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震懾
g,更新快,無彈窗,!

而江一的話,甚至有些顛覆這賈老板的認知,賈老板可不認為江一他們是傻子,要知道,傻子可不會在這麼年輕的時候就能組建出來一個白銀傭兵團,可說他們是貴族少爺吧,或許也像,畢竟他們的衣著雖然樸素了些許,可卻依舊掩蓋不住他們那衣冠之下貴氣……

這貴氣並不是說江一他們看起來有錢,而是江一他們的行走坐臥之中,都有一種莫名的氣質,而這種氣質,繞是君無心,都不曾存在.

賈老板稍稍安了安心,或許江一他們並不簡單吧,畢竟,這年齡放在這里,就算任務沒有完美的完成,了不起就當是交個朋友,這麼年輕的高階修仙者,可並不常見.

這江一路過方宗的時候,輕輕拍了拍方宗的肩膀,方宗那周身的怒火方才緩緩平靜了下來,方宗等人亦是一一拿了些東西,就把江一這句話當作是借坡下驢,也不弄得賈老板很尷尬,其實,內心之中,這賈老板對江一的行為還是略有些感激,如果兩方真的鬧矛盾,那可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可江一他們都拿了東西正要離開的時候,那君無心冷不丁的有些唾棄似的低聲開口.

"哼……垃圾……"

而這一句話,恰恰是傳到了江一的耳中,原本,江一心中就有些許不痛快,只是為了顧全大局而什麼都沒說,這家伙偏偏還不知好歹?真當江一他們是好欺負了不成?

江一的腳步停下了,隨著江一的腳步停頓,其余的人一樣是停了下來,那江一驀地轉頭,手中突然拉出了尖牙短匕,用力一甩,甩在了那君無心的面前,君無心被這冷不丁的攻擊嚇了一大跳,還未曾起身的時候,卻見自己方圓數米的土地都被這尖牙短匕之中的毒浸染的有些發綠……

君無心一時間頭皮發麻,同為修仙者,君無心根本就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江一的攻擊就已經到了近前,這樣的攻擊程度,君無心怎麼可能不心中發怵?

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君無心一時間不敢再輕視江一了,可也就在這個時候,江一寒著面孔抬頭.

"不是怕你,是懶得殺你……"

江一反手,這尖牙短匕已經重新回到了江一的手中,而江一這話,仿佛擁有無限的自信,就好像這君無心在江一看來就是一個垃圾……

君無心眸子深處生出一絲惡毒,奈何他還真的被這江一給鎮住了,眼睜睜的,看著江一等人轉頭離去.

那賈老板雖然也是嚇了一大跳,不過內心之中頓時充滿了欣喜,雖然是白銀傭兵團,可他們的團長能夠震懾住黃金傭兵團的團長,這……就並不簡單了啊……

賈老板看著江一等人離開的身影,唇角不由自主的勾出一絲淡笑,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一次其實風險並不是特別大,有風險的地方只有兩處,一處是一片靈獸聚集地,另一處,便是此行的終點,混亂絕地……

而他招募來的傭兵團的人越強,相對來說就越好,此行,就有更大的把握.

君無心似乎是看到了這賈老板面孔之上的改變,一絲酸意從他的心中出現,就仿佛是上司在對待一個高手和庸手的時候,卻偏偏更看中庸手一些,這種感覺,讓君無心很是不爽!

可事實上,賈老板可沒有這樣的想法,一切的想法都是這君無心自導自演,自己給自己添堵罷了……

君無心遙遙的看著江一等人坐在到馬車之上,面孔之上突然有些發燙,好像是覺得在自己的團員面前丟了臉似的,一時間又是心生怒意,冷冷一哼之間,咽了口手中的肉脯,有些惡言惡語.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原本,誰都能聽得出這氣勢只是在緩解君無心自己的尷尬,而賈老板也沒有說什麼,可突然間,仿佛有一道勁風呼嘯而至,讓這當場的所有人都是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只覺眼前一晃,好像突然有什麼個東西從他們的視線中掠過,便已經看到一根箭矢懸浮在君無心手中肉脯面前半寸的地方,那箭尖之上,一個小小的蛇形虛影,正張著嘴巴,露著它那讓人為之心寒的獠牙……

這君無心一下子跳了起來,刹那間冷汗遍布了周身……

"誰?!"

那江一等人的馬車上,原莉莉站在馬車車頂,反手一拉,那蛇靈箭當即回轉到了原莉莉的手中,接下來,便傳來了方宗頗為囂張的話.

"哈哈哈哈哈……還什麼黃金傭兵團的團長?只會在人背後說人家的壞話不成?只是不巧啊,我們這隊伍之中偏偏有人耳朵尖,給聽到了,而我們的攻擊,竟然你都分辨不清?還問是誰?這種警覺性,真的有危險的話,什麼無心傭兵團,恐怕都待變成無命傭兵團吧……"

江一也是笑了笑,將聲音穿了過來.

"不巧,我們傭兵團那,越沉不住氣的,修為越弱,雖然我是個團長吧,可那也只是大家看我腦袋好使了一點兒罷了,我們這傭兵團啊,越不動手,越在動手的時候就是奪命的時候,無心團長,這話啊……要琢磨清楚了再說,小心這禍從口出,有時候,說出來了,可就收不回去了,甚至,有可能以後永遠都……說不出來了……"

路霓裳一樣是不甘示弱,揮手之間,搖光鞭隔空抽像君無心後面的那棵大樹,這正在吃東西的眾人又覺一陣勁風呼嘯,一種什麼力量突然碰撞在了那大樹之上,那大樹一時間也是應聲而倒……

路霓裳開口了.

"這一次,是打樹,下一次,是殺人……我們是什麼樣的人,是什麼樣的團隊,我們自己心中清楚,還請無心團長不要過多的猜測,否則,我們可並不是能夠虛心接受別人教導的人,哦……對了,我們這些人,不喜歡被打擾,沒什麼事兒,最好別靠近我們,若不然,誰被殺了,別怪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