相攻擊,而如果江一不走,那些煉虛合道大境界的強者雖然也想要方宗手中的火云珠,卻還是會掂量一下會不會受到江一的偷襲.

故而,江一留下,對于素衣和方宗來說,是絕對安全的,江一要走的話,對于所有人來說,恐怕都是滅頂之災.

"你們快走!"江一又低吟了一聲."放心,沒人殺的了我……"

江一的面色越變越寒,人群還有多厚,他不知道總之他必須要獨自面對這一切……

天空之上的火炎焱,朱黃天和印法天倒是都盯上了江一,奈何遺千年帶來的領主就有四個之多,又怎麼抽的開身來攻擊江一啊,這些人憤憤之余,心中頗有不爽,卻又無處發泄,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攻擊面前的敵人.

而江一的劍,可真真正正的是讓遺千年,七月,金銀和狼皇都心動了,就和其余人的想法一樣,他們都把江一能夠斬殺煉虛合道大境界強者的這件事情歸功到了江一手中的星芒劍之上,可現在,他們卻並沒有到自相殘殺的地步之中,依舊是攻擊著面前的敵人,左右著戰斗的大局.

遺千年見素衣依舊在半空之中盤旋,而江一已經又一次沖入了人群之中,頓時開口.

"素衣離開這里,別讓江一分神!"素衣並沒有聽從遺千年的話,畢竟,自己和江一一路走來,這麼長時間了,說是情同親姐弟都不為過,素衣怎麼會輕易地舍棄江一離開,方宗亦是如此,雖然受傷頗重,卻依舊是眼吧眼望的看著在努力拼殺的江一!

遺千年又開口了.

"你們離開,江一不見得會死,可是,如果你們在這里繼續打擾江一的話,江一能不能活著,或許就是兩個字了……"

聽到有死亡的威脅的時候,這素衣沉默了,方宗的眼角也是濕潤了,他看到了背後捅江一黑刀的人,他多麼想沖下去和江一並肩作戰,奈何,以他現在的狀況,別說幫江一了,恐怕能夠支撐自己的正常活動都難.

一枚短匕刺進了江一的後腰,江一一個咧跕,反手刺穿了背後偷襲之人的喉嚨,將那短匕拔出,猛地扔了出去,又有一人,被江一擊斃……

素衣頓時扔下了一股狂風,將欲要偷襲江一的人吹來,與江一開口.

"江一,你小心,一定要活著回來!如果……不,沒有如果,你一定不能死!聽到沒有,一定不能死!!"

江一趁著抹掉了一個人的喉嚨的間隙,任由那人脖頸之中的鮮血飆了自己一臉,卻是抬頭沖著素衣淡笑.

"放心……一定不會死……"

江一的面孔,已經宛若修羅,可在素衣和方宗的眼中,卻依舊是那般純淨,就仿佛那個始終帶著淡笑的少年,豪氣沖天的再想他們保證什麼……

素衣就要離開,這方宗突然叫停.

"素……素衣姐,等一下……"

素衣的身形嘎然而止,只見方宗勉強站了起來,手中握著火云珠,向內注入了一絲一絲的靈力,鮮血自方宗的口中噴湧而出,方宗一陣咳嗽之下,鮮血依舊是止不住的流淌,方宗感覺自己的面前都是在晃悠一樣,搖了搖頭勉強讓自己精神了一些,將自己手中的火云珠完全點亮……

"以我之身,祭火之魂,炎陽大道,天火降臨!"

素衣聽到方宗的聲音,頓時大呼不好,這樣的口訣,似乎無論怎麼聽都好像是禁忌功法的存在一樣,雖然素衣知道,如果自己有這樣的辦法,那自己在現在的這種狀況之下恐怕一樣會毫不猶豫的用出來,可是,如果是方宗來用的話,素衣……都有點兒不敢想象後果了.

方宗的身體,已經是強弩之末,彈盡糧絕,本身又有幾乎可以致命的傷勢,這禁忌之術用出來之後,方宗能不能撐得住,就真的有點兒難說了啊……

"方宗,快停下來,快停下來啊!"

方宗滿嘴是血又一次晃了晃自己的腦袋,有些含糊不清.

"素衣……素衣姐,如果是你……你……你不也一樣會選擇……用出來麼……"

"你這樣你自己會受不了的!"

"放……放心吧,素衣姐……我沒問題的,而且……而且……似乎已經停不下來了……"

素衣只覺天空之上一片炙熱,方圓數里的高空,幾乎是無差別的降落了無數的火球,這火球,盡顯紫金之色,看起來華貴無比,奈何這其中炙熱的溫度,完全可以在一瞬間將接觸到的一切燒成汁液……

方宗看著自己的成果,努力的大喊,卻也只是喊出了很低的聲音.

"江一!江一……老子……老子只能幫你……這麼多了!千萬不能死……要不然,你要讓老子……愧疚一輩子……"

方宗這話剛剛說罷,只覺腳下虛浮,撲通一聲栽倒在素衣的背上,而這時,天空之上的禁忌之火,完全降世……

方圓數里,一下子成為了火焰的海洋,幾乎是無差別的攻擊,幾乎不分敵我……

這火炎焱都瞪大了雙眼,看著素衣遠去的身影,看到方宗似乎已經昏迷不醒的身影,驚愕,完全表現在自己的面孔之上,他又看了看這方宗留下的幾乎不可熄滅的火種,完全愣住了……

這是多麼可怕的火焰啊……

第一時間,這火炎焱想到的便是因為能夠牽動太陽星辰的那個圓珠子,江一的仙兵造就了他能跨一個大級別傷人,那方宗能夠造就出這麼強橫的火焰,似乎也並不為過,畢竟,那是仙兵,是他們只是聽聞過,卻從來沒有得到過的傳說中的東西……

遺千年也算是看遍世間萬千寶,奈何看星芒劍和火云珠的時候,真的像是看另類了……

江一看這天火降世,一絲擔憂,自他的心中出現,卻在看到素衣離去,那抹擔憂,才稍稍的平順了些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