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天道好輪回
g,更新快,無彈窗,!

"閉嘴,你閉嘴啊!!"

江海裝若瘋魔,又是狠狠的一刀刺向了劉氏的小腹,只是,這一下,在他還沒有刺進去的時候,被江一拉住.

這江海頓時轉身,摸了一把眼角晶瑩而出的淚水.

"前輩,你……你這是做什麼……"

"心痛麼?"

"不痛!"

"那你為何流淚……"

"因為他是我的母親……"

"那還是心痛……"

"不痛!"

"呵……"江一笑了笑."江海……知道我是誰麼?"

兩江海的笑容突然凝固了,因為他聽出了這個聲音,這個讓他至死都不會忘記的聲音……

江海呆滯的從口中脫口而出兩個字眼.

"江一……"

江一也是拉下了自己頭頂的帽子,那古井無波般的面容,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中,而路霓裳等人一樣將帽子摘下,那夜淚把玩著匕首.

"江海,好久不見……一日既往的狠,呵……佩服……"

只是這佩服二字,在這江海聽來,卻無論如何都像是在諷刺,江海完全懵了,他怎麼都想不到他以為的前輩,竟然是江一等人,他怎麼都想不到,江一等人竟然指使自己殺了自己的母親,而且自己竟然照做了……

江海吶吶的開口.

"為什麼……為什麼……"突然,江海猛地抬頭,揮動手中的匕首便要刺向江一,卻被江一反手一抓用力在其手腕一按,這匕首已經陡然落地……

"為什麼!江一!你為什麼要讓我殺了我娘!江一!!!這可是你姨娘!!"

江一笑了,而周圍,早就被隔音結界所覆蓋,江一早就知道有可能會出現這樣的局面,又怎麼可能會不提前做好准備?

江一笑得有些荒繆.

"我娘,也是你姨娘……當初,你勾結亂荒閣的人將我娘抓走,讓我娘在亂荒閣受苦,我恨不得將你千刀萬剮!!"

江一一把抓住了這江海的衣領,沒有動用靈力,卻是狠狠地一拳砸在了江海的臉上,那江海的面孔,頓時腫脹而起,而江一的面色,也是越加陰霾……

"江海,呵……我原以為我離開之前碰不到你了,沒想到的,天道好輪回!上一次,因為父親的原因,我放了你,這一次,你……只能死在這里……"

那江海突然有些發慌,有些咽嗚的去叫王涯.

"王涯,救我,救我啊……王涯……"

江一轉頭看了王涯一眼,王涯依舊一動未動,而在這江海又一次要大喊出聲的時候,王涯卻是開口了……

"江海,這一路來,明面上我們是兄弟,你是我的少主,可是你忘了,曾經我是落葉盟的人,而我的命,是江一公子放的,所以……這麼久了,其實……我一直都只是在監視你,現在……既然江一公子要殺你了,我自然也不用再演戲了……"

江海的面色突然暗淡了下來.

"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王涯,我待你不薄,你為什麼這麼對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這是真的!!王涯!救我啊,殺了江一,殺了江一……"

江海說著說著,已經帶起了哭腔,甚至已經開始絕望,江一狠狠地踹了江海一腳.

"怎麼樣,被兄弟拋棄,被兄弟算計的感覺怎麼樣?江海……咱們兩個可是親兄弟啊,曾經,我根本就沒有心思和你爭奪家主大位,就算我進入了幽靈學院,我也琢磨著可以在畢業之後回到家族輔佐你可你那,為了巴結亂荒閣,和外人一起來暗殺我?殺我不成,又算計我,這就是你口中的兄弟?不得不說,因果輪回終有報……"

那劉氏,此刻一樣奄奄一息,卻依舊能夠聽到江一的言語,奈何想要說話,卻是再也說不出來了……

江一看了劉氏一眼.

"姨娘……最後一次叫你姨娘了吧,以前,我跟尊敬你,可你卻依舊算計了我和我母親,那我也就不能再給你送終了,荒山野嶺,倒是一好歸宿,哪里的豺狼虎豹,鷹鷲烏鴉,最喜死尸,隨後,我自然會將姨娘的尸身……送到哪里……"

語罷,江一與王涯使了個眼色,王涯會意,靠近江海,趁著江海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刀刺穿了江海的喉嚨,想江海算計一生,最後也是落了個客死他鄉的結局……

江海死了,劉氏仿佛更加絕望了,不足片刻,便已咽氣……

那王涯丟下了染血的刀子,回到了江一的面前,與江一拱了拱手.

"公子,事情都辦妥當了,還有什麼事兒沒?"

江一搖了搖頭,卻是沉吟了一下.

"不對,等會我給你寫一封書信,你去西北雪域靈家,讓靈家家主靈影序收,把書信交過去,等他們看到書信,自然會知道我的意思,隨後,你便先住在原江家駐地里,好處……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多謝公子,多謝公子……"

江一輕輕擺了擺手,正要給這王涯寫信的時候,那王涯指了指地面之上的兩具尸身.

"公子,他們……他們怎麼辦?我把他們帶出去,然後丟到外面的荒山?"

江一搖了搖頭.

"不了,只是嚇嚇他們罷了,人都死了,再大的仇,也是報完了,沒必要再作踐他們的尸身,你把他們帶回江家原駐地吧,把他們安葬在江家駐地里,算是我……對江家的一個交代……"

王涯點了點頭.

"好!"

江一也是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套功法,兩本戰技還有一些金銀.

"金銀你拿著,路上總是用的到,功法……換一換吧,你那個,現在看來太弱了一些,至于這兩本戰技,好好修煉,隨後自然可以在西北雪域稱雄……"

"多謝公子,哈哈哈……多謝公子!"

說著,這王涯伸手接過了江一手中的東西,而江一看上去對這些,根本就毫不在意……

江一又是沉默了一下,似有威脅的出聲.

"王涯,你記住,我能給你什麼,也能剝奪你什麼,只要你安穩點,好處多的是,要是太跳脫……只有死,這一個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