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逼迫
g,更新快,無彈窗,!

可江一他們還沒有說出口的時候,這白封顯卻是趕在江一的前面說了出來.

"你們來,是因為犬子和原家那小丫頭的事情吧……"

江一一愣,卻又點了點頭.

"前輩都知道了?"

那白封顯將之前收到的信件取了出來,遞到了江一的面前,江一眉頭一挑,攤開書信的時候,心頭有種莫名其妙的意味出現,有些微怒,也有些無奈的感覺.

這畢竟是原家的親生骨肉啊,就這般對待?

呵……

江一唇角輕輕開了些許,那一股發自內心的輕蔑由內心深處吐出.

"既然前輩都知道了,那前輩作何打算?"

白封顯面目之上也是頗為糾結,他們可是和原家不一樣的,就算原家再得罪江一他們,江一他們也不會翻臉,或者說根本就沒辦法翻臉,畢竟原家有原莉莉在江一他們的這一支隊伍當中.

而白家不一樣啊,真的和江一他們鬧崩的話,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啊,這江一等人倒也不算什麼,奈何他們背後給他們撐腰的勢力,不可謂不強大.

"你們打算如何?"

白封顯見江一的神情,自然而然的也是有些許心中嘀咕,反問了一聲,而江一倒是直截了當.

"簡單,退婚……"

"退婚?!"

"對!"江一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我知道這或許會有損兩方的顏面,也有可能會尚還到前輩孩子在外人的看法,如果前輩要什麼補償的話,可以說出來,我們盡可能的辦到."

若是江一同齡人之中的其他人過來和白封顯這樣說,白封顯必然是在那不屑一顧之余呵斥對方的,可偏偏這樣說的人是江一,讓這白封顯又不的不考慮考慮.

若說有損到自己孩子的面子和未來,白封顯多少也有些顧及,奈何江一他們這樣到來,卻也一樣讓他們頗為忌憚,若是白楊谷白家並不是青天府境內的勢力還好說,偏偏在這青天府境內,江一他們現在還真的就能橫著走……

在江一的注視之下,這白封顯沉默了一下.

"江小友,這些事,畢竟是年輕人的事情,我們……充其量也就是稍微摻和一下,在加上這也是曾經我父輩人定下的婚約,若是,輕而易舉的就毀掉了,我也真的沒辦法給我父親那里交差,你看……"

"我不管,我只要結果,我不想聽你能不能交差."

江一一時間霸氣橫生,雙目輕眯之下,露出了些許凌厲的氣息.

白封顯倒是愣住了,一時間想要生氣吧,可偏偏這自己小輩的江一等人自己還真的打不得,罵不得,這讓自己又能怎樣啊……

一旁的楊嘉降一言不發,看著白封顯的窘迫,心中也是生出一絲笑意,原本還在羨慕這白家長輩眼光高,奈何這根本就沒羨慕多久,便讓江一帶人過來了,一上來就直言不諱的提悔婚,就算他們兩個一起動手的話,能把江一等人打的找不著北吧,可是這怎麼敢真打……

"江一,你也知道,幽靈學院在大陸之上是什麼地位,而原莉莉即是幽靈學院的學員,又是原家的大小姐,還是我們曾經約定好的我白家的少奶奶,這……如果就這麼放棄了,任誰都會不甘心吧,再者說了,如果我們同意,我們現在傳書一封,立刻就可以和原家結成親家,到時候,原莉莉嫁入了我白家,江一,你還能再強奪走不成?"

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江一這樣想著,那面孔之上已經越來越寒,真的等到原莉莉嫁進來,那可就什麼都晚了,可江一也聽明白了,這白封顯有一個目的,而這一個目的吧,胃口似乎還很大,江一都說了,可以答應給他們一個不補償,可很顯然,白封顯想要達到利益最大化,畢竟失了一個地位顯赫的兒媳婦,這總要趁機撈上一大把吧!

可江一沉默以後,突然冷笑了一下……

只見江一回頭看了一眼一樣怒氣橫生的方宗,與方宗低吟……

"方宗,你介意原莉莉在嫁入你方家之前,喪偶麼……"

方宗刹那間明白了江一的意思,面色陰沉之間,狠狠地搖了搖頭.

"我不介意!"

"那就好,既然白前輩想要拿原莉莉和我們做一個大交易,那我們這個交易不做了,我們反正有的是時間,就在白楊谷門口守著,我看,誰敢去迎娶原莉莉……"

白封顯的面色一時間變得煞白,怎麼能想到江一變化的這麼快啊,前一秒還在說著願意給出一些補償,後一秒,便已經因為自己討價還價了一下要讓自己付出血的代價,這又讓他如何收場啊……

也幸好這里不是江一他們能夠想出去就出去的,要不然,江一他們身影一晃,從這里消失,那才真的讓這白封顯著急,可現在,江一他們還在琢磨離開的辦法,這白封顯突然拉下了臉.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嘛,這喪偶說出去終究是不好看……"說著,白封顯又看向了方宗,這也才知道其實江一他們歸根到底還是來給方宗"討公道",白封顯自然也是知道方宗的身份的,趕忙又于方宗開口."方小友再怎麼說也是一家公子哥,這喪偶,說出去總歸是有些不太好聽……"

方宗看都沒看白封顯一眼,雙手抱懷,輕聲說道.

"我不介意,我相信我的家族也不會介意,如果介意,我可以退出方家,誰要是敢說閑言碎語,我一把火燒的他們滿門皆死……"

這白封顯又是被堵了話,原本還想著或許還能商量商量,可是,這無論江一也好,方宗也罷,態度都已經在哪里擺著了,願意了你就願意,如果你不願意,那我們就一定會搶走原莉莉……

白封顯一時間心中苦悶,有苦難言,一聲歎息之下與江一開口.

"江小友,若不然這樣吧,畢竟是我家中犬子的婚事,也不說我父親了,就問問他的意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