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白升
g,更新快,無彈窗,!

"問他?如果他非要娶原莉莉,我們就正好在你們白家將其格殺?也省的我們還要東找西找你兒子的下落?"

白封顯話語又滯,面目之上充滿苦笑.

"不是不是,最起碼,這件事情與他說一聲,若是他非要娶,那我再和他好好說道說道,江小友覺得怎麼樣?"

"那還不走?"

江一倒是根本就不想有一絲半點的遲疑,聽到白封顯的話之後,當機立斷的決定離開這里,這個庭院太古怪,讓江一他們做決定的時候多多少少的受到些許束縛,而若是一個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的地方,那或許就不一樣了……

江一他們隨時可以離開,才是這白封顯最為擔心的事情,才是最能讓白封顯有壓力的事情,而這白封顯自己都說出來這些話了,卻又那還會再有其余的遲疑啊.

依舊是那一葉泛舟,只不過,一次只能讓兩人通行,待的江一他們全部過去之後,白封顯收了小舟,而楊嘉降似乎並不想在此多逗留,便與江一等人和白封顯告別,欲要回到楊家之中.

江一他們也沒有留他,畢竟他們此行的目的性很強,江一他們也就不願意過多的浪費時間.

路途之上,這氣氛多多少少的顯得有些尷尬,江一他們皆是沉著面孔一言不發,這白封顯仿佛是想要緩和一下這其中的氣氛似的,開口輕問.

"幾位小友,是怎麼找到這里的……"

"白前輩是怕我們是偷偷摸摸的溜進來的?"

"不不不……"白封顯趕忙搖頭."只是,知道這里的人只有我白家內部的人,不知道是誰引諸位進來的?怎麼也不進來和我說一聲,讓幾位小友掉到了那水潭深處,也是有些過意不去,回頭,我必然要好好的懲罰他一番……"

江一撇了白封顯一眼,這家伙感受到自己等人的到來之後,怎麼沒說接自己等人過去?反倒是讓他們過去一敘,江一他們對那里面一無所知,所以掉了下去,這現在江一他們白家構成了威脅,這白封顯是開始圓謊了?

江一心中一笑,想到了白樺,當時,白樺讓自己等人在白封顯問到的時候說白升,江一他們既然是應下了,自然是要做到的,至于隨後有什麼他們白家內部的事情,按照江一的一個不負責任的想法……

又關他們屁事啊……

于是,江一也不再追究什麼他們掉入湖底深處的事情了,而是一笑之間,說出了兩個字眼.

"白升……"

"白升?!"白封顯一愣."確定?"

"當然,怎麼?"

"這……"

"有什麼就快說,怎麼磨磨唧唧的……"

白封顯無奈,若是別人這樣說他,哪怕是楊嘉降這樣說他,恐怕他白封顯也要露一露暴脾氣,偏偏說這句話的人是江一,卻讓這白封顯想生氣吧,又有點兒害怕……

倒不是他在修為上怕江一,而是他怕江一真的對他們白楊谷白家的人進行獵殺,而到了那個時候,因為有路霓裳的存在,恐怕自己連報仇的機會都不存在,能夠將一個家族在一個大勢力之中紮根,本來就已經非常不易了,白封顯又怎麼敢輕易地去和江一賭注啊……

"犬子白升,正是他與原家大小姐有婚約……"

"啊?!"

江一他們唇角微張,奈何卻並沒有再多說什麼,畢竟他們,也就只認識白樺罷了.

……

在白家的會客大廳,江一等人分席而坐,這白封顯坐在中間的首位上,總感覺有些如坐針氈,奈何江一等人卻也只是淡淡的品茶.

這白封顯見眾人坐定,叫上來了一個侍女,出聲吩咐道.

"去把小公子叫過來."

那丫鬟應了一聲,扭頭向外走去,在江一等人等待的都有些著急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一下下的腳步聲,這腳步聲好像鏘鏘有力,l聽得江一等人都是眉頭輕皺.

倒不是因為這腳步聲很多,而是這腳步聲雖然只有一個卻讓人有種是身著鋼鐵戰甲的人走了過來.

大陸之上,有可能身著戰甲的,幾乎都是修仙者,而且一般情況下還都是久經戰場的修仙者,這白升沒來,卻來了一個久經戰場的戰士?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之前這白封顯說的話就是一個暗號,意思就是找個高手將江一他們全部留下?

江一這樣想著,已經我有意無意的摸了摸被自己放在桌案之上的星芒劍,那白封顯一見江一的動作,心中一個咯噔,趕忙與江一解釋.

"江小友勿怪,我那小子白升自幼喜歡舞刀弄槍,這鎧甲更是常年隨身穿戴,就連睡覺的時候都不見得會脫下來,所以,江小友才聽到這樣的聲音……"

江一眉頭挑了一下,輕輕嗯了一聲,便只聽那道腳步聲越來越近,直到到了他們所在的這個房間的大門口的時候,這身影輕輕拱了拱身子.

"爹,您找我?"

江一轉頭去看,這白升的鎧甲護的很全,就連面部,也就只是露出來了一雙眼.

江一並未吭聲,只聽那白封顯點了點頭,與那白升介紹道.

"你周圍的這些,都是年輕一輩之中的佼佼者,這一次,叫你來,是想要問你一些事情,你只需如實回答就是了,記住,要……如實……"

這最後的三個字,白封顯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意識而為的拉長了聲音,好像就是在提醒這白升一樣,江一從中截了白封顯的話.

"白前輩,說的有點兒多了吧……"

白封顯一時間覺得自己在兒子面前很沒面子,奈何又不能多說什麼,低吟了一下,在白升都有些發愣的目光之中點了點頭……

白升記得很清楚,這自己的父親剛才說了,江一他們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江一也是與自己的父親叫前輩,可看上去自己的父親並不敢多說話?難不成,這些少年背後的身份很大?想到這里,白升的心中多了一絲厭惡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