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手感怎麼樣
g,更新快,無彈窗,!

"可是這樣,會不會有點兒卑鄙了……"

嘛女子搖了搖頭,摸了摸小男孩兒的腦袋.

"你要記住,想要在大陸之上生存,無論時人族面對人族,靈獸一脈面對人族還是靈獸一脈面對靈獸一脈,都必須要多長一個心眼兒……在這個大陸之上,想要生存下去,就是互相算計,誰的心眼兒更多,誰就能安穩的活下去,明白了麼?"

"哦……"小男孩兒有些似懂非懂."我明白了……"

"所以,那個人,我並沒有讓你殺掉,我就是要讓他傳播信息,告訴天下的人,他們懸賞的人已經到了這里,讓他們來捉拿江一……"

"可是,如果他們還沒有成功,就被那些傭兵團啊,殺手啊什麼的抓到了怎麼辦?"

那女子搖了搖頭.

"放心吧,不會的,江一他們現在暫時的占盡先機,只等他們離開這里之後,應該會直接前往混亂絕地,在混亂絕地里,傭兵團和殺手不會輕易的動手,而到時候他們從混亂絕地出來的時候,才是傭兵團和殺手們動手的時候,江一他們成功了的話更好,如果失敗了,那就當我們用別人的手殺了他們好了……"

"那……好吧……"

這小男孩兒說罷這句話,便被那女子拉著一同回到了山林深處.

……

此刻,江一他們一路追逐,好在江一他們看到那山腳之下,眾人好像停了下來似的,仿佛就是在等待他們,那車馬都被拴在一旁的樹干之上,所有人都在休息,都在等待江一和路霓裳.

越是這樣,路霓裳反倒是越不好意思了,牽著江一的衣角,推著江一在前面走,而自己跟在江一的身後.

江一無奈,可這種事情,總不能真的讓路霓裳走在前面吧,故而,江一也是豁出去了,愛咋咋地被,我就是昨晚單獨跟路霓裳在一塊兒了,你們能咋滴?羨慕嫉妒恨去吧……

至于什麼丟臉?江一自覺自己已經沒臉了,那這丟臉這麼一說,不存在的!

至于瞎說什麼話,愛咋咋地去,反正說的再多,路霓裳還是跟自己在一起……

而果不其然,就在江一等人下山之後,這夜淚就先迎了上來.

"呦呦呦,這誰呀,哎呀,這不是神女麼?這是誰啊,哦……"夜淚拉長了聲音,"是江一啊,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好白菜都被豬拱了……"

"……"

江一一時語塞,看到夜淚滿臉不是味兒的模樣,拉著路霓裳,"吧唧"一口,就親在了路霓裳的臉蛋兒之上.

路霓裳一愣,嬌憨的踢了江一一腳,便又拉著江一的衣角不再說話了.

夜淚蒙了,這是什麼操作?!

而江一則是笑嘻嘻的出聲.

"咋滴吧,你連當癩蛤蟆,牛糞和豬的機會都沒有……"

夜淚的笑容凝固了,完全敗下陣來,而這話,聽得路霓裳也是嬌笑連連.

玲瓏沒心沒肺的跑過來了,仿佛就是來砸場子的.

"怎麼樣,手感怎麼樣?"

"啥手感……"

"就是……就是昨天你聽到的啊……"

"……"

"我昨天沒來得及摸,你快告訴我,快告訴我!"

"……"

"哎呀,你是不是沒摸到啊,哇……我好鄙視你唉……"

這路霓裳終于受不了了,敲了敲玲瓏的小腦袋..

"玲瓏,你是不是看我沒有找你父親告狀,你又鬧騰起來了?咋滴,一定要讓我回青天府的時候和你父親說說你在外面的行為?"

"哎呀呀,別啊……"玲瓏突然一陣撒嬌."神女,你看我不是天真嘛……"

"這關天真什麼事兒……"

"天真無邪,所以可以不懂就問啊."

"那你問得……額,這種事情,我……我……"

"是不是江一真的沒摸到啊……"

"我……玲瓏,我看你是欠揍了!"

玲瓏細細的看著江一和路霓裳的表情變化,一時間有些老氣橫秋.

"哦……我看出來了,看來這一晚上真是白呆了……"

然後,玲瓏迎來的,便是路霓裳和江一的男女混合雙打……

江一他們在鬧騰,那賈老板卻始終不敢湊上來,江一他們雖然強,雖然讓賈老板認為自己撿到寶了,可他還是惹不起江一他們,在賈老板的眼中,江一他們喜怒無常,他可不想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去輕易地和江一他們打交道.

而江一他們回來了,也就吩咐了下去,讓賈老板繼續趕路了,賈老板應下聲來,繼續朝著原定路線的方向走去,而賈老板曾經說過的險地,第一個地方已經過來了,那也就只剩下混亂絕地了,江一知道,混亂絕地之所以被稱為混亂絕地,恐怕還是因為其中的亂,江一他們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搶.劫……這也是賈老板最害怕的事情,每一車,都是一個特別高的利潤,隨便損失一車,都能讓賈老板頗為心疼.

車隊開始前進了,依舊是江一,方宗,南宮無常和夜淚一車,路霓裳,素衣,玲瓏和原莉莉一車,雖然並駕齊驅,卻是各玩各的……

比如,江一他們的馬車上,南宮無常在趕車,時不時的還把自己的腦袋伸向馬車內部看著內部的動態,而馬車之中,夜淚饒有興致的看著方宗和江一,此刻,方宗差點跪在地上給江一磕頭拜師求江一收下自己了……

按照方宗的話,原莉莉它們兩個雖然在一起了,奈何最大的尺度好像就是牽了牽手,至于親一口,開玩笑那?而方宗之前看到江一毫無顧忌的親路霓裳,那一瞬間,眼都綠了,這好不容易他們空了下來,方宗也是趕忙偷師學藝,想要到時候去賣弄一下自己的"才華",讓原莉莉對自己刮目相看.

而對于這點,江一還真的是頗為無奈,因為自己好像真的沒啥教他的啊,再說了自己和路霓裳好像是水到渠成吧,一時間,看方宗的模樣,江一無奈,只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