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整兵待發
g,更新快,無彈窗,!

"前輩,如果這六扇真的知道……怎麼辦……"

"知道就知道唄,沒什麼大不了的,至于那頭幽冥骨龍,放心,龍族的韌性,不可能輕易被擊垮,我們明天一早橫沖直撞,不論他屠千戶在哪,我們也都可以將他們一舉擊潰……"

"可是,我還是擔心玲瓏……"

遺千年眯了眯雙眸,唇角微張,又閉了起來,在猶豫了好久之後,這才出聲道.

"我一定會救,可是,江一,你要明白,這里是混亂絕地,人吃人的地方,沒有萬全的准備,我們根本就不能輕舉妄動,否則,到時候偷雞不成蝕把米,得不償失不說,很有可能還會中了屠千戶的詭計……"

江一等人也是頗有沉悶的歎了口氣.

遺千年說的沒錯,這些,江一等人心中也是清清楚楚,只得忍下,看著已然明月當空了,皆是將心中的焦急和不安壓制了下來,迎來的,便是漫長的等待……

後半夜的時候,玉小貝到了,只帶了三百來來人,大多都在煉神還虛大境界之中,還有幾十人處在煉虛合道大境界,說起來,也算是一支精英部隊了,為的,便是潛伏進那屠千戶的勢力之中……

又過沒多久,七尾狐,吸金獸,金背狼皇都到了.

這三大靈獸獸靈,帶來的可不是三兩千的數量了,只聽那遺千年勢力所在的街道上,已經有了無盡的瑣碎之聲,望眼去看的時候,那街道之上已經皆是人潮……

江一下意識的咽了口口水,那神識飄過,感受到鋪天蓋地的靈獸已經將這里擠滿,真是嚇了一大跳,這一次,靈獸軍團為主力軍,遺千年的軍團為尖刀部分,精英中的精英,而玉小貝帶來的人,就純粹是為了潛伏搜救了……

至于江一他們幾個人,在這場戰斗之中,怕是無關痛癢,說是去看熱鬧,恐怕也不為過,這院落之中,眾人齊聚,看著外面的火把已經把整片天空照亮,不由得皆是抿起了一絲笑意.

宣戰了……

他們向屠千戶勢力宣戰了……

而屠千戶勢力方向,不多時之後一樣變得通徹天地的明亮,這混亂絕地之中的普通修仙者皆是趕到了驚慌,八大勢力的戰爭,已經讓他們無限畏懼,可想要逃離混亂絕地吧,又是明白,這混亂絕地從內到外恐怕已經封鎖,想要出去,已經成了奢望.

"天亮,就出發,一鼓作氣,屠了屠千戶勢力……"

"好……"遺千年應下聲來."狼皇,狼族靈獸沖鋒如何?"

"可以,我們狼族,從來不畏懼任何敵人,哪怕明知道他們或許比我們強大……"

而也正是因此,這遺千年才有了讓金背狼皇派狼族靈獸先上的言語,因為,這狼族的無所畏懼!再者,狼族最為讓人生恐的,是那團隊協作能力,只要頭狼還在,狼群哪怕是全員都死,也必然是戰死……

細節方面,也就沒什麼好商量得了,總之就是,明天勢如破竹的攻擊,他們甚至從來都沒有想到過或許會有失敗的情況出現.

東方,終于升起了一抹朝陽……

這混亂絕地的天空看起來似乎有些晦暗,可是,這混亂絕地的天空,已經越加清亮!

江一等人,遺千年,玉小貝,七月,金銀和狼皇都是睜開了雙眼,從之前的小歇之中清醒過來,一一站起了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戰袍,便在遺千年的帶領下,向外面走去……

外面的街道上,那靈獸軍團早已經整整齊齊的排列在了外面,仿佛正在等待遺千年等統領的到來.

遺千年的人雖然是或坐或立,有些玩世不恭的模樣,可江一輕輕去感知的時候,卻是感覺到了這些人身上幾乎欲要爆炸的戰斗力,見遺千年出來,這些人或是翻身而起,或是從樹枝上跳了下來,或是淡淡的向遺千年方向靠近.

這八百人,是遺千年最殷實的家底!其中有半數,都已經達到了煉虛合道大境界的巔峰,只要能夠拿到仙靈力,這些人任何一個,都可以成就仙人之位……而剩下的人,雖然還不到巔峰,卻也差不了多少了,混亂絕地人皇榜之中,這些人全都在前兩千名的排位內……

遺千年沖著這些人淡淡一笑.

"有沒有信心贏!"

"哈哈哈哈!有!"

"仙靈力,自古稀缺,原本,想要得到,都是頗為困難的事情,這一次,如果能夠斬殺屠千戶,那他身體之中的仙靈力自會被天地法則抽離而出,雖然已經變得不再純粹,可是,卻也一樣有能讓人證仙的機會,雖然只有一成,可你們願不願意,為了這一成的可能,拼一把!"

"別說有仙靈力,就算沒有,領主的吩咐,難道我們還會違逆不成?哈哈哈哈……"

"就是,當年如果不是領主,我們很多兄弟可都是要死在仙鬼二界的角落里了,救命之恩,我們怎麼會因為仙靈力而忘記?領主的命令,我們自然是誓死遵從,無關仙靈力……"

"對!"

……

這八百人熙熙攘攘鬧成一團,和靈獸軍團方向的狀況截然相反,不過,這八百人有鬧騰的資本,沒有人去說他們什麼,這萬寶靈尊遺千年一樣是沒有去約束他們……

遺千年泯著笑意出聲.

"好……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片甲不留!"

"我們,戰無不勝!"

"戰無不勝!"

……

這八百人的氣勢,刹那間已經被遺千年提到了最高峰,江一等人也是定定的看了一眼遺千年,又看著這八百個個都可以獨霸一方的身影,不由得從心中有些佩服,佩服遺千年的手中,竟然握有真的多足以憾世的強兵……

玉小貝的人站在另一邊,畢竟,玉小貝卻是寒著面孔……

"為了我們更強大,為了我們更多的生存空間……這一仗,該不該打?!"

"該!"

"能不能贏?"

"能!我們……戰無不勝!"

"好,都准備好了,我們……隨時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