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十領主
g,更新快,無彈窗,!

"知道這兒誰罩著的麼,還敢吃霸王餐?呦呵……膽兒挺肥啊……"

江一看著面前這個橫豎都比他大兩個的身影,沒有任何的退縮,從這人身上,江一雖然感覺到了靈力的運轉,奈何,江一清楚的知道,這個人的實力,在自己眼中,說的不好聽一點兒……

算個屁!

"不知道,不過,霸王餐已經吃了,你們還圍在這里,找打啊……"

江一說的云淡風輕,聽得人確實咬牙切齒,就好像江一他們是主,而這些打手反而是吃了霸王餐准備跑路的人一樣,這些打手那里還受得了啊,平日里向這背後的靠山囂張跋扈慣了,畢竟在這些打手的認知之中,來"吃飯的"人,都是些知道這里底細的人,敢造次的,恐怕還真的不多,畢竟,就算是排名靠前的幾個領主手下的人來這里"吃飯",也一樣是要掏錢的……

畢竟這是生意,總要有盈利不是麼?

"找打?呵……我就看你們敢動我們一下試試,我可告訴你們,這里的大老板可是咱混亂絕地的第十領主!就算是前面幾位領主來吃飯,也帶掏錢,你們只要敢動手,能活著出這混亂絕地,從今以後,老子用舌頭掃地!"

江一嘿嘿一笑,既然靠山都搬出來了,那已經擺明了姿態,就是你敢動手你就完了,而江一偏偏還就不信這個邪,原本的時候,江一他也害怕暴露他們自己,可一頓飯,還是餿的,要九百萬?就不怕天上劈下來一道雷直接把他們劈死麼?!

至于這舌頭掃地,江一又是愣住了,接著,江一看到自己身旁的伙伴們都在顫抖,好像都是在憋著一絲笑意,江一輕聲脫口而出.

"行了,哥幾個,該干活了……"

"恩,不過,待會兒咱們往哪跑啊……"

南宮無常仿佛根本就不在意面前這任何人似的,也根本就不在乎隨後會發生什麼,直言不諱的出聲,卻是讓江一陷入了沉思之中,正在這時,江一面前的那個彪形大漢突然揚起了手中長棍,眼看就要照著江一的腦袋敲下來,江一感到勁風到來,趕忙抽身一躲,反手便握住了這長棍,用力一撇,這長棍便已經被折做兩段,看著手中的半截棍子,江一嘿嘿一笑.

"偷襲,可不是正道……不過,偷襲你都打不到我,還想攔我的路?"

繼而江一一腳便踹向了這人的胸口,這道身影自這酒樓之中倒飛而出,正被外面一人伸手接住,江一的瞳孔頓時開始收縮,因為外面那身影,面目之上並沒有佩戴面具,可他的左右,卻有數道帶著瑩瑩紫光面具的身影……

這外面接住彪形壯漢的身影八尺多高,長的也是豐神俊逸,長發披散于肩,偏向一側,看著江一等人的身影,那有些削薄的嘴唇,勾出了一絲邪邪的淡笑……

這八尺多高的身影的右耳,帶著一紫氣瑩瑩的耳釘,周身上下,又盡穿紫衣,就好像紫色就是他的身份一樣,這人手中折扇依舊在緩緩閃動,將那彪形壯漢放到一旁之後,這道身影淡淡的將自己的未曾拿著折扇的手臂負于背後,一邊與江一開口.

"膽子不小,我的人,你也敢動?"

江一頓時雙手抱拳.

"果然是十領主……"

"哈哈哈哈哈……認得我又如何?動了我的人,那只手動的,斷手,那只腳動的,斷腳……"

一時間,江一身側眾人都是緊張了起來,而圍繞這江一等人的彪形壯漢卻是哈哈大笑,仿佛已經看到了江一的末路,平日里,這十領主並不經常來這"黑店",偶爾路過,便能看到鬧事的,倒也真的只能怪江一他們命不好了……

方宗,路霓裳等人都是取出了本命兵器,將那隱藏他們身份的"破銅爛鐵"扔到了一邊,面對此刻的狀況,至于能不能打的過先不說,最起碼,方宗,路霓裳等人都是鐵了心的共患難!

這紫衣身影定定的看了江一等人一眼,好像面目之中出現了些許沉思之色,就在他左右的人准備上前卸掉江一的胳膊的時候,這道身影突然伸手攔住,

"別急……"

那兩道身影頓時退下,紫衣身影又是看了一眼江一等人,呵呵一笑.

"是你們……"

至于這三個字,紫衣身影想要表達什麼,江一他們心中已經有了些許的約莫,他們,被人出來了……畢竟之前他們動用過自己的本命兵器,而這紫衣身影既然是混亂絕地的十領主,那必然是知道這樣的消息的,江一他們之前為了掩飾身份用了一些破舊的兵器,現在,本命兵器重現的時候,這十領主一眼便看了出來……

或許周圍之人不明其意,可這並不重要,對于十領主來說,只要他自己心知肚明便可!

江一等人一言不發,冷汗已經浸透了他們貼身的內衫,他們都能感覺得到,這道身影已經散發出了很強的威壓,不過這股威壓好像並沒有要殺掉他們的意思,也沒有什麼敵意夾雜在其中,就是簡簡單單,仿佛想要試探一下江一等人和查探一下江一等人似的……

下一刻,這十領主猛地將腦袋轉向了素衣,卻只是脫口而出一個字.

"風……"

素衣頓時有些退卻,被認出來了,只不過,這十領主並沒有挑明罷了,江一也是頗為緊張,不過還是護在了素衣的身前.

"十領主,有什麼事,有什麼話就說吧……"

"跟我走……"

"去哪?"

"不該問的別問,跟我走就行了,我不殺你們,否則,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動手……"

語罷,十領主轉頭就走,而周圍原本圍著江一等人的彪形壯漢皆是一愣,這十領主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可十領主都下令了,他們自然也是沒辦法再攔截江一等人了,江一等人此刻已經沒有了對他們的奚落和嬉笑,而是突然生出了一種自顧不暇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