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玉小貝和屠千戶
g,更新快,無彈窗,!

可那對面的人仿佛是猶豫了一下,又一次抬步上前.

"管你是誰,過路費不交,就別想過去!"

在江一的認知之中,這種的,就能算是吹牛失敗了吧,失敗的結局,要麼是多賠點錢,要麼是兵鋒相向?江一他們倒是真的想脫身而出,奈何他們現在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更何況,江一還有想要調查的事情,如果現在就脫離的話,那他們想調查的事情也就泡湯了.

"這一車車的貨物,送給的人,怕是你們惹不起……"

那對面的人又是相視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黑白面具的人,在這里嚇我們?新來的吧?哈哈哈哈……在這混亂絕地之中,就要遵從我們混亂絕地的規矩,管你是什麼人,仙界也好,鬼神大陸也罷,只要你們來到這混亂絕地,那就是我們說了算!"

對面的人,其實也是有些猶豫,因為他們還真的有惹不起的人,對于城中常駐的,他們若是欺負欺負,那也沒人說什麼,也沒人敢管,怕就怕這種外面跑進來送貨的,自己賣倒還好,如果是送給某個領主,那就要衡量一下他們是不是惹得起這回事兒了……

不過,相對來說大領主的貨物,總會有人來接,而這些人身邊並沒有,故而,這些人也是壯起了膽子,又一次出聲恐嚇!

"呵……給你們錢,你們敢要麼?"

這一聲,不是來源于車隊中的任何一人,不是來自賈老板,也不是來自江一,而是來自于攔截他們的身後的一群人.

"玉小貝的人,真是狂到沒邊兒了,連我們的人,都敢動?"

這江一也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暗暗記在心中,玉小貝,應該是一個這里的領袖級人物才對,而這原本圍截江一等人的那些人突然轉身,看向身後的這些身影的時候,也是一愣,為首的人口中輕呼.

"屠千戶……"

江一隨著這攔截他們的人的轉身,才看清楚了後面的人,他們的面具上,都有一絲綠色,江一雖然不知道這綠色,紫色什麼的到底是代表什麼意思,不過,看上去卻好像有些代表高低尊卑的感覺.

"知道還不快滾!"

那來救援的人一聲厲喝,原本尚還囂張跋扈的玉小貝的人便倉皇離去,而這來救援的屠千戶的人,便是到了賈老板,江一等人的面前……

為首一人輕聲一笑.

"賈老板,辛苦了,咱們回去再談?"

"好,好……"

賈老板連聲應下,便見那屠千戶的人在前方開路,而江一等人緊緊跟上,那賈老板後退了少許,並沒有和屠千戶的人走在一起,而是和江一等人並身而行,在賈老板的感覺里,江一他們好像更為安全一些,而屠千戶的人,卻更像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賈老板也害怕說不定什麼時候自己覺得肚子一痛,等自己低下頭的時候,卻看到一把尖刀刺在了自己的腹中,故而,若不是這一次的利潤實在是太大了,這賈老板還真的就不願意將貨物押送到這混亂絕地……

這混亂絕地的中心地帶,一片建築區,而這建築區分為八方,每一方都有一個不同的顏色,江一遠遠觀望,看不清被這建築物擋住的那幾個方向的顏色,不過,大致上也能看得懂,是分為,赤,橙,黃,綠,青,藍,紫七個顏色,至于還剩下的哪一個,江一就不知道了……

這建築群分的很均勻,在哪屠千戶的人的介紹一下,江一等人皆是知曉了,這一片建築群,是一個正八邊形,而建築群之內,均勻的分為了八塊兒,分別由這混亂絕地的十個領主級人物居住,也算是代表各自勢力的核心.

而最為神秘的第一領袖,他所用的顏色為金色,雖然和橙,黃看上去有些相似,不過還是很好分別的,那個金色,晃的人有些發暈.

而第二領主和第三領主,第五領主合力建立了混亂絕地第二大勢力,分走了赤紅色,接下來,就是順勢向後排了.

比如第四領主用了橙色,第六領主用了黃色,第七領主屠千戶,用的綠色,之前和他們出現紛爭的玉小貝的人,是這混亂絕地之中第十領主所建立……

而這八個勢力並不是什麼人都收,混亂絕地的人口大概在兩百萬左右,而能進入這八個勢力的人,恐怕最多也就四五萬左右,畢竟不是避難所,這些領主也都是頗為精明的人,擇優而選,惹了不改惹得人的人,就算再優秀,一樣棄而不用……

混亂絕地的人皇榜,所有人都可以參加,這十大領主,也就是混亂絕地人皇榜的前十名,只要能夠打敗人皇榜排位上的人,那就可以取而代之……

能夠拿到前十的人,便可以取代十大領主所用的顏色給自己的勢力,可迄今為止,這人皇榜成立近萬年,前十名還是前十名,始終無法撼動,就算排名出現了變化,也都是前十之中他們各自換著打出現的變化,而前十名的人始終是這幾個,沒有其余的任何人再滲透進來……

傳說之中,這混亂絕地人皇榜前十的人,都是仙級以上的人……

至于是不是,江一他們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只是據說曾經有人來混亂絕地搗亂,打了一大圈,卻被這十大領主之中的其中一個一巴掌拍死在了地面之上……

從此之後,少有人敢挑戰混亂絕地人皇榜前十之人的權威……

而江一他們隨著這屠千戶的人進入了綠色的那一片建築區,從大門而入,里面的建築頗為巍峨,一片連接一片,且不說這大大小小的宮殿,就只說這其中的大氣磅礴,其中的布局,江一自認為,也是能和青天府這樣的勢力比肩……

七繞八繞之下,江一等人被帶到了一處庭院,庭院很大,容納了所有馬車進入其中,而這庭院之處,有一個小亭子,那領著他們來的人一笑之間,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