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三目虎的小算盤
g,更新快,無彈窗,!

"只是什麼?"

"只是……"路霓裳好像羞于開口,到了最後還是猶豫了一下,脫口而出,只不過,速度很快,江一聽得很仔細,也值不過是聽到了溜了一句罷了."我小啊……"

路霓裳說罷,突然低下了頭,然後整理了一下被江一拉扯開的衣服,遮住了她那溫潤如玉的肌膚.

江一苦笑連連,認認真真的看著路霓裳,敲了下他的腦門.

"想什麼那你?我會因為你……額,小,就嫌棄你?"

"不是……不是……"

路霓裳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奈何被這嬌滴滴的路霓裳弄得欲.火焚身的江一卻也依舊是不得不弓著腰身,與路霓裳開口道.

"我喜歡的是你好吧,再胡思亂想,我回頭就告訴你爹……"

"……"路霓裳一陣無語,而空氣之中,出現了一陣難得的平靜,可沒多久,路霓裳聲如蚊嘶……"你,你頂到我了……"

江一趕忙往後坐了一些,一時間頗為尷尬.

路霓裳嬌笑著轉身,嘴唇又是印在了江一的面頰之上,在江一的耳邊低語.

"現在還不行,所以,你忍著吧……"

江一閉上了雙眸,路霓裳不同意的話,他還就真的不願意強迫,畢竟,強扭的瓜不甜,再說了,自己現在的身份造就了自己現在不能亂搞,更不能禍害路霓裳.

一陣涼風吹過,江一清醒了不少,路霓裳依舊靠在江一的身上,不多時,便有均勻的呼吸聲傳來,江一自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鋪蓋,蓋在了路霓裳的身上,然後勾著淡笑,看著恬靜的路霓裳,一動也不再動……

當東方的太陽初升起的時候,路霓裳也從睡夢之中醒來,江一正定定的看著她,而路霓裳一時間也是想到了之前在半夜的時候兩人做過的事情,說過的話,不由得,一抹嬌羞又現,那吹彈可破的面頰之上,多出了一絲緋紅.

江一有些調笑.

"干嘛那?想什麼東西那,這就臉紅了,哈哈哈哈……不過,你還是快起來吧,額……渾身上下都麻了……"

路霓裳聽到這句話,慌忙起身,一邊還趕忙攙著江一起身,幫江一活動著他的身體.

待的氣血充盈,江一也是看了一眼遠方,那賈老板的車隊早就找不到了,江一也是開口.

"走吧,差不多該去找他們了,要不然,要追不上了……"

路霓裳嘟了嘟嘴巴.

"好吧……"

語罷,兩人運氣靈力,那步伐不斷變幻,縮地成寸的向那賈老板的車隊方向沖去,也好在這賈老板告訴過江一等人大致的路線,這才不至于在追趕的時候出現路途上的偏差.

也就在江一他們離開不久之後,有一道身影極速從另外一個方向沖向昨晚的戰場.

那里,已經尸骨成山,雖然大多數只是靈獸的尸身,可依舊讓那里吸引了無數禿鷲和烏鴉.

那道身影趕到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君無心的腦袋,正在被一禿鷲吞食,那身影一時怒極,撿起一個石塊兒,便砸了過去,那禿鷲暫時飛離,這道身影也是突然單膝跪地……

"老大,老大!!!"

這人泣不成聲,不知道過了多久,方才止住了眼淚,收集好了無心傭兵團眾人的尸身,在不遠處的地方立出了幾個墳……

這身影一邊給這新墳添著土,一邊出聲說道.

"老大,你放心吧,他們雖然走了,可我一定不會讓他們好過的,雖然我殺不了他們,可咱們這些年也有了些積蓄,我這就回去拿,然後第一時間發布殺手令和傭兵令,一定……一定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說罷,這道身影走著他們曾經來時的路,向那亂荒閣的方向沖去!

這道身影走後,那新墳旁邊的一顆大樹之上,兩道身影跳了下來,看著那遠去的背影,那小男孩說道.

"娘,為什麼讓他跑了啊,你不是說了麼?江一他們或許能夠幫到咱們,咱們一次一次的劫殺只會影響到我們這里靈獸的生存,而他們如果能夠找到辦法的話,或許能夠根治這倒賣靈獸的事情,為什麼……"

那女子開口道.

"唉……你還小,現在還不懂,你想想看,咱們靈獸一脈發展了多少年了?幾乎是比人類發展的時間更長,我們靈獸一脈之中,也有仙級存在,可為什麼咱們靈獸一脈卻是低人族一等那?"

這個問題,讓那小男孩兒一愣,繼而搖了搖頭.

"不知道……"

這女子見小男孩兒這般說,繼續開口.

"因為,人族之中,人才代代出,我們就算想要征服他們,都很難……而造成這個問題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們靈獸一脈不團結,各自占山為王,雖然也都有統領靈獸一脈崛起的打算,可誰也不服誰,第三點,人類之中,功法繁多,而我們靈獸一脈,功法匱乏,哪怕是化身為人,也不見得所有的功法都適應于我們,所以,人族雖然也有勢力之分,卻和我們不同,人族的大領袖都很強,我們的雖然強,卻是為了它們自己更好的發展而加入了人族勢力,就比如青天府的幽冥骨龍和風靈獸……成為了哪里的護府靈獸,所以,這成了我們靈獸一脈的最大問題……"

那小男孩兒看上去依舊有些不解.

"可是……娘,這件事情好像和江一他們的那些並沒有什麼關系吧……"

"不,有……"這女子只說了這兩個字,便又停了下來,看那小男孩兒圓溜溜的大眼睛看著自己的時候,這女子才又是開口."江一他們,都是人族之中的精英之才,原本殺掉他們是對的,可他們說他們會想辦法解決一下這些倒賣靈獸的事情,所以,我猶豫了,可是,我也不能讓他們繼續活著,不能讓他們繼續發展,因為一但他們以後成了氣候,成為了人族之中新的大統領,新的領袖,那……我們該怎麼辦?為了我們靈獸一脈,哪怕他們幫了我們,他們也必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