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偷聽
g,更新快,無彈窗,!

"然後你就把這家伙打暈了?然後,這家伙就小便失禁了?"

"額……大概就是這樣……"

方宗一聲應下,讓江一頓時無語了,恨不得掐死方宗,你找人好歹找個正常點兒的吧,弄個這樣的,衣服上都是別人的尿,讓自己怎麼穿?!如果是自己的尿就算了,額……自己尿上了,也是要換衣服的……

"哥啊……你就別挑剔了,趕緊的,換上吧,忍辱負重,在耽誤一會兒,那些家伙就真的找不到了啊,快點吧……"

方宗一時間也不知道是生怕江一他們追究這件事情還是怎麼滴似的,趕忙岔開話題讓江一趕緊去追,江一看的肌肉都抽搐了,無奈之下運起靈力,將這水漬震干,將這衣服套在了自己的以上,有些幽怨似的看了眾人一眼……

江一看到那路霓裳的眼睛已經笑彎,雖然隔著面具,可江一依舊能看出這路霓裳一個勁兒的憋著笑意……

江一無語,轉頭就欲出去,留下了一句話.

"你們都不要輕舉妄動,一旦出現什麼危險,就立刻逃離……"

然後,江一轉頭沖出了庭院,走上了他們之前看到的那賈老板等人經過的路徑.

一個折向之後,江一遙遙的看到了那長長的車隊正在有條不紊的向前,江一也是放平了腳步,仿佛若無其事似的,很是隨意的跟著這長長的車隊.

沿途之上,尚有兩個人與江一打招呼,江一強裝鎮定的應下,而對面的人也並沒有看出什麼馬腳,仿佛就真的是自己人一般.

又是轉了一個方向,那些馬車停到了一個頗為空曠的庭院之中,這庭院之內,似乎有不少靈獸嘶吼的聲音,奈何卻是頗為微弱……

江一不由得打起了精神,開始左右觀望盡可能大的視覺死角,終于在一個假山的後面,找到了一個可以藏身,又可以向院落之內觀望的地方……

江一探頭去看,那其中已經堆滿了籠子,籠子之內,也是各有靈獸,閃電貂,玉華大蟒,吞天蛟……

平日里很難見到的靈獸,在這里一應俱全,讓江一都有些大開眼界感覺,而賈老板的車隊也正緩緩的向江一所在的這個地方的牆面附近靠攏,江一趕忙將自己的腦袋弱了回去,藏身在假山之下,背靠另一側的牆壁,將自己的耳朵貼在了牆面之上,屏住了呼吸……

接下來,便是那賈老板和這里大管家的對話……

"怎麼只有這麼點兒?當初咱們定下的,不是五十多車,一百多頭靈獸麼?怎麼只有六七十頭?一下子少了接近半數不說,怎麼越是珍惜的,越是消失的多那……賈老板,你也知道,我們對于生意那,也不是什麼黑心的人,只要你給夠了貨,我們就有足夠的錢,可是,你這就有點兒沒意思了吧,是怕我們給不起錢?還是你們耍我們?我們算都准備好了,你們就給我們這麼一點兒東西,似乎有點兒不合適吧……"

江一聽到這大管家的話,心中已經有了些許定論,倒不是這大管家怎麼樣怎麼樣,而是關于這大管家的實力,似乎是這大管家想要壓迫一下那賈老板似的,讓那賈老板更是存有敬畏,卻也沒想到江一也在這里.

煉神還虛大境界的人,只是一個大管家,就有煉神還虛大境界的實力……

江一雙眸微眯,看起來,這混亂絕地的勢力,當真是能不惹就不惹的好.

而那賈老板說話聲音多多少少的生出了一絲顫抖,這大管家和之前街頭的玉小貝的人可不一樣,那些人想要傷害他們吧,至少還有屠千戶的人護著他們,可屠千戶的人傷害他吧,他還真的沒辦法了……

何況,這一次的貨物,真的是丟失的太多了……

當初這混亂絕地的人談生意的時候,賈老板也是保證保質保量的完成這一次護送,偏偏的這一次護送就出了意外,這意外,賈老板也是始料不及,所以,對于丟失了這麼多車靈獸的事情,賈老板也是只能無奈歎息……

"大管家,這……這……"賈老板猶豫了幾下,那大管家始終都盯著賈老板,看的賈老板頗為不自在,可賈老板知道,不說,恐怕是不行,哪怕他們是合作關系,就算賈老板不賣給混亂絕地的這些人也並不是不可以,可到了這里之後,可就真的由不得他賈老板說了算了……賈老板長長的歎了口氣,組織了一下具體的言語."在半路上,我們遇到了靈獸的襲擊,搶走了十幾車的靈獸,如果不是我雇傭的傭兵團隨行保護,我們甚至連這里都來不了就全都死在外面了……"

大管家皺了皺眉頭.

"傭兵團保護?知道截車的靈獸,恐怕最起碼都已經有煉虛合道大境界的靈獸主持了吧,你雇傭的傭兵團什麼實力?王者級傭兵團?還是那幾個頂級黃金傭兵團?"

賈老板老老實實的搖了搖頭.

"都不是,是……是一個白銀傭兵團……"

說到這里,在外面一直偷聽的江一突然心中大呼不好,這傭兵團的實力和靈獸軍團的實力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之上,造就了這根本就不可能出現相對意義上勝利,這怎麼辦?!

江一一時間頭冒虛汗,卻還是安安靜靜的偷聽……

那大管家聽到賈老板的話,也是一陣嗤笑.

"呵……賈老板,說謊話,也總要好好編一編吧,白銀傭兵團?白銀傭兵團能夠擊敗有可能有煉虛合道大境界靈獸指揮的靈獸軍團?還僅僅是只被搶走了十幾車的貨物?哈哈哈哈……賈老板,我看你是不想好好做生意了吧……"

這話音越是到最後,大管家的聲音越是沉悶,讓得賈老板一時間都有些顫抖了起來,那說話的聲音也開始哆哆嗦嗦,額頭之上,已經布滿了細密的汗珠,在這大管家的威壓之下,賈老板真的有種自己完全被看穿了的感覺,頗為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