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刀兵相見
g,更新快,無彈窗,!

"是!"

這一聲聲仿佛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讓江一等人都覺得為之一振,那玉小貝又是加了一句.

"這一次,我們的主要任務並不是正面沖鋒,但我們,隨時要做好圍點打援的准備,大領主他們在前面戰斗,我們盡可能的找到靈獸所在的地方,救他們出來,如果有任何意外出現,我們也一樣有可能被對方圍在陣中,甚至永遠都出不來,你們……怕不怕!"

"不怕!"

"好,都是漢子……不過,都給家里人留封信,就現在,就放在這里,如果……如果……"

玉小貝突然停了下來,可後面要說什麼,所有人卻都是心知肚明,如果死了,這封信,會被轉交到他們的家人的手中……

江一看到這些人一時間皆是有了些許與原本不尋常的姿態,也是心中有些發顫,這些人,說起來都是鐵血錚錚的漢子,甚至好多都是殺人如麻的魔頭,可當他們聽到家人這兩個字的時候,皆是有些心軟……

他們想到了家中可愛的兒子,嬌滴滴的妻子,已經年邁的父母,原本那已經被玉小貝拉起來的其實,卻又因為玉小貝現在的話語而變得有些頹然,玉小貝早就知道有可能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可是,這些事他還是不得不做,不得不說,這些人,以前都是自己的下屬,以後或許天人永隔,跟自己也都南征北戰了這麼多年了,如果死了,連一封信自己都拿不出來,這玉小貝回頭又怎麼交代啊……

戰爭是殘酷的,誰都不想要戰爭,可因為各型各樣的事情,或是為了權勢,或是為了金錢,或是為了生存,有了利益的驅使,戰爭終究不可避免……

就比如現在,如果屠千戶真的組成了獸血靈陣,如果讓他成為下一個獸血戰仙,這混亂絕地,或許真的會變成絕地,會讓他們,再也沒有生存的余地……

所有人都開始動筆了,有的人也不知道寫了什麼,總之只有幾個字,便將筆扔到了一邊,靜靜的吹了吹紙上的墨跡,然後交到了玉小貝那里.

玉小貝將這這東西收其,放在了身後遺千年的院子里,與自己的下屬開口.

"活著回來的,到這里把這張紙四點,如果……如果沒有活著回來,幫自己的伙伴,把這張紙,帶回去……"

"是!"

"好了,為了更好的生存,為了我們身後的家園,為了我們要守護的東西,我們……"

"戰無不勝!!"

這些人一時間仿佛又打了雞血似的,原本的氣勢之中,更多的是一種鋒芒必露的暴戾,現在,多了一絲的守護的意味藏在其中,就好像想到了自己家中妻兒老小,想到了他們還需要自己照顧……

既然戰斗是為了讓自己身後的人更好的活著,那……這些人在戰斗之中,便可以做到哪怕死,也在所不惜……

這七月也是看著那鋪天蓋地的靈獸開口了,不同于遺千年和玉小貝,七月的言語,仿佛是簡單粗暴.

"為了不被虐?殺,為了不被人族迫害,為了毀滅獸血靈陣,我們應該怎麼辦?!"

"殺!殺!殺!"

"對,殺!那……我們出發!!"

頓時,但凡能夠踏步虛空的,紛紛踏上虛空,而素衣和江一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化身風靈獸本體,在不少靈獸目瞪口呆之下,看到江一等人翻身而上,由風靈獸帶著江一等人踏上了虛空……

這靈獸一脈仿佛是看到了圖騰一般的存在,相比于人族,靈獸一脈更相信于大自然的力量,而風靈獸,本身便是風的化身,這對于靈獸一脈來說,就好像看到了天助一樣,再加上他們要去救的,是巨龍,更讓這些靈獸軍團有了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

天空之上,仿佛已經被修仙者遮蓋,而以遺千年為首的隊伍,在緩緩升起之後,被那屠千戶勢力的人看到,一時間也是迎風而上,在這天空之上與遺千年的隊伍對視.

而對面的隊伍之中,為首的人江一他們雖然有的沒見過,卻也從遺千年那里聽過他們的描述,也是一一認了出來,有火炎焱,印法天,朱黃天,而六扇不在吧,或許可以說是六扇是沒有參與到這場戰斗之中,而這屠千戶,竟然也不在這隊伍之中,江一等人慌了……

如果屠千戶不在,那就說明問題了,要麼是隱藏在什麼地方,准備給自己這邊來一次致命一擊,要麼是這屠千戶真的已經開啟了獸血靈陣,那就意味著昨天晚上六扇說的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的話,或許玲瓏已經危險了……

可江一又怎麼能左右這整場戰局的大局勢啊,他一來不是什麼領主,二來也並沒有什麼絕強的戰斗力,根本也不足以命令這里的任何一個人,哪怕遺千年願意聽自己說些什麼吧,奈何……自己也依舊是不能左右整場戰局的大局勢.

至于江一他們自己去救玲瓏,那幾乎更是天方夜譚的存在,能夠踏步虛空的人,是什麼實力,江一等人心知肚明,奈何這天空之上已經鋪滿了這樣的人,江一他們連一個都打不過,更別說是從這人群之中突破去找玲瓏並且把他救出來了……

而看上去,對面的能夠禦空而行的修仙者似乎更多,這一點,江一也是知道原因的,那遺千年說,他勢力之中的很多人,平日里都不經常在混亂絕地之中,因為幾近證仙,所以,也都想要去仙鬼二界四方碰碰運氣,說不定能夠拿到一縷仙靈力,所以,就算遺千年想要調動,一時半會兒也是調動不回來,真的是雖然強大,奈何難以凝聚……

不過,這遺千年似乎並不在意這些問題,從本質上來說的話,就仿佛是源自于遺千年的驕傲似的,讓遺千年根本就不擔心自己有可能失敗……

兩方的人,終于開始接觸了,沒有人發號施令,奈何,卻已經刀兵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