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紅塵一笑無人念,輪回盤中浮生現!
g,更新快,無彈窗,!

"就是她……"

張魚淡淡一笑,與寒三月開口.

"我就要她,剩下的人,你全都帶走吧……"

方宗下意識的護住了玲瓏,方宗知道,這寒三月對自己有拉攏之意,那自己護人就是最為合適的了,而寒三月看了玲瓏一眼,從個頭上看,玲瓏更像是一個小女孩兒,寒三月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張魚要她做什麼,不過既然張魚開口要了寒三月還是呵呵一笑.

"既然你這麼看中她,那看來我我要把她一起拉攏到我們這里才行啊……"寒三月左右看看,淡淡出聲."張魚,不要以為你人多就了不起,沒什麼大不了的……我要的人,你帶不走!"

張魚那面具之下的額頭之上,青筋暴起,他也知道,不能拖,否則,這六扇的人過來了,對于張魚來說,也是大麻煩,自己想要,而對方不給,張魚已經不再猶豫.

"那就別怪我動手了……"

寒三月倒是新奇了起來,按理來說,這張魚無論如何也不會朝他們動手吧,畢竟他們的勢力排名在張魚他們的上面,這六扇的人,高手自然也是要比屠千戶的多,如果正面沖突搞得大了,吃虧的,可是屠千戶的人,這張魚作為屠千戶的大管家,自然也會為整個勢力考慮,卻是讓寒三月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這張魚到底為了什麼,能讓他為了一個小女孩兒不惜和他們動手!

難不成,這個小女孩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可寒三月無論怎麼看,無論怎麼去感知,卻都是看不明白,正要深究的時候,那張魚已經帶人沖了過來……

只聽張魚下令!

"把那個小丫頭抓回去,如果寒三月不動,便不起正面沖突,如果寒三月帶人阻攔,格殺勿論!"

"是!!"

不少人厲聲應下,或是手持刀槍,或是手持棍棒,將江一他們能夠活動的范圍圈圍攏的越來越小,江一一把揚起了星芒劍,那劍吟之聲頓時向四方傳蕩,江一不敢激發出仙劍的力量,若不然,萬劍朝拜,恐怕下一瞬間,這星芒劍便會從自己的手中脫離,可繞是如此,江一的氣勢依舊在一瞬間抬上了巔峰.

"打!!"

江一唯有一字,毫無顧忌的便沖進了人群之中,劍芒左右彪起,但凡觸碰到的人,皆是落個削做兩段的結局……

"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

"殺亦有道因果報,生死路上有黃泉!"

一刹那間,這劍花飛舞,江一又豈是庸手?這里的人雖然多,奈何真正能打的卻沒幾個,在江一的攻擊之下,還能站著的,已經不多了,可這些站著的人,才是江一他們最為擔心的人,別人阻擋不了他們的去路,可這些人,能……

江一帶著怒氣繼續打出震鬼劍訣!

"苦海無邊劍猶在,魑魅魍魎跪兩邊!"

"回頭是岸又如何?苦海之中笑亦癲!"

又是兩式揮舞而出,這已經是江一之前掌握的極限,江一自覺自己的劍意越發高漲,好像有股莫名的力量總想要沖出自己的體表一般,順著這股力量,江一幾乎是不由自主的高喊而出!

"紅塵一笑無人念,輪迴盤中浮生現!"

震鬼劍訣的第五式,這一式,已經沒有了前面四式的霸道,卻顯得有些陰柔,偏偏這陰柔之中,帶著些許夢幻……

所有與江一對陣的人都是只覺眼前一晃,仿佛感覺到了什麼莫名其妙的東西在自己的腦海之中晃動,仔細去看的時候,正是自己從小到大的曆程,由生到死,由死到生……

趁著這片刻的時間,江一又是一劍揮出,又有不少人倒下,便聽到江一高聲一喝!

"走啊,快走!!"

這寒三月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動手,卻只是看到江一動手都嚇了一大跳,怪不得這張魚要攔截他們,這個團隊之中,仿佛隨便一個人,都能被當做人傑對待,這寒三月可以看得出,這個隊伍的人很年輕,雖然他們都帶著面具,可那勃勃生機和青春的氣息,卻是誰都無法掩蓋的存在……

寒三月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這哪是張魚帶人圍殺啊,這簡直就是過來送人頭,讓這江一這里,變成了一個生與死的磨盤……

江一的伙伴們趕忙在江一打出的道路上通行,方宗的火焰幫助伙伴們將這道路肅清,原本還有些許在江一的劍下逃出生天的人,卻是被這方宗的太陽真炎炙烤的連渣都不剩……

終于,高手來了,江一他們突然被攔住了,而且還是那種和寒三月分離的攔截,寒三月之前因為並沒有第一時間動手,故而和江一他們行成了兩個圈子,就算寒三月現在去救江一等人,也需要一定的時間,而這個時間,卻需要江一他們自己爭取.

寒三月知道,只要自己動手,這張魚就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和自己交戰,偏偏寒三月帶來的人卻並沒有什麼高手,想要突破張魚的人的包圍圈,很難……

故而,寒三月向旁邊的人輕聲交代.

"去找人……"

"是……"

旁邊那人低聲應下,在那張魚帶來的人都在注意江一他們那邊的動向的時候,悄無聲息的從這戰圈之中脫離,去尋找他們的人了,寒三月自認為自己看人很准了,沒想到自己還是看走了眼,這方宗,並不是這個隊伍之中的領袖,而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劍修修仙者,卻是能夠將這個團隊左右……

而這個劍修修仙者一樣的也沒有讓寒三月失望,只是這一開始的戰技,都能讓這寒三月瘋狂,寒三月已經在心中暗暗發誓,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的將這個家伙一樣拉攏到自己的勢力之中,可以看得出,他還在成長,這寒三月倒是很像看看,這個小家伙到底能成長到那般……

寒三月長長的吸了口氣,突然揮手!

"動手,救人!"

寒三月心知肚明,哪怕打不過,也要做樣子,要不然想要拉攏人家,千難萬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