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血戰沙場
g,更新快,無彈窗,!

殷紅的箭尖將方宗的小腹刺穿,那剪頭自方宗的腰背部刺出,將方宗的身體貫穿……

此刻的方宗,可謂是無比虛弱,而江一,更是瞪大了雙眼!方宗原本就已經沒有多少靈力儲備了,這一箭,仿佛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方宗痛苦的長大了嘴巴,卻也只是"嗬嗬"了兩聲,想要痛苦的呻.吟出聲,卻是發現自己根本就已經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了.

江一趕忙摟住了方宗,看著他小腹之處自箭柄旁邊溢出的鮮血,江一頭腦一片空白,仿佛有"嗡"的一聲,在江一的腦海之中炸響,那江一猛地抬頭,已經看向了箭矢的來源……

這周圍原本環繞在火焰屏障外面戰斗的身影突然感受不到炙熱的溫度了,都是轉頭去看,卻發現原本的火焰屏障已經不在,還剩下的,就只有受傷的方宗,和那摟住方宗的江一了.

天空之上的火炎焱無限懊惱,後悔剛才為什麼沒有再攻擊一下,看起來這方宗之前的火焰屏障已經只剩下了一個徒有其表的軀殼罷了,可惜……剛才他火炎焱還真的被萬寶靈尊遺千年唬住了.

不過幸好,看起來方宗就算還活著,應該也活不了多久了,這是火炎焱唯一的欣慰……

再說江一,此刻雙目血紅,等著那個剛剛收回長弓的身影,實際上,這道身影也沒想到自己能夠一箭洞穿這方宗布下的火焰屏障,和你沒想到自己好巧不巧的,正好能夠一箭射中方宗……

這身影看到江一的血眸的時候,渾身頓時一個激靈,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回身隱入人群之中,便聽到了江一的咆哮聲!

"傷我兄弟,當誅!"

江一語罷,這身影更是嚇得魂飛魄散,之前江一他們的戰斗圈子雖然不大,可造出來的戰績可不假,這道身影可不想自己一樣成為這里的尸體,可是,這真的由不了他怎麼想了……

這身影抽身而退,江一卻是一道劍氣呼嘯而出,帶著憤怒,帶著霸道,將這道身影頓時砍成兩半!

江一的氣勢短暫的震懾住了周圍的人,讓周圍的人在想要過來偷襲江一他們的時候心中多了些許的嘀咕.

短暫的退卻之下,江一又一次重新蹲了下來,摟住方宗的身體,看著方宗有些渙散的眼神,輕聲開口……

"撐住,方宗,撐住,我帶你離開……"

語罷,江一就要把方宗扛起來,奈何方宗肚子之中的箭矢依舊緊緊的鑲嵌在那里,江一頓時一咬牙,迅速取出了儲物戒指之中的丹藥,捏成了粉末,與方宗又道.

"忍一下,兄弟……忍一下!!"

江一幾乎是在嘶吼,一把抓住了箭矢的尾部,將其猛地一拉,這方宗頓時一聲驚呼出聲,原本那渙散的眼神重新凝聚,短暫的恢複了一起清明,然後,便是劇烈的喘息……

"啊!!"

江一聽到方宗的痛呼聲,看著方宗肚子上宛若噴泉一樣的血柱噴湧,頓時按壓了下去,一邊將自己捏成了粉末的丹藥撒上,又給方宗喂上了一枚恢複體力的丹藥,方宗依舊在喘息,而江一的手,已經被方宗的鮮血染紅,之前那一聲痛呼,也是引起了火炎焱的注意,火炎焱低頭一看方宗未死,頓時恨得咬牙切齒,與那下方之人吼叫道……

"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下方火炎焱的人頓時領命,開始向江一和方宗的方向靠近,而此刻,江一正在幫方宗包紮,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奈何江一還沒有完全做好准備,對面的人卻已經攻打了上來……

江一伸手握起了身旁地面上的星芒劍,劍柄,被這江一手心里方宗的鮮血染紅,星芒劍發出一聲聲的輕吟,仿佛已經完全激發了星芒劍中星芒劍靈與天璣劍靈的血性!

天空上,萬寶靈尊遺千年原本准備施以援手,可這火炎焱突然不要命了似的開始攻擊遺千年,讓遺千年也是不得不嚴陣以待,遺千年口中沖著江一高呼.

"江一,你們小心,我脫不來手,你們注意安全!"

江一並沒有回應,將方宗輕輕放平,此刻,方宗尚還未曾完全被包紮好,可是,已經來之不及了.

方宗掙紮著想要坐起來,想要幫江一的忙,奈何嘗試了一下,卻是無論如何都沒有做到……

方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江一,看著他那看起來無比堅實的背影,仿佛這道背影,是這方宗最後的一層屏障……

方宗也知道,只要江一不倒下,恐怕自己就不會受傷,可他還是不想拖累江一,他想讓江一離開這里,可是,他虛弱到根本就說不出話,而眼睜睜的看著江一已經被敵人全部包圍,方宗有些絕望……

或許,自己要和江一一起死在這里了吧……

或許,這樣也好,最起碼自己也算是死在了戰場之上……

可惜,真的算起來,或許是他方宗拖累了江一?又或許追溯到源頭的話,是江一拖累了方宗,可這些,還重要麼?都不重要了,因為,或許用不了多久,他們都要死了……

江一手中的劍輕輕晃開,劍訣已經被江一蕩起,震鬼劍訣但凡江一能夠掌握的,盡皆揮舞而出,奈何終究是雙拳難敵四腳,在對方人海戰術的攻擊之下,江一一口逆血噴湧,只覺小腿一痛,見到一柄尖刀已經刺穿了自己的腿肚,殷紅的血液將那潔白的長衫染的血紅……

江一回手一劍,刺進了那人的喉嚨,那人雖死,可面目之上依舊有一絲陰謀得逞一般的猙獰……

江一看著周圍的人潮,發瘋了似的催動了自己那腰帶之中的長針,一時間想到了當初夜浮沉說過,這腰帶得上一任主人,被這腰帶反噬而亡……現在,江一真的是走入絕境了,他管不了那麼多了……

這長針鋪天蓋地的被射向四方,周圍的人慘叫聲此起彼伏,而江一,便已經在虛弱之中,等待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