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兩天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金背狼皇頓了頓.

"畢竟你當初是在屠千戶勢力的內部,所以,和外面沖進去的人又不一樣."

金背狼皇說罷這些,其余幾人也是點了點頭,同意下金背狼皇的言語,畢竟,在在場的眾人之中,平常在混亂絕地活動的最多的,就是金背狼皇了,至于其余人,出去玩兒的出去玩兒,比如萬寶靈尊遺千年……閉關的閉關,比如七月,金銀和玉小貝……

這金背狼皇有揣摩了一下地形圖,又指了一處地方.

"還有這里……"金背狼皇伸手一指."這里有大量的駐兵,如果去的話,繞過去,因為,這里的修仙者,配合的有陣法……"

至于金背狼皇為什麼知道的這麼清楚,江一他們就不知道了,只是這玉小貝一一在地形圖上標注了下來,不一會兒,地形圖上便都是這玉小貝標注下來的東西了.

江一他們也是看了一眼,或許隨後他們還是需要再進去一趟,去接玲瓏出來,總不能進去就碰雷吧……

該說的也說完了,眾人也就紛紛起身,那七尾狐伸手晃開了面前的房門,眾人一同外出,剛剛走出炎陽殿的范圍,正見一羊類靈獸在不遠處左晃右晃好像頗為著急一樣,見狀,這七月也是眉頭輕佻,快走了幾步,這羊類靈獸一看七月等人過來了,趕忙迎身上前,于眾人躬身.

"三位首領,大領主,十領主……"

"什麼事,說."

在下屬的面前,這七尾狐還是頗具威嚴的,言語之中帶著一絲冷淡,卻又有種高不可攀的威嚴浮現,就好像她站在云間俯視蒼生一般,讓人可以看見,卻只能遠瞻.

"外面傳來信息,說屠千戶和朱黃天,一同去了印法天那里……"

"多久了?"

"應該是沒進去多長時間."

"嗯,還有別的事情麼?"

"還有就是,屠千戶勢力現在好像突然變得很活躍,不過他們開始回籠了,不再在城中活動,而是都回到了領地之中."

"我知道了……"

別的,這羊類靈獸倒是沒再說什麼了,不過江一等人都抿起了雙唇,看來,自己等人找同伴吧,這屠千戶也一樣在找同伴,而且看起來好像已經和朱黃天統一了戰線?不得不說,這速度可真夠快的……

那羊類靈獸退下之後,江一等人紛紛相視,遺千年當先打破了這個僵局.

"沒事兒,讓他們去找吧,反正他就算把除了我們之外的所有勢力都聯合起來,也就只有五位領主,也就跟我們持平而已,而且,還打不過我們……"

遺千年說的倒是實話,不過,這混亂絕地之中,此刻還真的是亂了起來,所有人都再傳聞有可能要出現大規模的戰爭了,只是空氣之中的硝煙彌漫,都壓的讓這混亂絕地的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混亂絕地之中的人紛紛開始計算起來,哪怕不是真打,這酒足飯飽之後的瞎扯,也是人們經常做的,很願意做的事情之一.

混亂絕地內部,沒過多長時間有意境傳開了.

遺千年聯合了七月,金銀,狼皇和玉小貝.

而屠千戶聯合了朱黃天和印法天.

至于火炎焱和六扇,現在處在一種相對的中立狀態,不過誰都知道,只要大戰開始,誰都不能獨善其身,而屠千戶似乎已經開始去游說火炎焱了.

至于六扇,屠千戶勢力的人剛剛和六扇勢力的人打了一架,現在屠千戶還真的拉不下這個臉,只能先找火炎焱,然後靜觀其變.

屠千戶也知道或許時間緊迫,可他也同樣清楚,一時半會兒恐怕是打不起來,所以也沒必要太過著急,繞是如此,屠千戶也依舊是有種罵娘的沖動,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就一個龍族靈獸而已,這大管家就把他們給暴露了,讓他已經不得不開出了很豐厚的條件,讓這幾個勢力幫忙攔截有可能隨時會出現的遺千年,七月等人為首的攻擊,而且,這些人恐怕還不會全身心的幫助自己,這些,屠千戶心知肚明,所以,終究還是靠自己,而他們,只不過是用來拖延時間而已.

江一他們隨著遺千年回去了,玉小貝一樣回到了自己的勢力之中,開始去分配任務去了.

遺千年倒是一聲令下,叫來了八百精英修仙者隨時待命,便沒有再叫其余的任何人了,勢力太低,發生這樣的戰斗的話,過去就是一個死,這遺千年還真的不想要這些炮灰……

白白送了性命,又不見得能夠斬殺對方,何必那……

再者來說,遺千年還真的就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因為,相對來說,遺千年在混亂絕地之中無敵,他怕什麼?在遺千年的心中,這次去,根本就不是一次公平的爭斗,而只是一場討.伐罷了.

這兩天的時間,混亂絕地之中更加混亂了,一個個頭戴紅色面具的身影蜂擁入城,在七月劃分出的一片區域里彙集,嚇得這混亂絕地之中的人一個比一個老實,難得的,讓這混亂絕地的大街上,暫時性的沒有了當街殺戮的事情……

江一他們倒是比較安逸,畢竟,這兩天的時間他們也一直都在修煉,過的也很快,這遺千年畢竟是前輩高人,江一他們也想在這段時間里,借遺千年的手,幫他們盡可能的提升實力.

遺千年倒也沒有絲毫的保留,但凡看到江一他們有什麼不妥,毫不避諱的就說,但凡有什麼江一他們能夠精進的地方,這遺千年也覺不會隱瞞什麼,雖然時間很短,可江一他們精進的速度,卻要比他們自己修煉的時候好上無數倍了……

原本,江一他們一直都很安靜,也在等待他們和七月,金銀和狼皇約定的時間到來,那屠千戶仿佛也不再出門了,江一他們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在這平靜的等待之中,在戰斗就要開始的前一天晚上,有一個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