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沖殺
g,更新快,無彈窗,!

一時間,殺聲震天,那混亂絕地之中的閑散修仙者根本不敢出門,生怕出去便被亂刀斬殺,或是被當做替罪羔羊慘死在這外面的這些人的手中……

天空之上的尸體不斷掉落,那殷紅的血液仿佛已經化作了雨水自半空之上灑落,這外面已經被封為宗師級別的修仙者,在這場殺戮之中,就仿佛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死掉一個,沒有任何人會為其感到惋惜,甚至都不能留下一個全尸……

地面之上,只是刹那間的接觸,便已經尸骨瑩山,那玉小貝趁機帶著自己的人在周圍的房屋之後亂竄,趁著各方勢力不注意的時候,盡可能的竄進屠千戶的勢力之中.

遺千年對上了火炎焱和印法天,二打一的情況下,也就只是和遺千年打了個持平,朱黃天對陣了七月,又有很多個煉虛合道大境界巔峰的人不斷掠陣,打亂七月的戰斗技巧,方才勉強和七月打了個你來我往,奈何七月的媚術,倒真的是天下無雙,這七月一絲笑意湧上唇角以後,那朱黃天仿佛突然呆滯了,七月的身後刹那間出現了一個七尾狐的虛影,帶著一絲殘忍的目光,張大了嘴巴竄向了朱黃天的胸膛……

這七月倒也真的算是驚世之貌,蛇蠍心腸……

一下手,便是死手,那七月身後幻化而出的七尾狐虛影,直接便抓向了朱黃天的心髒,似乎想要讓其一擊斃命,奈何,這朱黃天終究也是一仙人之境的修仙者,在感受到疼痛瞬間蔓延周身之後,刹那間清醒,揮手便是一道劍氣縱橫而出,讓這七尾狐虛影刹那間便又幻滅……

七月冷冷一哼,又一次投入到了戰斗之中……

而相比起來,這萬寶靈尊遺千年的戰斗更加惹眼,世人皆稱遺千年為萬寶靈尊,也並不是沒原因的,雖然也有人知道他是盜墓賊,可那又怎樣那,盜墓挖出來的法器,也照樣能被他所用啊……

也正是遺千年的法器多,寶貝多,才有了萬寶靈尊遺千年這樣的一個稱號.

那火炎焱的火焰,雖然並沒有方宗的炙熱,可顯然,這火炎焱能夠掌控的火焰熟練度,要比方宗強上無數倍,這火焰不斷的燒灼在這遺千年的身上,讓那遺千年也是頗有無奈,法器再厲害,終究是抵不過這火炎焱源源不絕的火焰,遺千年終于爆發了,不知道在懷中掏出了一個什麼東西,抬手就要扔向火炎焱,火炎焱一時間嚇了一大跳,趕忙抽身後撤,卻看到遺千年的手掌突然轉了方向,打向了印法天!

印法天躲閃不及,胸口的位置被遺千年扔出來的法器擊中,不由得一口逆血噴湧而出,可卻並沒有怎麼影響到他的戰斗力,抹了抹帶血的醉巴之後,這印法天便又一次沖進了戰圈之中……

而江一他們這邊還有兩大領主可用,一個是吸金獸金銀,一個是金背狼皇,吸金獸一搖一晃的率領著吸金獸軍團在地面上挖出了一個又一個孔洞,金銀已經在之前交代過這些實力大多都在煉精化氣大境界甚至修靈境的吸金獸,不用正面參與到站場之中,他們要做的,就是無休止的破壞……

破壞這里的建築物,破壞這里能夠破壞的一切.讓他們的軍團可以再之後的道路一馬平川!

那些吸金獸倒也很是給金銀長臉,在戰斗開始的一刻鍾之後,吸金獸軍團已經推翻了這屠千戶勢力的最外圍的第一道城牆……

終于,有人來攔吸金獸軍團了,其實殺他們並不難,最難得,是攔住這吸金獸軍團的領袖,金銀……

天空之上,數道已經到達半步證仙地步的修仙者紛紛回沖了下來,攔截住金銀的腳步,這金銀,有一個很大的弱點,便是在攻擊的時候,速度比及正常的修仙者稍慢,這些攔截金銀的修仙者自然也是相互串通好了這一切,在攻擊了金銀之後,蜻蜓點水一般的離開原地,然後讓那金銀的攻擊落空,當然,也不是說金銀的所有的攻擊他們都能避過去,可最起碼的,他們也能避掉大半……

金銀一時間被攔了下來,那這吸金獸的腳步也隨即停下,後方的吸金獸開始往土里面鑽,欲要從地下繼續對這屠千戶勢力的城牆進行破壞……

而另一只軍團,便是金背狼皇的金背狼軍團了,這狼群嗷嗚亂叫之間,真的做了隊伍的尖刀,沖在了隊伍的最前端!

一大群金背狼的沖鋒,一時半會兒還真的就沒人攔得住,特別是為首的,是一頭身長十幾米,高有七八丈的身影!

這,正是金背狼皇的本體,金背狼皇的毛發,通體血紅,那背部的金毛在陽光的映照下,散發出了一絲絲金色的熒光.

這金背狼皇的狼口始終大開著,但凡有攔路人,便盡皆吞入腹中,金背狼皇的眼角,靜靜的看著一支隊伍在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完全沖入這屠千戶勢力之中了,金背狼皇方才開始返身厮殺……

那支金背狼皇看著沖進去的隊伍,正是玉小貝帶領的隊伍,而金背狼皇開始回沖了,終于也有人忍不住了,騰開了手中的對手,回身沖向金背狼皇,與其厮殺在了一起……

場面變得極度混亂……

有喊殺聲,有呼救聲,有不甘的怒吼聲,有臨死之前的哀嚎聲,這聲音,有人族的,也有靈獸一脈的……

總的來說,這遺千年帶來的人,應戰的都是那些在整個仙鬼二界都能排的上名號的修仙者,而七尾狐,吸金獸和金背狼皇帶來的,卻是真正的中流砥柱,最大的軍團,應戰對方最多的人群,將那些阻攔他們腳步的人,盡皆撕碎……

江一他們不得不從那天空之上落了下來,原本,他們還以為能夠看到全局,奈何,在戰斗開始的一刹那,他們意識到了自己的天真……

當有煉虛合道大境界的人來攻擊的時候,他們刹那間,落入敗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