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寒三月
g,更新快,無彈窗,!

拉攏,不用再明說了,江一他們都已經心知肚明,可面對這樣的拉攏,方宗卻是搖了搖頭.

"不好意思,我沒興趣……"

"哦?閣下的意思,是不想加入我們這里而對屠千戶那里心有惦念?"

方宗搖了搖頭.

"不是,只不過,我們並非混亂絕地的人,自然也是要離開混亂絕地的,所以,恐怕不能加入貴勢力了,如果以後有機會,我們有緣再見……"

方宗自然也是知道一個棒槌一個棗這個道理的,人家既然想要拉攏,而自己又不想加入的話,那就只能再給人家一個念想,若不然,恐怕自己等人想走都麻煩.

而方宗這樣的話,幾乎是百搭,幾乎可以用在任何的地方,而這寒三月一時間也是無話可說了,只得淡淡一笑.

"那好,既然如此,那我自然不能多留……"一邊說著,寒三月從懷中取出了一個腰牌一樣的東西遞給了方宗."但凡來到混亂絕地,只要有需要幫忙的,可以隨時來找我們,我們……可要比屠千戶那些家伙好客的多……"

方宗與寒三月拱了拱手.

"多謝……"

"不用!"寒三月與身後之人擺了擺手."放行!"

江一自始至終都是什麼都沒說,不過江一卻是感受到了寒三月那氣勢之上的壓迫,就好像是在威脅自己一樣,只要自己敢瞎說什麼的話,這寒三月隨時都要取了自己小命一樣……

江一也是無奈,不過如果這寒三月對方宗真的很是看中的話,倒也是好事,畢竟,就算日後來到這混亂絕地了,也好有個落腳的地方……

江一帶著眾人正要離開,卻是又有聲音傳來.

"站住!沒我的命令,私自放走我的客人,你想死?!"

江一突然心中大驚,因為這個聲音江一頗為熟悉,正是那屠千戶之人的大管家!

江一想要帶著自己的伙伴們逃離,卻是突然看到不少的帶著有這綠色光芒面具的身影將江一等人完全包圍了起來,甚至包括了這寒三月等人,也是一起包圍到了其中……

寒三月雙手負于背後,左右觀望,一邊帶著低沉的聲音開口.

"張魚……你什麼意思?"

江一這才知道這屠千戶家中的大管家叫張魚,只不過這個名字聽起來,卻總有點和章魚重合的意思,不由得,江一一笑莞爾,不過在哪面具之下,卻是並沒有一人可以看得出來.

"這個不知道什麼地方的小啰啰,私自放走我的客人,我自然是要追出來的,寒三月,你還是少管的好……"

"哦?既然是客人,為何還有私自放走這一說?無論怎麼聽,好像都像是關押的吧……"寒三月轉頭看向了方宗,"對吧,小家伙……"

方宗趕忙趁勢點了點頭.

"對,對!就是他們關押的我們,三月前輩還請救救我們,我們只是一個傭兵團而已,押送貨物到這里之後,就被他們關押了下來……"

方宗也是明了,既然都被發現了,那就沒什麼好隱藏的了,半真半假的說,才能讓人覺得更像是真的……

寒三月本來就想拉攏方宗,又聽方宗這樣說,一時間將方宗護在了自己的身後,笑吟吟的開口.

"張魚,你走吧,人……以後是我們的人了,如果你不服的話,可以來我們這里找我們,當然,讓你們領主去,我們也一樣歡迎……"

張魚一時間眯上了本就不大的雙眼,冷冷一哼.

"我不要他,我只要他們其中的一個人,剩下的人,你可以全部帶走……"

"哦?"寒三月轉頭看了方宗一眼."這些人,都是你的伙伴?"

方宗點了點頭.

"嗯,包括這個看上去是屠千戶勢力的人,其實也是我們的伙伴,我們打暈了一個屠千戶勢力的人,換了衣服跑出來的……"

方宗也是全盤托出了,反正他們現在也就只能指望寒三月了,而張魚恐怕也早就猜出了這個帶著他們面具的人,並不是真正的他們的人,畢竟江一等人進去的時候是八個,出來卻是七個,張魚又不傻,無論如何也都能算明白這個事情的……

"哦?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寒三月仿佛笑得頗為誇張,那笑意之中,多了一絲鄙夷,而大管家張魚冷冷一哼,又是出聲.

"寒三月,我只要一個人,只要這個人我帶走,剩下的,你隨意帶走……"

"你要誰?"

寒三月饒有興致的說出了聲,這一聲卻讓江一等人都緊張了起來,事實上,他們並不知道這混亂絕地之中幾個領主組建起來的勢力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微妙狀態,雖然有人拉攏方宗,卻也不代表他就一定會幫助方宗保護他們所有人啊,故而,這江一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上……

再者來說,這寒三月所歸屬的勢力明面之上比張魚所歸屬的勢力強,奈何這張魚帶來的人多啊,事實上,一開始的時候張魚並沒有帶幾個人,可是突然發現江一他們沒了,趕忙去找,為了找到玲瓏,甚至不惜發動了他能調動的大部分兵力,原本看著這街道上毫無頭緒,偏偏江一他們打了一架,卻讓這張魚找到了江一他們的蹤跡……

而這張魚也開始點人了……

只見張魚左右看了一下,一把又從自己的隊伍之中拉出來了一個圓滾滾的胖子,讓江一等人怒由心生,這個家伙,他們都認識,正是江一等人一路保護的賈老板……

而張魚開口了.

"是哪個,指出來……"

賈老板瞬間就感受到了江一等人凌厲的目光,讓的這賈老板一個激靈之下,有些退縮,不過這張魚拍了拍賈老板的肩膀,示意賈老板不用怕,這賈老板白壯起了膽子,對于賈老板來說,當下的生死已經重過了以後,現在只要能活著,那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賈老板一眼就看到了在素衣身側的那個矮小的身影,當即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