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你們走吧……
g,更新快,無彈窗,!

"砰!砰!砰!"

江一等人倒是雙手抱懷什麼都不管,卻讓這方宗自己走上前去,一開始,方宗還有些畏畏縮縮,奈何這畢竟是方宗自己的事情,方宗也知道,自己不親自上的話,誰也不會幫自己……

于是,方宗上前敲門了.

那原岩原本就在靜修之中,突然聽到敲門的聲音與外面出聲道.

"誰?"

"我,原伯伯……"

"進來吧……"

原岩沉默了半天,才有一次出聲讓方宗進去,方宗頓時將眼神向後一瞥,示意江一等人跟他一起進入其中,這等時候,江一他們倒是不會掉隊,紛紛跟上.

待的進入其中,江一他們只見這原岩正從床榻之上下來,與江一等人做了個請的姿勢,示意眾人坐下來,眾人也都沒有推辭的意思,紛紛尋了座位坐下,便聽這方宗支支吾吾的開口了.

"原……原伯伯……我……"

原岩定定的看著方宗,雙眼略有眯起,就好像是在審視方宗一樣,讓這方宗沒來由的有些心驚膽戰的感覺,不過方宗看到了自己身旁的伙伴,也是稍稍安了安心,給自己壯了壯膽,開口于這原岩說道.

"原伯伯,我們就要離開了,離開之前,我想有一件事情必須和您說清楚,也讓您一定要同意……"

原岩眉頭挑了一下,依舊一言不發,方宗接著開口.

"原伯伯很清楚,我們此行的目的,是我為了給原家提親,不過聽說原莉莉有婚約,所以才先過來了一趟,按理來說,有些不妥,不過我可以現在就通知家族,下聘禮到原家,原伯伯覺得怎麼樣?"

原岩依舊一言不發……

方宗一時間有些慌了,雖說他就算真的和原莉莉私奔了,在方宗的思想之中好像也不是什麼大事兒,可這往來做的話,好像對于原莉莉又有些不妥,故而,方宗也是做下決定,無論如何都是要八抬大轎將這原莉莉娶回他們方家的……

"原伯伯是覺得那里有些不妥?但說無妨,只要同意我和原莉莉的婚約,我可以答應一切,論家族的話,我自認為我們方家不比白楊谷白家差,論個人實力,我有完勝白楊谷白升的把握,論資質,我也自認為甩他八條街,論個人背景,我現在是幽靈學院的學生,雖然沒有回去比試,可就算跨不上幽靈學院神靈榜,也差不了多少了,等我從幽靈學院畢業以後,想要給自己謀一個好的未來並不是什麼難事,原伯伯到底是什麼地方看不上我?還是有什麼條件想說?"

方宗說了一大串,奈何這原岩依舊是一言不發,就定定的瞪著方宗,讓這方宗雖有一肚子的說辭,甚至已經想好了一切有可能出現的詢問或是對話,卻依舊讓這原岩的一言不發堵的無線淒慘.

方宗也是郁悶了,或許這就叫軟硬不吃?

方宗亦是有些無奈,畢竟自己來的時候原莉莉還有未婚夫,現在沒幾天,未婚夫退婚了,哪怕這周圍的人知道是兩方不想配,哪怕是知道這一切是江一他們作為主導,可畢竟白家來退婚,原家同意了……

現在就已經有小道消息不斷的在原家附近傳蕩,大多都是原家地位水漲船高,看不上白家了這樣的言辭,一開始,原岩還有鎮.壓,奈何越是鎮.壓,這種言辭越是多了起來,弄得原家也是慢慢的放棄了壓制,任由他們怎麼說去吧.

"原伯伯,你要是有什麼意見或是想法就說出來好了,雖然方宗這家伙有時候有些不靠譜,可這自從我們認識以來,他對原莉莉也一直都是頗為不錯的,原伯伯也想要給原莉莉一個好的歸宿吧,有我們看著,原莉莉這輩子都不會受到放縱的欺負,這不是挺好的麼?何故非要阻攔那……"

江一開口了,或者說是不開口也不行了,這原岩好像更偏向于不想將女兒嫁給方宗似的,在心底深處,其實原岩看江一等人的時候就像是在看野蠻的強盜,而真的要說江一他們和強盜的區別的話,或許就只能說,江一他們並沒有真正的燒殺掠奪吧……

原岩終于開口了.

"你們走吧……"

"這……什麼意思?"江一一愣,不由自主的吐露出聲.

而方宗一時間也是摸不著頭腦,有些輕吟出聲.

"原伯伯這是同意我和原莉莉了?我這就發書給家族,讓他們先講聘禮送過來,等我們下一次回來的時候,便大婚?原伯伯覺得怎麼樣?"

"出去吧……"

而方宗嘟嘟囔囔了半天,卻也只換回了原岩這三個字罷了,而這三個字,簡簡單單,卻噎的方宗真是有些受不了了,好歹你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說的莫名其妙的算幾個意思?

路霓裳打了個小哈欠,有些憨憨的出聲了.

"原伯伯什麼意思你就說吧,這樣吊著總不是那麼回事兒,原伯伯若是同意,就讓方宗去准備,等我們下次回來的時候,就准備婚禮,我們青天府自然也會送上賀禮,至于現在外面的言論,不必介意,只有碌碌無為者,才會在意那些事情,而原伯伯若是不願意聽,一天之內,我也一定有辦法讓他們都閉嘴,而若是原伯伯不同意……"

路霓裳說到這里,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那面孔之上的笑意輕輕彌漫出來了些許,那唇角輕輕上勾,看上去這天使的容顏卻有了一絲惡魔般的微笑……

這其中,威脅的意思自然是不少,江一他們也是沒辦法了,總覺得是逼婚,可是……如果不這樣的話,這原家的態度,卻屬實有些尷尬……

原岩轉頭看向了路霓裳,看了一眼,卻又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

"你們出去吧……"

江一站了起來,于眾人擺了擺手,便示意眾人一同離開,而江一在到達門前的時候,半扭過身,那剛毅的面孔之上,凌厲的眼神看向了原岩.

只聽江一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