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江一的執著
g,更新快,無彈窗,!

可任由這原莉莉在怎麼呼喊,這南宮無常仿佛都說不出話了,雙眸變得有些呆滯,一時間朝著原莉莉的方向倒了下來……

原莉莉想要伸手托住南宮無常,奈何自己好像也是無能為力了似的,焦急之下,急火攻心,原莉莉只覺面前一黑,一樣昏倒在地……

只是一刹那,江一看到了自己數個伙伴倒地,雙目變得通紅,轉頭的時候,看到素衣還在且戰且退,有看到還有完整戰斗力的也就只上下了路霓裳,一時間開口呼喊素衣……

"素衣姐,快,化身本體,帶他們離開這里!"

素衣知道,這並不是推脫或是詢問什麼原因的時間,江一一開口,素衣便一聲嘶吼之下,帶動周圍呼嘯的狂風,將周圍的敵人掃開,化作了本體……

趁著路霓裳支撐著前面的戰斗,江一毫不猶豫的沖向南宮無常和原莉莉,抬手扔出尖牙短匕將那欲要在南宮無常和原莉莉身上補上一刀的身影,這身影隨著江一尖牙短匕刺穿他的心髒而倒地……

江一沖到了這南宮無常與原莉莉的身前,一把拔出染血的尖牙短匕,也不再顧及什麼有沒有擦拭乾淨了,直接別在了匕首的匕托里,便一手提起了南宮無常,一邊將原莉莉背在了自己的身上,腳下步伐不斷變幻,沖向素衣的方向.

素衣正卷動著呼嘯的狂風,夜淚正勉強支撐著身體在一旁掠陣,看到江一沖了過來,寫素衣趕忙接應,只見江一抬手將南宮無常和原莉莉扔到了素衣的背上,轉頭拔劍將追他的人刺死,方才開口于夜淚.

"你也上去,快點!"

"我還能戰!"

"上去!"

"我……"

這夜淚話未說完,江一一把提起了夜淚的領子,夜淚本就在虛弱之間,掙紮了一下,沒有掙脫江一的手掌,感受著自己騰空而起,再落下的時候,已經到了素衣的背上.

江一翻身沖向路霓裳,橫身截掉了正在和她戰斗的那個人,轉頭與路霓裳開口.

"你也走!"

"不行,我和你在一起."

"我一會就走,你快點去素衣那里,快點!"

"不行……"

"別猶豫了,原莉莉和南宮都已經昏迷不醒,夜淚重傷,素衣姐一樣很虛弱,你先跟他們一起沖出去,他們需要你的照顧……"

"我們先走?"

"對!"

"那你怎麼辦……"

路霓裳聲音有些顫抖,一時間仿佛真的在經曆生離死別,可這里,卻真的是名副其實的戰場啊,稍有不慎,真的會死無葬身之地啊……

原本還有伙伴們相互幫助,可如果他們都走了,這里就只剩下了江一,還有一個生死未卜的方宗……

"我有辦法……"江一的言語一時間變得頗為溫暖,抬手之間,將面前之人劈的鮮血四濺,卻是沖著路霓燦爛一笑……"放心吧,你還不知道我麼?沒有把握的事,我從來不做……"

"可是,我擔心……"

江一抬步踏到了路霓裳的身前,一把抱住了路霓裳,路霓裳一愣,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卻是感受到了自己的腦後一痛,漸漸的,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江一將路霓裳橫身抱起,沖到了素衣那里,一步跳上素衣的脊背,將路霓裳平平穩穩的放在了這風靈獸的背上,便又跳了下去……

"素衣姐,快走……"

"你那?"

"我等方宗!"

"太危險了……"

"沒事,你們先走,只要方宗還活著,我一定把他帶出去,你們在外面等我……"

"我們……"

"你們小心!"

語罷,江一將口中塞滿了丹藥,感受著周圍的靈力鋪天蓋地的想自己歸攏,突然揚起了滿天長針,在江一的只會之下,蕩向四方,將那四方正在戰斗的人,幾乎是不分敵我的造成了創傷,不過,大多數還是敵人……

畢竟這里的位置已經相對靠內,沖到這里的和江一他們一伙的人,還並不是很多.

"快走!"江一又一次發出一聲怒吼!"留在這里,我們都要死,你們先出去,我有辦法活下去!!"

素衣愣愣的看著江一的背影,每次,在有危險的時候,總是這個看起來瘦弱的身影挺身而出,每一次,在面臨大的抉擇的時候,這個身影總是把自己的安危置于不顧……

素衣發出了一聲不甘的嘶吼……

"等我,等我把他們送到安全的地方,立刻回來幫你們!!"

"不用,你們……小心!"

看著素衣騰空而起,江一緊緊的盯著這素衣的身影,消耗著大量的靈力,將自己控制的長針緊緊的跟隨在這素衣的左右,但凡靠近著,必然將其身上刺出幾個血窟窿……

哪怕是煉虛合道大境界的修仙者,一時間也是不敢靠近,畢竟現在這個戰局之中,說不定只是一絲靈力的差別,便是生與死的選擇,所以,這煉虛合道大境界的修仙者一時間也就視素衣他們與無物,任由他們離開而並沒有攔截……

至于仙人,就那麼幾個,全都被相互纏住了,更不可能有機會攔截素衣他們,而萬寶靈尊遺千年看到了素衣的撤退,一樣看到了路霓裳在素衣的背上,別的人不知道素衣什麼身份,他萬寶靈尊遺千年知道的卻是清清楚楚,但凡有想要僥幸突破的,必然會被遺千年遙遙的進行打擊,護佑這素衣以最快的速度,安全的離開……

萬寶靈尊遺千年一樣看到了尚在戰斗的江一,江一的面色已經變得慘白,遺千年頓時眉頭輕佻,心中對這個少年的評價又是增高不少,有膽有識,有勇有謀……

而那保護在素衣左右的,江一運轉的長針,已經有些顫抖,而素衣雖然想要回身去救江一,奈何也是知道,自己一定要先講自己身上的這些伙伴安置妥當,若不然,現在重新沖進去的話,江一的一切苦心,都變成了白費,甚至,真的是所有人都送命在這現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