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誰敢殺我!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的劍,已經被鮮血染紅,剛剛晉升的江一,氣勢一直都處在最巔峰,那種一往無前似乎戰無不勝的氣勢,嚇到了不少人.

畢竟這地面之上戰斗的人,最多也就是煉神還虛大境界的巔峰,煉虛合道大境界的強者,早已踏步虛空在空中戰斗了,且基本上各有各的對手,江一在地面之上,倒還遇不到什麼強敵,就算真的有煉神還虛大境界的巔峰強者,在江一一往無前的氣勢下,也要放個掂量,掂量一下自己到底敢不敢與江一對打,這樣猶豫之下,江一已經硬生生的穿透了一半的人群,背著方宗,渾身上下染上的血液已經一層又一層的覆蓋,越加黏稠之下,讓江一和方宗都有些粘黏到難受的感覺,卻依舊是不得不繼續向前厮殺.

天空之中,寒戾的狂風呼嘯而來,江一趕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這道氣息的目標性很強,一來便盯向了江一所在的那個地方,向著這個地方沖殺,奈何卻是在天空之上連番被堵……

這身影,正是素衣,來這里的,也就只有素衣一人,至于路霓裳,被素衣好說歹說之下,暫時的留在了素衣找到的地方給其余的伙伴們護法療傷.

一路殺了過來,江一可謂是氣喘籲籲,畢竟背上還有一個方宗,行動之下,自然是沒有獨自一人的時候方便,可江一也依舊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就放棄方宗,要麼和方宗一起死在這里,要麼,便將方宗活著帶出去!

方宗在江一的背上也是連番顛簸,實際上,方宗小腹的傷勢還並沒有被完全處理,在江一背著他應有的這段時間,傷口處不斷被擠壓,可方宗卻是只字不提,甚至連呼痛聲都是沒有,實在受不了了,就悄無聲息的皺起眉頭,卻絕不影響江一的行動.

方宗知道,江一絕不可能放棄自己,既然如此,那方宗就咬緊了牙關,發誓自己絕對不給江一找麻煩.

江一的腳下,每行走一步,皆是留下了一個重重的,被踏塌的青石板腳印,手中劍勢不停,可雖是如此,奈何江一依舊是只有一個人,對面,面對的卻依舊是成千上萬的修仙者人潮……

哪怕遺千年和七尾狐他們都下令了,下令他們絕對不能傷害江一和方宗,可是,就算如此,江一也終有力盡之時……

天空上的素衣始終不能和江一彙合,江一也看到了素衣,卻一樣的未曾打擾與他,和方宗一樣,江一也有一個和方宗差不多的想法,就是害怕自己一聲急呼之下,那素衣以為自己撐不住了,驚慌失措之下會強行沖過來救自己,反倒讓素衣也進入到了一個包圍圈之中,到最後,誰都出不去……

這是來源于伙伴之間的相互信任,他們都相信自己的伙伴會在自己最危難的時候挺身而出!

這也是來源于對伙伴的相互之間的關心,哪怕苦了自己,哪怕自己死,也不想拖累自己的伙伴.

江一口中陣陣輕吟!

"殺……""殺……""殺!!"

江一又是揚起了自己的氣勢,又是一劍揮出,那周圍的人仿佛意識到了江一已經像是在強弩之末,散發自己最後的余熱了似的,頓時相互商量了起來.

"上!咱們一起上,宰了這兩個家伙!"

"對!上!一起上!"

"宰了他們!"

……

人群一時間躁動起來,分的揚起了手中刀槍,將江一和方宗又一次包圍,雖然有遺千年和七月他們帶來的人阻撓,奈何阻撓的再厲害,終究抵不過這些人拼了命似的想要殺掉江一和方宗啊……

江一的目光變得凌厲了起來,將身後背著的方宗又向上扶了一點,傲視四方,劍尖點地,在眾人距離江一還有一丈多遠的時候,江一突然爆喝而出!

"誰敢殺我!!"

一聲,周圍靜了,原本熙熙攘攘的都欲要將江一斬殺的人都停了下來,猶豫之下,這些人相互使著眼色,又一次欲要前沖,江一又有爆喝!

"誰!敢!殺!我!!"

這一次,江一一字一頓,又一次震懾四方,江一仿佛刹那間成了戰圈的焦點,上到十大領主,下到煉精化氣大境界的人,紛紛將自己的目光轉向了江一的方向,無論敵我,對江一都有了一種畏懼心生,這無關于江一的實力,只是,從這江一的身上,他們仿佛看到了一種叫做威脅的東西……

"上,都一起上,殺了他!"

"對,他只有一個人,殺了他!"

……

這些人,看上去更像是相互打氣,那顫顫巍巍的身影,有些自己都有些感覺在顫抖的聲音,雖然是在鼓動大家,卻是自己一動也不敢動,江一就這樣傲視四方,周圍的人,愣是出現了一個短暫的平寂……

這些人說起來也都是死亡之地的亡命之徒了,可在江一的面前,卻像是畏手畏腳的小孩一般,江一只是一陣恐嚇,都讓他們停滯在了原地.

風嘯之聲在江一的頭頂傳來,一片陰影出現在江一的腳下,江一抬頭去看,素衣正滿身是傷的沖到了江一的頭頂方向,在素衣的身後,還有人在追殺素衣,素衣的身形降落的很快,為的,就是讓江一帶著方宗趕緊上來!

江一看到追逐素衣的身影,頓時眯上了雙眼,反手將方宗拉到了前面,扔向素衣!

"帶著他走!"

"你怎麼辦?"

"帶他走!"

江一又一次重複,言語之中,鏘鏘有力,劍刃之上,寒光閃動,天璣星辰,再次閃亮,既然已經暴露出來了,江一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了,可這一次,江一為的並不是穿透人群,而是將自己的劍,指向了素衣的斜後方……

眾所周知,但凡能夠踏空而行的,最起碼已經是煉虛合道大境界的人了,而江一,不過剛剛晉升煉神還虛大境界而已,最起碼差了一個大境界,可江一還是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劍,指向了素衣身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