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可憐天下父母心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江海離去了,而原莉莉撇了窗外一眼,與江一開口.

"你要做什麼?"

"殺了他們……"

"可他們,畢竟和你是血親……"

"所以,我不自己動手……"江一頓了頓."當初,我在西北雪域遭遇刺殺,傲龍劍丟失,我被扔在冰天雪地里,差點死去,那一次,動手的人是江海和我們西北雪域一個勢力的宗主,那個宗主,我已經殺了,而他……我答應過我爹,當他一次,我已經放了,現在再遇到,我怎麼能讓他再離開,因為他和劉氏,江家現在分崩離解,我娘被亂荒閣抓走了那麼長時間,我爹受了那麼多苦,難道都算了麼?我們……難道就不是血親?在家族之中,他是長子,卻擔心我一個次子爭奪家主之位而處處陷害我們,我不殺他,又怎能平我之憤……"

"那……既然你不動手的話,我幫你殺了他們好了."路霓裳低吟了一聲,"既然當初他對你動手,那我,已然也要找他報仇……"

夜淚反手甩出了無光短匕……

"這種事情,怎麼輪得到女孩子動手,嘿……路神女,交給我吧,正好,我這無光短匕也是許久都沒有開縫了,那他們養養刀,也挺好……"

江一轉頭看了他們一眼.

"不用,等著瞧吧……對了,你們把兵器收起來,他們上來了……"

路霓裳和夜淚雖然是愣了一下,卻還是按照江一的話去做了,而不多時之後,那房門果然被打開,為首進來的,正是笑吟吟的江海.

在江海的身後,劉氏和王涯一一進入,這剛一進來,江海好像就與江一他們頗為親熱似的,似乎是熟識的老友,一上來就要拉江一似的.

江一將江海推開.

"站在哪里別動,我問你們幾個問題……"

江海依舊陪著笑臉.

"前輩,您問……"

"你們,要去哪?"

"我們……"江海眨了眨雙眼."我們已經無家可歸,正准備往東邊看看,看看有沒有什麼機遇什麼的,再或者是給我們自己找個歸處……"

"哦?"江一笑笑."我看你實力也還不錯,為什麼會淪落成這樣?天災?人禍?"

說到這里,這江海仿佛是恨得咬牙切齒.

"還不是我那家族中的弟弟,為了奪家主第一繼承人的位子,硬生生的毀了我們家族,讓我們家族……我們家族……跑出來的也只有我們三個人……"

江一的心中,沒來由的多了一絲火氣,不過依舊是沒有表現出來,反倒是頗為欣賞似的語氣對江海拋出了橄欖枝.

"那……你想加入我們麼?我們雖然勢力不大,可說句狂妄的話,一般的勢力,我們還真的不看在眼中……"

江海那雙眼已經笑彎,那里還聽得到江一後面的言語啊,趕忙點頭.

"願意,我願意啊,我當然願意加入前輩的勢力,只是,不知道前輩的勢力叫什麼……"

江一擺了擺手.

"這個問題,咱們暫且不說,只是有一件事情,你必須要有取舍……"

"前輩您說,取舍這種事情,都好說,畢竟有舍有得嘛……"

江一微笑著點了點頭.

"對,有舍有得,放棄了些許什麼,你才能得到的更多……你那個讓你家破人亡的弟弟,死了麼?"

"沒!可是我現在找不到他,我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江一見江海這模樣,一時間真是覺得有些好笑,不過表面之上依舊是平平如常.

"行,到時候,我自然會幫你,哪怕你那個弟弟是青天府的人,咱們,也不是不能殺,但是,在殺了他之前,你要加入我們,而想要加入我們的話,你……必須拋棄你的累贅……"

"累……累贅?"江海一愣,"前輩……什麼意思?"

江一突然伸手指向了劉氏.

"她……"

江海的笑容頓時凝固了.

"可是,可是……她是我娘啊……"

"那你想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麼……"

"想,可是……"

"你想報仇麼?你想讓你的仇人匍匐在你的腳下跪地求饒麼?"

"想!"

"那你還猶豫什麼?殺了她,你就沒了累贅,加入我們,我們一定幫你殺了你所有的仇人……"

"可這是我娘啊……"

"你要記住,咱們是修仙者,修仙者……是不能有羈絆的,再說了,我,可以幫你報仇……"

江海沉默了……

良久,江海好像突然做出了什麼決定似的,抬頭看向了劉氏,那目光之中,閃現著些許凶狠,只聽江海低吟.

"娘……娘,對不起了……可是,可是海兒不得不這樣做啊,娘……海兒要報仇,娘不會怪海兒的對吧,對,要怪都應該怪江一,都是他,才讓咱們變成現在的模樣,娘……對不起,我要殺了他,所以,所以我……"

劉氏先是有一絲慌亂,繼而,突然變得重歸平淡……

劉氏絕望了,那雙眸之中已經出現了死態的蒼灰,好像已經准備好了接受死神的到來.

"海兒,娘……怎麼會怪你那……怎麼會怪你……"

而此刻的江海,已經顫抖著拿出了腰間的短匕,突然一刺,刺入了劉氏的小腹之中,劉氏一聲痛呼,那鮮血已經不由得開始從傷口的傷口的地方流注而出……

江海顫抖的拉回了匕首,而這動作看的屋中所有的人都是愣住了,包括江一,都沒有想到江海竟然真的可以這樣干脆……

那劉氏依舊帶著淡笑.

"娘……娘怎麼會怪你那……海兒,以後……以後娘不在了,你……你要……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凡事多和王涯,多和王涯商量……商量,你性子太傲……聽不得……聽不得別人勸,可是……可是這樣的話,以後……真的會吃虧的……海兒,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活著,娘死了不要緊……只要你……只要你能活著,能有一個好的勢力當做歸宿……娘,娘……也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