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塔頂有東西
g,更新快,無彈窗,!

一處空曠的草地,這路霓裳已經扶著江一出了城池,這江一從盤膝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周圍的身影正在頗為關切的看著江一.

"不能靠近鬼神塔……"

路霓裳眉頭輕皺,突然又想到了江一神識海中的那道雷電.

"我們,並沒有什麼事,你……應該是你神識海中的那道雷電的問題……"

江一點了點頭.

"不過,在我抬頭去看鬼神塔的時候,發現塔頂有東西……"

"有東西?!"路霓裳一愣."沒有啊,這座塔,就是鬼神塔的核心建築,居住的也都是一些鬼神塔的高層,而塔的上半身,據說是一處密閉的空間,據說沒有人看到過他的開啟……更何況,這塔身是封閉的,你怎麼可能看到有東西……"

江一似乎是在沉思,細細的思索著至少自己看到的一切,在這江一又一次開口確定這里一定有東西的時候,眾人知道,不簡單了……

江一絕對沒有必要拿這種事情來騙他們,也就意味著,那上面真的有讓江一都為之震撼的東西被江一看到了,若不然,江一也絕對不會說有東西這種問題.

"是什麼?"

下意識的,素衣又遙遙看了一眼那鬼神塔所在的地方的塔頂,在哪里,依舊是空空如也,除了那黑金色的塔身,再往上看的時候,也就只能看到這蔚藍色的天空,就算是天空之上,也是什麼都沒有,別說什麼飛鴉鷹燕,就連那漂浮而過白云,都是一朵都沒有看見……

江一沉默了片刻.

"你們都知道,其實我的星芒劍中,有天璣劍的劍靈……"

眾人點了點頭,不明白江一到底要說什麼,卻依舊是聚精會神的看著江一,等待江一接下來的言語.

"在我進入鬼神塔的城池的時候,就感覺我神識海中被種下的雷電出現了暴動,可並不強烈,越是靠近的時候,這種感覺就越濃郁,後來,在我們到達鬼神塔塔身之前的時候,那種力量壓的我都有點兒想匍匐跪地,可是,天璣劍劍靈傳來了一絲清明,對抗了鬼神塔的那種力量,而正好在我抬頭的時候,也就是天璣劍劍靈連接到了天璣星辰的時候,或許你們沒在意,可在哪一瞬間,行為天璣星辰的光亮,好像是照亮了天空之中的一切,那鬼神塔的塔頂,好像有一個世界……"

"世界?!什麼意思?"

"就是……好像哪里有另外一個世界,不過只有一瞬間,很短,短到我都以為自己是精神恍惚了,可是,我確定了無數次,那一定是真的,我一定是看到了什麼東西的……"

江一的確定,讓眾人倒吸一口涼氣,世人皆知鬼神塔,卻無一人所知鬼神塔的塔頂,還有一個他們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世界"?而"這個世界",卻被江一在經過這里的時候,冷不丁的發現了?

"那上面有什麼?"

江一又一次陷入了沉默,良久,皺起了眉頭.

"看不清,就好像是一抹云煙一樣,不過我能感覺得到,那是一個充滿紅光的世界……"

"紅光……紅光……"

路霓裳重複了許多次,始終是什麼都想不明白,到了最後,路霓裳還是放棄了.

"這是人都不知道神眾在哪,之前我也不知道,可那你我看到那個虛幻的世界的時候,我突然感覺,所有的神眾,應該都是在那個世界之中才對,他們應該是在共同完成一件事情,等他們將那件事情完成,就是他們從那個世界回到大陸的時候……"

之後說的這些,就是江一的直覺了,或許很准,或許不住,這種事情,誰有說的清那……

"要不然再過去看看?"方宗吶吶的開口.

"不了吧……"路霓裳當即回絕.

"怎麼?"

"江一受不了……"在這種時候,路霓裳最關心的終究也就只是江一的身體狀況問題."更何況,江一現在畢竟是鬼眾,身份上到這里面,如果被發現了終究不好,能夠看到一次,或許是僥幸,想要再看到第二次,恐怕千難萬難,雖然也有可能,不過,如果看不到的話,咱們在哪里逗留,但凡會影響咱們的安全,你們可別小看守護在鬼神塔附近的那些人,那些人被稱作鬼神軍,如果我們第二次出現,說不定會被他們盯上,如果盯上了,那就完蛋了……"

江一亦是點頭.

"對,還是先不要去了,另外,忘掉今天的事情,這件事,弄不好會給咱們招來殺身之禍."

"我們明白."眾人一齊應下,江一左右看了看,詢問了一下時間,得知時間還早,這賈老板或許還沒有購買完物資,便也決定在這附近周邊再轉轉,只是這鬼神塔的城池,是萬萬不能進得了.

剛沒走幾步,有一道清脆的聲音傳出.

"行行好吧,行行好吧,大哥,大姐……多少給點兒吧……"

這江一等人轉頭去看,正見一壽桃頭的小孩子端著一個破碗,在路旁乞討,幾乎是想都沒有想,江一便從懷中掏出了一錠銀兩扔到了這小乞丐的破碗之中,本來根本也就沒有停留的打算,卻是在他們就要離開的時候,突然聽到那小乞丐沖著江一等人開口.

"等等……"

江一等人頓了一下,江一輕轉頭,不過並沒有說話,顯然也並不知道這小乞丐要干什麼……

只聽那小乞丐開口.

"你們當我是要飯的?!"

這句話倒是說的江一一愣一愣得了……

這也厲害了,現在這要飯的都不說自己是要飯的了?那是干啥的?

不過江一沒詢問出聲,卻又看到這小乞丐大眼睛咕嚕了幾圈,仿佛恍然大悟了似的.

"哦……對,對……我忘了,我現在就是要飯的……"

江一一個咧跕,差點噴出一口老血,這自己是干啥的都要反應半天?不過……這小家伙看上去,仿佛更像是調皮搗蛋的小孩子一般.

江一等人搖頭苦笑,又一次轉頭,准備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