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三目虎
g,更新快,無彈窗,!

而這頭斑斕猛虎之上,依舊有一身影,是一女子,身著青衣,盤膝坐在斑斕猛虎的背上,正直直的看著江一……

"本來就有失敗的風險,就連現在,就算我們現在截車,我們也依舊有失敗的幾率,所以,我們不要求你們一定成功,但是,那個倒賣靈獸的地點,卻一定要查出來,如果你們解決不了,可以派人傳書到這里,呼喊三目虎,我自然會出來……"

"三目虎?"

這女子點了點頭,眉心之處突然多出了一道豎著的眼睛,江一等人眉頭一挑.

"怪不得說仙界的靈獸見到你也依舊需要拜俯……"

這三目虎根本就沒有謙虛的意思,也沒有什麼客套話,好像是說什麼就是什麼似的.

"其實,我並不是因為風靈獸的原因才相信你們,因為,在青天府之中,有一只成年風靈獸,傳聞與人類交合,誕生出了一只幼年風靈獸,自幼可以變幻人類與風靈獸的模樣,而那個幼年風靈獸,就是你吧,素衣……"

素衣愣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沒錯,是我……"

"而那只幼年風靈獸,傳聞進入了幽靈學院,畢竟並非是在自然環境之中成長起來的風靈獸,習性之上多少有些人類的癖好,所以,我並不敢完全相信你,因為你與一些人族為伴,可我後來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一些傳聞,傳聞那只幽靈學院的幼年風靈獸身旁,有一些個人族伙伴,這些人族,個個都是少年有成,你們這個隊伍,就是幽靈學院的哪個隊語吧,而其中用劍的,叫江一,據傳並非天璣劍,可你拿到了,我也不算太意外,畢竟好胚子配好劍,天地常理,搖光鞭的主人是路霓裳,青天府的小公主……"

江一和路霓裳都是點了點頭.

"沒錯,只是不知,如何看出天璣劍……"

"天璣星辰亮起,就算你這火焰封天,也遮不住我這第三只眼……"

"好吧……"江一苦笑,不過這些都不重要,能夠被相信,然後他們離開,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那三目虎也正不緊不慢的繼續開口.

"最近江一的事情,被青天府傳的沸沸揚揚,雖說別的勢力並沒有這樣大規模的宣揚,可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消息的,自然也就逃不過我的耳朵,我不相信一個願意為了救自己母親放棄自己前程,為了救自己父親不惜與西北諸多勢力為敵的人,會編一些無聊的謊話來戲弄我們,所以,我選擇相信你們,也請你,還有你們……不要讓我失望,否則……後果之前泰坦黑熊也說過了,我必然親自執行……"

江一一個寒戰.

"必然盡力,畢竟我們隊伍之中還有素衣和玲瓏,哪怕是為了他們,我們也一定要去查一查這些事情的,前輩放心就好……"

"嗯,你們離開吧,不過前面車隊的人,我們殺了些許,已經讓他們停了下來了,隨後你過去的時候,就說殺了他們的頭目就行了,剩下的你怎麼編,你隨意,我們不管……"

江一無奈點頭,這里的頭目,額……好像是這三目虎吧,自己咒自己,嗯……可以,也是非常可以……

不過,三目虎自己都不在意,江一他們自然也是隨便編就行了唄.

就在這三目虎准備帶著這些靈獸離開的時候,江一突然開口.

"別急……"

三目虎轉頭.

"還有什麼事?"

"這里一共有五十多車的靈獸,我們雖然不知道用什麼辦法能讓他們完全清醒過來,可是,如果五十多車全都被弄過去,而我們又沒查到,或者失敗了,那就讓這些靈獸全都跟著遭了殃,所以,你們先截回來一點兒,不管我們成功還是失敗,最起碼沒有全軍覆沒……回頭前輩你試一下有沒有什麼辦法讓他們清醒,如果沒有,那隨後如果我們成功的話,再將辦法告知前輩,如果失敗,那前輩就只當這一次截車只截下了這一小部分,好吧??"

這三目虎頓了一下,突然點了點頭.

"嗯,對,我這就吩咐他們動手……"

一邊說著,這三目虎好像就是在發號施令似的自吼中發出陣陣低吟,而那些靈獸接到了命令,又一次開始參與到了與車隊之人的厮殺之中……

江一又一次開口.

"第七車,里面有一個七彩鱗蛇……"

"第九車,里面有一只竹葉青蛇……"

"第十九車,里面有一只炎冰熊……"

……

江一憑借著自己的回憶,一點一點的開口,讓這三目虎在發號施令的時候,便截自己開口所說的這些車,這其中的靈獸都已經比較少見了,江一總不能看著他們斷絕吧.

而自然也是留了個心眼兒,大家都是聰明人,誰還不會想個什麼事情啊,江一自然也不能讓三目虎把所有的稀少的靈獸全部帶走,而將那些比較大眾的靈獸全部留給賈老板,這樣一看,就是被挑過的,那江一他們就算是回去了,也等于是暴露了自己,只等抓住什麼機會,或許就是賈老板弄倒江一等人的時候.

一共截了十多車,江一開口.

"行了,差不多了,前輩……還是要跟我配合一下……"

"嗯?怎麼配合?"

江一一把拉過星芒劍.

"既然是斬殺頭領,自然是要象征性的來一下一吧……"

周圍的靈獸似乎有些不開心,而三目虎卻是笑著點了點頭.

"哈哈哈哈……確實如此,來吧……"

只見江一揚起了漫天劍芒,嚇了所有人一大跳,向那三目虎的方向揮去,奈何只是徒有其表,這三目虎隨手一擋,便擋了下來,卻還是發出了一聲很大的痛呼之聲,緊接著,便聽到那三目虎的兒子大聲開口,那淒厲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夜空!

"撤退!撤退!都快撤退!我娘受傷了!快走!!"

那下面正在截車的靈獸放下手頭的車輛,扭頭重回了山谷之中,而車隊中的人,宛若虛脫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