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等等……
g,更新快,無彈窗,!

"等等……"

那清脆的聲音又一次傳了出來,這讓江一又是一頓,不過,這一次的江一卻是輕輕的皺起了眉頭.

"干嘛?"

倒不是江一沒有耐心,只是江一現在想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如果被這小家伙一下又一下的叫住的話,那耽誤的可不僅僅是只有時間的問題啊……

"你給的太多了,我花不完……"

"……"

這一句話,又讓江一氣樂了,第一次聽說乞丐要錢還有說花不完的時候,而這小家伙眼吧眼望的看著江一,又把江一給的銀兩遞了回去.

"還給你,給我兩個銅板就好了,我就只想吃兩個肉包子……"

江一無奈苦笑.

"我身上沒有銅板,你拿去花吧."語罷,江一頓了一下."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著,江一又一次轉身,卻又一次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等等……"

"……"

這一下,江一郁悶了,再一次轉過頭的時候,正見這小家伙雙手一掰,將江一給他的銀錠掰下來了一小塊兒,然後把那一大塊兒遞給了江一.

"我要這一小塊兒就行了,大的還給你,我娘說,無功不受祿,拿了別人的東西,可是不好的,而且,還拿了這麼多……額,這一次就算了,下一次,絕對不拿了……"

江一一時間根本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情緒來表達他現在的想法了,不過,還不等他拒絕,這小乞丐便已經講剩下的銀兩塞到了江一的手中,拿著那只有小指指肚大小的一塊兒,興氣沖沖的把自己手中的破碗扔了老遠,然後進城買肉包子去了……

江一的面部肌肉都在抽搐,這特麼哪家的熊孩子啊……

搖頭之間,江一與眾人開口.

"走吧……"可突然,江一愣住了,定定的看著手中被掰掉了一塊兒的銀兩,瞪大了雙眼……"這……這怎麼可能?!"

是啊,這又怎麼可能那?一個小小的孩童,竟然隨手就掰下了一塊兒銀子,要知道,就連很多成年人,都做不到,哪怕是修仙者,也要在扭動幾下之後方能扭下來一小塊兒,可這小孩童,卻是眼都沒眨,很是輕松的一掰,這銀子就斷開了啊……

"這小家伙,不尋常……"

"是啊,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看上去倒還真的像是那家的小少爺,小公子出來鬧著玩兒的……"

"可是……可是這也太可怕了吧,這麼小的孩子,這資質,待有多逆天啊,要知道就連咱們,如果想捏碎銀子的話,很輕松,而想要掰下來一塊兒的話,確是要費點事情的啊,而那個小子……舉重若輕?難不成,他的實力比我們的還要高?"

"……"眾人無語……

方宗更是翻了翻白眼.

"不管怎麼說,別人也稱呼咱們是天才,額……跟人家比起來,咱們算個屁啊……"

"對……這句說的靠譜……"夜淚接下方宗的話,"不過,方宗啊,說話的時候,要注意好言辭,這個算個屁這回事兒吧,你確實算個屁,我們……我們都是人啊……"

"我……"方宗頓時冷下了面孔."來吧,打一架吧,不把你打的叫爸爸,算爸爸輸!"

"我呸!"

"乖兒子!"

"尼瑪……你找打!"

"哎呀呀,乖兒子忍不住了,哈哈哈哈……"

江一狂暈,這些家伙,認識的時間長了之後,也是時常開玩笑,而這種玩笑並沒有讓他們的關系疏遠,反倒是讓江一他們越鬧越歡……

江一他們不在理會方宗和夜淚了,就好像根本不認識他們似的,轉頭就走,任由他們兩個滾倒在地,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腳……

江一等人皆是翻著白眼,直到走了好遠,這夜淚和方宗方才意識到了江一等人已經離開了,這才趕忙追了上去.

奈何兩人的身上,都有對方的腳印,好在兩人都知道打人不打臉,雖然打的兩人各自都是呲牙咧嘴,可他們的面孔上,卻也並沒有什麼淤青浮現.

眾人並沒有去在尋找那之前的那個乞討的小男孩兒,而是直接便到了這鬼神塔城池之前的地方等待賈老板的回來,畢竟是約定好的事情,如果他們直接回去了,讓賈老板不知道而在城門口等他們的話,終究是不太好.

江一他們就靠在城門之前的幾棵樹上,周圍來往的鬼神軍也是看了江一等人幾眼,並沒有理會他們,奈何卻是看的江一有些心中發寒……

這不遠處,還有一顆大樹,這顆大樹的樹冠主干上,斜依的一道身影,這道身影手中正握著幾個肉包子,口中尚還吃著一個,一邊吃,一邊有些咽嗚.

"早知道不花錢就能拿出來,就不找他們要錢了,真是的,不過那店老板真熱情,追了我兩條街……額,還有那些修仙者,我的媽呀,太瘋狂了吧,不久吃幾個包子麼?不就長的可愛點兒嘛,至于嗎……"

這身影嘟嘟囔囔,轉頭的時候,突然又看到了幾道熟悉的身影,口中輕輕嘀咕.

"咦?是他們唉……他們怎麼跑到這里了,好像是在等人?"這身影一口吞下了一個肉包子,仿佛頗為享受似的從懷中取出了之前從江一那里掰下來的一塊兒銀子."嗯……還是換給他們好了,要不然回頭被娘知道了,肯定要說我的……"

可這身影正要跳下樹冠,從這里向江一等人那邊行進的時候,突然從城中出現了一道身影,而這道身影的出現,讓這個小家伙原本可愛的臉蛋上出現了一絲猙獰……

"是他……"小家伙頓時握緊了雙拳,仿佛是在忍耐他的憤怒,"我一定要殺了他,一定要,一定要!!"

這小家伙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聲音有些大了,冷冷一哼,終止了之前欲要去還江一等人的銀子的動作,開始暗暗的觀察這道身影的動態,准備繼續跟蹤下去,尋找到一個不經意的地方,將其斬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