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獸血靈陣
g,更新快,無彈窗,!

炎陽殿.

江一他們到的時候,這七月和金銀還並沒有到來,江一他們倒也不太著急,在狼皇的引導下,各自分席而坐了下來.

在這炎陽殿之中,聊會他們也就只剩下了喝茶,除了喝茶倒水的聲音,這炎陽殿里,真的是落針可聞,江一他們各自有各自的思緒,也都在想著他們各自的事情.

不多時,外面有人傳話.

"七月領主到……"

江一等人頓時往外去看,只見一身著白色錦袍的妖媚女子走了進來,一顰一笑之間,讓江一等人都有些神魂離體,知道感覺到了疼痛,江一才回過神來,轉頭時,路霓裳正氣呼呼的看著自己,而路霓裳的手指,剛剛松開江一的腰間……

仿佛這路霓裳因為江一去看這七尾狐而不高興了一般,江一趕忙賠笑,這路霓裳輕輕一哼,扭過頭去,不在理會江一.

江一趕忙晃了晃腦袋,直呼這七尾狐的可怕,再也不敢正眼看她,實在是只是一看,都能讓江一有種死了又何妨的感覺,如果真是跟這樣的人作敵人,江一真的有種有可能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死的感覺.

若真要描述這七尾狐的容貌,江一就總結出了兩個字.

夢幻……

若真的說長的怎麼樣吧,或許不算是傾世容顏,可她本身就好像有一股什麼樣的魔力似的,讓看到她的人,都有些流連忘返,不論是男是女,好像這七尾狐都通吃一般.

因為江一看到包括原莉莉和素衣在內,都有短暫的失神,至于路霓裳為何沒事,江一就不知道了,或許身上有某件法器,能夠讓這路霓裳屏蔽這種魅惑吧……

玉小貝和遺千年不由得苦笑搖頭,雖然正視這七尾狐了吧,可還是對她有點兒忌憚,那種神魂離體的感覺,很難受,任誰感覺過一次之後,就再也不想有第二次這樣的感覺.

這七尾狐腰肢輕扭,那完美的身材好像有些不搭她那始終寒著的臉.

七尾狐坐在了主位之上,遺千年也是給七尾狐介紹了一下江一等人,不過吸金獸金銀還沒有到,這遺千年倒也並沒有說起這正題的事情,七尾狐看了江一等人一眼,和狼皇一樣,在素衣的身上停留了很長的時間,不過,雖然他們想要招募靈獸屆中有潛力的後起之秀或是高手,卻也不至于下三濫到強迫人家加入到自己的勢力之中,可救靈獸這回事兒,還依舊是要救的.

雖然靈獸一脈也是弱肉強食,可救和殺,卻也一樣是兩個概念,該殺的,他們自然會殺,該救的,他們一個不少的會去救,哪怕以後再被他們殺死,那也是他們靈獸一脈之中內部的事情了,與人族無關,可如果人族大肆屠殺靈獸的話,這七尾狐他們一樣的絕對會和那些人族翻臉……

沒過多久,外面又傳來了一道"呼哧,呼哧"的頗為粗壯的聲音,江一等人只覺這地面仿佛都有些晃動似的,那沉悶的腳步聲,一下一下的踩踏而出,讓江一他們始終都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這道身影終于是晃晃悠悠的走了進來,江一等人第一次見到這金銀,皆是驚的合不攏嘴,只見這身影簡直就是一個圓形的球體,每走一步仿佛都要大喘氣,沒有一絲的看起來是仙人之境的那種高高在上的氣勢,反倒像極了一個病懨懨的老大爺……

這金銀的發絲一半為金黃之色,一半為亮銀之態,一雙眼睛並不大,卻是始終閃現著精光,和七尾狐不同,七尾狐雖然始終寒著臉,可她的眸子之中,始終都有魅惑,若是去看,就仿若這七尾狐在對人暗送秋波……

和金背狼皇也不一樣,金背狼皇更偏向于暴戾和殺戮,而這金銀,雖然看起來很是精明,奈何卻始終帶著淡笑,將原本就不大的眸子眯成了一條縫,看向所有人的時候,都有著一抹溫和.

這金銀落座,遺千年又是大致的介紹了一下,這才揮手之間將這房門緊閉,順手有護上了一層隔音結界……

"這麼謹慎?"七月抿了抿唇."我這炎陽殿,平日里,除了我們幾個,什麼人都進不來,也沒有人敢靠近這里,放心就是……"

"能謹慎點,還是謹慎點的好,這一次,很有可能出現一個咱們混亂絕地格局的變換,所以,小心隔牆有耳,總是沒錯的."

遺千年這隔音結界已經布了下來,因為這關上了大殿殿門的原因,這房間之中多多少少的有些許光芒暗淡,加上這遺千年的話,一時間讓這屋子之中的人都是沒來由的多了一絲緊張感,金背狼皇多多少少的知道了一點兒什麼,可七尾狐和吸金獸雖然知道玲瓏被抓了去,卻是並不知道具體還發生了什麼,原本他們還要去要人,奈何突然都被叫到了炎陽殿,這兩人也就暫時的都過來了.

"靈尊,有什麼事兒就說吧."這七尾狐靜靜的眨著雙眸,看起來似有無心一般的撩著自己的長發,一邊靠在了椅子的後背上."既然這麼火急火燎的找我們,事情應該是很麻煩才對……"

萬寶靈尊遺千年點了點頭,突然沉默了下來,似乎是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開口,可萬寶靈尊遺千年猶豫了一下之後,卻是又突然出聲.

"還記得數萬年前的獸血靈陣麼……"

七月,金銀和狼皇的心中皆是"咯噔"了一聲,而江一等人確實有些皺起了眉頭,這獸血靈陣,他們還真的是沒有聽說過,而真的論起來的話,江一等人雖然不算博學多才,卻也算是飽覽群書了,雖然他們不會布陣,可關于陣法的書籍,江一他們也都是看過不少的,奈何,不論江一也好,夜淚,路霓裳也罷,似乎都沒有聽說過貼個什麼獸血靈陣,一時間也都沒反應過來這萬寶靈尊遺千年到底想要說些什麼,可看到七月他們的面孔,江一等人也是緊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