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多揉揉就好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哈哈哈哈,說得對,最多也就傭兵團圍堵而已,沒什麼大不了!我看誰能殺了我們,我看誰敢殺我們,哈哈哈哈……"

夜淚一陣狂話脫口而出,讓這君無心一時間面色煞白,連最後有可能威脅到江一等人的事情都不能奏效,那他還真的能夠活下去麼,君無心一時間想要暴起,卻被周圍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這君無心調動的靈力.

江一笑了.

一劍刺破其丹田,讓其將那原本已經凝聚而起的靈力氣旋盡皆消散.

"你……你卑鄙……"

江一笑著點了點頭.

"可是,那又怎樣……"

是啊,那又怎樣那,成王敗寇,贏了才能站著說話,贏了,就是真理,死人永遠沒辦法說出真相,說出到底孰是孰非.

"想動手,你還嫩了點,但願你那個伙伴,可以活著從這片山林走出去!"

說罷,江一毫不猶豫的動手,砍下了這君無心的頭顱……

江一帶人轉頭離去,追向賈老板的方向.

江一他們說的很對,君無心的那個能不能走出去,還真的很難說,就只說江一幫這山中靈獸辦事,這山中靈獸恐怕都會幫江一他們處理這所有的後續的事情,山中人煙稀,卻不代表靈獸少啊,或許等這靈獸追到君無心派出去的那個人的時候,那個人絕沒有活下去的道理.

所以,江一他們根本就不擔心……

就算那個人真的跑了,又能怎麼樣那?最多也就是把江一他們的動向公之天下,讓所有黃金傭兵團的人來圍堵他們,而江一他們此行准備前往仙界,又怎麼會在意鬼神大陸對他們的追殺,或許等江一他們下一次回來的時候,這江一等人已經跨到了另外一個大台階之上,又怎麼會在意這黃金傭兵團?了不起來一個殺一個罷了……

見江一等人越來越近,那賈老板也是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心中還是沒來由的有些慌亂,就算這賈老板不說,可事實上,在賈老板的眼中,江一他們依舊是殺神的存在.

江一並沒有什麼多余的話.

"走吧,趕緊離開這里,再晚,就來不及了……"

那賈老板一時間回過神來,聽到江一的話,明白江一他們願意繼續幫他完成護送任務,喜上眉梢,趕忙招呼其余的人整裝待發……

這賈老板可不管江一是什麼人,也並不知道什麼江一,什麼路霓裳,他只是個商人罷了,而隔行如隔山,如果把修仙也當做一個行業的話,這賈老板一個商人,也根本就不會了解到江一在修仙界究竟算是一個什麼樣的地位.

他也並不知道什麼黃金傭兵團懸賞任務之中懸賞的江一等人的任務,否則,他敢不敢繼續用江一等人,還真的很難說,但江一他們繼續不繼續跟著這賈老板的隊伍,恐怕也不是他賈老板說了算……

隊伍緩緩開動,這一次,這車隊之中空余的馬車多了起來,江一他們也沒必要一定擠在一起了,而江一,方宗,夜淚和南宮無常趕了一輛馬車在左,這素衣,玲瓏,原莉莉和霓裳在右,都走在這隊伍的最後方.

江一也告訴賈老板了,讓賈老板的人如果沒什麼事兒的話,就別去煩他們,賈老板自然是唯唯諾諾,一聲也不敢多言.

而江一他們的衣服上都染了血,此刻,也都在這馬車中換,等江一換好一身干爽的衣服之後,坐到外面趕車,卻是突然聽到了旁邊馬車里玲瓏的聲音.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的都那麼大,為什麼我的是平的那……"

江一一時間也沒聽明白是什麼意思,原本也沒有在意,卻是突然聽到了路霓裳的解釋.

"因為你年齡還小啊,等你長大點,自然而然,這里也就長大了嘛……"

"唔……"玲瓏似有天真."好吧,可是為什麼原莉莉姐姐的最大,哇……好軟哦,一個手都握不住了……"

"哎呀,玲瓏,你干嘛……"

江一突然聽到了原莉莉的嬌嗲,差點鼻血都噴出來,合著聽了半天,他們是在比……額……比胸?!

"哇,真的好軟唉,就像是嫩豆腐一樣……"路霓裳自言自語."為什麼我的就沒這麼好的手感那?"

原莉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沒事的話,你多揉揉……額,你多揉揉就好了……"

"……"

江一完全無語了,心中狂念清靜經,奈何依舊管不住自己的耳朵不由自主的想要偷聽.

玲瓏依舊在喃喃.

"原莉莉姐姐的最大,然後素衣姐的第二大,神女的第三……額,我的最小……"

江一扶額,冷不丁之間,旁邊卻有一個手掌拍在了江一的肩膀上,讓江一原本正在神游的神識突然回歸,一個激靈之下,轉頭正見南宮無常一臉詫異.

"你干嘛那?"

"沒……沒干嘛……"

而旁邊馬車上路霓裳等四女好像是聽到了外面的言語,一時間安靜了下來,不多時,路霓裳換了一身潔白的衣裳,有些嘟著嘴巴,見江一和南宮無常正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突然出聲道.

"江一?"

江一有些心虛的轉過頭,卻是強裝鎮定.

"怎麼了?"

"沒事,你跟我過來……"

江一心中突然大呼不好,卻見路霓裳已經寒著臉從馬車之上跳了下去,轉頭看向了江一,江一一陣猶豫之間,還是跳了下去,緊接著,竟然是聽到了那旁邊馬車之中原莉莉,素衣和玲瓏的嬌笑之聲,江一自知……

完了……

這路霓裳見江一下來了,那南宮無常自然也是看到了,不過尚有些不知所以,似乎想要將馬車暫時停下來,可南宮無常卻是突然看到了路霓裳那寒戾的目光,一個寒戰之下,南宮無常毫不猶豫的將頭轉了回去,認認真真的驅使馬車……

當南宮無常又回頭偷懶江一他們的時候,卻是看到路霓裳正揪著江一的耳朵,任由江一呼痛,將他扯進了旁邊的小樹林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