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火炎焱的嫉妒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愣了,卻又在片刻之後回神,在方宗的目光之下,點了點頭.

"好……"

江一當即盤膝坐地,在這一片戰亂之中,選擇了晉級,而方宗,頃刻之間將自己和江一包裹在了火焰的圈子之中,厚厚的一層太陽真炎,但凡靠近者,必有損傷,而靈兵以下的兵刃,根本穿不透這火焰,便會被燒化為鐵水……

江一雙目緊閉,開始疏導已經進入體內卻是雜亂無章的靈力,那百會和四神聰的地方,依舊有靈力不斷的擠進來,而一團團被疏導開來的靈力,也都被江一下沉到了丹田之中.

丹田在不斷的旋轉,似乎因為靈力的不斷增多而變得有些興奮,江一可以感覺的到,自己的神識海中,擴張的的面積越來越大,那神識海里的"海水"也變得越來越深!

而丹田里,能夠容納靈力的空間似乎在成倍翻升,怪不得都說晉級之路,越來越難,越是到後面,越不可能出現跨級戰斗的局面,江一他們幾個雖然是怪胎,奈何也是因為有仙兵,靈兵助陣,才有了跨級而不敗的可能.

江一也知道外面方宗守護起來恐怕並不容易,畢竟槍打出頭鳥,在這戰圈之中晉級,必然會引起周圍所有人的注意,而方宗的守護,必然是火焰包繞,只是那溫度和炫目的光澤,便能讓這周圍的人為之側目……

如果引誘到天空之上的火炎焱了,那事情就更麻煩了,之前正是火炎焱隨手扔下來的一團火焰,才造就了江一他們損傷嚴重的局面,如果這一次認真扔下來一個,天知道方宗能不能扛得住.

可隨即,江一拋開了所有的思緒,一門心思的開始晉升,畢竟,想的越多,反而讓自己晉升的越慢,到時候,反倒是對他們更加不利了一些.

可江一的這種思緒出現沒多久之後,天空之上的火炎焱真的注意到了他們,此刻,雖然萬寶靈尊遺千年在攔截火炎焱,奈何卻也不可能完全攔得住啊,只聽這火炎焱淡淡的出聲.

"哼……這兩個小東西,戰場之中接連晉級,倒還真敢!不過那個玩火的小胖子竟然抗下來了,他手中的,竟然是太陽真炎!!"

這火炎焱言語之中,顯然帶著些許的不甘,元素掌控者,誰不希望自己掌控的元素至高無上,誰不希望自己掌控的元素獨一無二?

這太陽真炎,便是火之元素里面的至尊,繞是靈獸一脈之中的朱雀和火鳳凰,他們的火焰,也不能和太陽真炎所比肩……

太陽,畢竟也是天空之上的一顆星辰,而就如同江一天璣劍能夠連接到天璣星辰,路霓裳的搖光鞭能夠連接到搖光星辰一樣,皆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就算有人可以借用這兩顆星辰的力量,也絕對不可能比得過天璣劍和搖光鞭主人江一和路霓裳借用的多,故而,一樣的道理,能夠借用太陽星辰真正力量的,也只會有一人,現在看起來,這個人,叫方宗……

火炎焱頓時起了壞心思,這太陽星辰的力量既然是獨一無二的,那自己就毀了這方宗,讓太陽星辰掌控力量者消失,讓這太陽真炎繼續成為獨一無二並且沒有出現的存在……那他火炎焱,或許就依就有機會將自己的火焰晉升到太陽真炎,再者來說,火炎焱已經盯上了方宗,說不定殺掉方宗之後,火炎焱便能找到將火焰晉升為太陽真炎的辦法那?

本著這樣的目的,這火炎焱動了殺心,揚起了滿天火焰,宛若流星降世一般,這樣做的目的,無非是掩人耳目罷了,不過是讓萬寶靈尊遺千年看起來,這火炎焱是在攻擊下面的所有人,實際上,暗中最強的力量,針對的,卻都是方宗和江一的地方……

天火降臨,一時間,戰場之中真的變成了"硝煙四起",而原本在地面之上倒塌的木制建築物紛紛燃燒而起,再加上這原本就有的陣陣風聲,火借風勢,風借火威,這火焰在這混亂絕地之中,刹那間越燃越旺!

而萬寶靈尊遺千年第一時間發現了不對勁,可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已經來不及了,也幸好這火炎焱本人被萬寶靈尊遺千年拉住,並不能沖殺下去,要不然的話,現在恐怕就是另外一番局面,或許火炎焱直接便要了江一各方的命……

"火炎焱,虧你也是一代宗師,做這樣的勾當,你就不覺得丟人不成?"

"丟人?呵……"這火炎焱手中動作不斷,既然遺千年看穿了,此刻更是在方宗那個地方加了一把火,面目之上,寒意凌然……"我只知道,弱肉強食,勝者為王,追求更高的境界,才是我要做的事情,那小胖子手握太陽真炎,卻只有區區煉氣化神大境界,太浪費了,還不如殺了他,想辦法將這太陽真炎弄到我這里,讓我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呵……區區煉氣化神大境界!"遺千年鄙夷的譏笑起來."你也不看看人家才多少歲,不足雙十之歲,煉氣化神大境界!敢問,你兩百歲的時候,有煉氣化神之金丹境麼?!"

這火炎焱的笑意頓時收斂,好像被戳到了什麼痛處,冷冷一哼,動手的時候更加凌厲了,遺千年又是一聲戾喝!

"你……有麼?!"

這火炎焱依舊一言不發,遺千年冷笑之下,做雙手托天之態,猛地下壓!

那原本熊熊燃燒的火焰,多是被遺千年撲滅大半,那方宗一直都在守護這江一,遺千年唯獨放過了這個地方,而是將這個地方的不屬于太陽真炎的火焰驅趕到一邊……

地面之上,火焰的燃燒已經將不少的尸體盡皆焚掉,帶著些許焦糊的味道,讓這原本就無比肅殺的戰場又多了一絲殘忍,多了一絲悲涼……

戰甲裹身來,最終卻依舊是埋骨沙場,甚至連尸身,都留不下來,這就是戰場,不生則死,尸身不歸則永遠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