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目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原本乾淨的湖水,很快被這魔翎鯊魚的鮮血染紅,江一他們嗅著周圍的血腥,一時間都有些受之不了,畢竟太過濃郁,就算是在戰場上見慣了血腥的修仙者,也一樣很難喜歡在這種被鮮血氤氳的環境之下生存.

可這魔翎鯊魚不死,江一他們就不的不繼續攻擊,可正在江一他們都看到勝利在望的時候,那方宗突然一聲驚呼.

"小心點,又來了一大群!!"

"啥?!"

江一心中咯噔一下,一看周圍,已經黑壓壓的一片,好像都是因為嗅到了這血腥氣而來似的,此刻皆是看著正在攻擊魔翎鯊魚的江一等人露出了一絲敵意……

江一一劍劈了出去,連連後退,一邊怒罵出聲.

"這滾蛋,在自家之中養這麼多魔翎鯊魚,又那麼害怕被人襲擊麼?!"

不過,江一倒還真的越加佩服萬寶靈尊遺千年了,之前聽聞這里是萬寶靈尊遺千年所建造,那也就是說,無論是之前的禁空結界,還是先在這個地方,應該都是一個一體的陣盤一樣的存在,可是,這看起來外面的湖面也並不大,那周圍的范圍也並不廣,一頭魔翎鯊魚還好說,勉強能夠在這里活動,幾十頭算是幾個意思?無論怎麼算,這空間上好像都不太夠啊……

江一看向四方,想打吧,可恐怕再打下去就真要被那魔翎鯊魚給吃掉了,一時半會兒或許不會死,可一旦進了魔翎鯊魚的肚子里,可就難說了,至于從它的肚子之中鑽出來?江一還真的不敢想象,只是那魔翎鯊魚的胃酸,恐怕就能瞬間腐蝕掉自己的身體,到時候,自己根本就沒有再戰的能力!

江一抬頭看向了那亭台,也不管外面到底能不能聽得到.

"前輩若是再看笑話,那……我們可就給青天府的人放信號了……"

其實,想要聯系到青天府的人,對于江一等人來說,或許還真的不算太難,畢竟江一他們身邊還有一個路霓裳那,就算這珍貴陣盤再厲害,也擋不住兵器連接天空星辰造就出的勢吧……

只要路霓裳連接到了搖光星辰,必然會被青天府的人感知,誰都知道青天府搖光鞭現在在青天府大小姐路霓裳的手中,而路霓裳現在正在游曆大陸……

一旦搖光星辰閃動,證明路霓裳正在進行攻擊,高手這種力量越強的地方,便是路霓裳所在的地方,青天府在這白楊谷之中有高手坐鎮,路霓裳如果真的放出搖光星辰的光輝,恐怕一個弄不好的話,這青天府的人還真的就有可能頃刻之間趕到這里,將江一等人都救出去,只不過,如果真的等到青天府的人來救江一等人的話,那事情了就不是現在這麼簡單了,也不可能就這麼簡簡單單的就算了的……

江一能夠想到這些,那白封顯好歹也是一家之主,平日里的思緒可是要比江一想到的更加周全,他怎麼可能容許這種事情出現?故而,在江一呼救的時候,這白封顯無奈之間,吹了個口哨,那些魔翎鯊魚好像是受到了什麼命令似的,紛紛搖了搖自己的尾巴,扭頭離去……

江一在那些魔翎鯊魚欲要離開的時候,突然抓住了他們最開始攻擊的那一條,狠狠地又是一劍刺了進去,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中,江一竟然是一劍從這魔翎鯊魚的尾部劃到了魔翎鯊魚的頭部,這猝不及防之下,最開始攻擊江一等人的這條鯊魚殞命在了這里……

江一開口喃喃.

"還沒吃過這東西那,真不知道好不好吃,不過,這麼大個兒,應該味道還不錯才對吧,就算吃不了,賣了也值不少錢吶,打了這麼久,總待留點好處給自己……"

自言自語之間,江一在那白封顯和楊嘉降的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將這魔翎鯊魚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里……

可白封顯和楊嘉降又能說什麼那?就算看到了這些事情又如何?到了最後也依舊只能當做沒看見,省的江一他們以後拿這個事情說事兒,那他們可真的說都說不清,不就一條魔翎鯊魚麼?江一他們喜歡,就讓他們拿去……

只不過,這白封顯這樣想的時候心都在滴血,天知道這些魔翎鯊魚有多珍貴,為了得到這些東西,他們可真的都是迫著修仙者的命去海中活捉回來的啊,真的是死一條就少一條的,不過,江一他們已經把這一條殺了,難不成還要讓江一他們救活這條魔翎鯊魚?

白封顯在心中責怪自己,為什麼就沒有早一點把江一他們給撈上來,也省的他們在下面攻擊了這麼久,心中有了怨氣,更是在一擊之下,殺掉了一條魔翎鯊魚……

那湖面之上的一葉泛舟輕輕的動了,上面只有一個人,便是這白家家主白封顯,待的白封顯將這小船劃到江一他們原本掉入水底的那個地方的時候,突然朝水下扔了一條繩子,只聽上方白封顯開口.

"一個一個的上來,這船太小,只能一個一個的救……"

江一他們見周圍也沒有什麼危險了,自然也就不著急了,先讓素衣上去之後,那一葉小舟將素衣送到了中央的那個亭子里,方才回返了過來,又重新接江一他們剩下的幾個依舊在水底的人.

這里的水,好像很是怪異,在那些魔翎鯊魚離去之後,這里重歸平靜,原本魔翎鯊魚留下的那一大團帶血的水霧也是完全散去.

周圍的水,又一次變得晶瑩剔透,在天空之上直射而下的陽光的映射下,這水中透著一絲晶瑩的光華.

很快,江一他們被一個一個的撈了上去,全都進入了那庭院之中的那個亭子之中,或坐或站,反正亭子不大,江一他們進入這其中之後,正好把這亭子擠滿……

江一等人運氣靈力兩周身上下的水漬蒸干,這才正視白封顯,與白封顯拱了拱手,才准備開始說他們來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