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魔翎鯊魚
g,更新快,無彈窗,!

水底,似乎並不影響江一等人的一切活動,江一他們依舊可以交流,依舊能夠呼吸,能夠調動他們周身的靈力,只不過,這里好像是一個囚牢一樣,禁錮住了江一他們移動的方位,讓江一他們無論怎麼努力,好像都是在原地.

"這什麼情況……"方宗面目之上充滿了厭煩,此番,最為關心他們成功與否的,便是方宗了,畢竟,這件事情關系到他的未來,而現在突然被囚禁了起來,方宗還真的害怕等自己從這里出去的時候,白家和原家已經喜結連理,到時候,生米煮成熟飯,那一切都晚了……

方宗好像是欲要調動自己的火焰,嘗試了一下,並沒有成功,繼而取出了火靈珠,這火靈珠微微亮了一下,便重歸暗淡.

"我……我好像並不能動用火的力量了……"

"我也是,好像我風的力量,全部被禁錮……"

"我沒辦法動用幽冥力了……"玲瓏也是出聲了."不過,好像並沒有禁錮我龍體本身的力量,也就是說,我們現在都沒辦法動用元素的力量?"

江一,路霓裳,南宮無常,夜淚好像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他們依舊能夠動用他們最原始的力量.

"這里都是水,所有的靈力之中,夾雜的都有水元素的存在,而其他的力量,好像根本就沒有一定半點的出現,或許,這里如果有水元素掌控者的話,還能大顯神威,至于其他的元素掌控者,都有點兒懸了……"

"那怎麼辦?有什麼危險怎麼辦……"

"怕什麼,還有我們那."江一抽出了星芒劍."再說了,我就不信這白家家主敢讓我們死在這里,別忘了,暴露了我的身份,他們應該已經知道我們是誰,只要他不想惹大麻煩,遲早會把咱們撈上去……"

"可是……"方宗突然瞪大了雙眼,咽了口唾沫."可是……首先咱們待能活下去……額……"

"活下去有什麼難……難……啊……"

江一說到一半,突然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兒,猛地轉頭去看,便已經看到一條鯊魚模樣的靈獸正搖搖擺擺的靠近自己.

"這是,魔翎鯊魚?!"

江一慌忙後退,江一等人全員嚴陣以待,皆是取出了自己的兵器,隨時准備攻擊……

若說大陸之上,除了聖獸,神獸之外,最強的靈獸便是虎類靈獸,那這海洋之中,除了聖獸和神獸,最強的恐怕就要算是這面前的鯊魚類靈獸了……

這魔翎鯊魚,卻又無疑是鯊魚類靈獸之中的佼佼者,每一只成年魔翎鯊魚最起碼都有十幾米長短,這並不大的庭院底下,誰又能想得到窩藏的還有這麼一個護府靈獸啊……

"這……這怎麼辦?"

江一突然破罐子破摔了.

"殺,宰了它,能打的過就打,打不過我就不信白家的不來救咱們!"

江一說的確實很對,江一他們真的遇到危險的話,這白家家主白封顯還就真的不敢不救,江一他們來到了白家,必然是不少人看到的,到時候他們死了,想要封人口舌的話,那恐怕就要屠城了吧,一旦消息泄露,那有十條命也不夠賠的啊,別的人還好說,就那個青天府大小姐路霓裳,誰敢讓她出一點兒事兒啊,那可真是要人命的啊……

素衣和方宗在這種沒有一絲半點風元素和火元素的地方,算是廢了,素衣雖然也是上古蠻獸的遺留血脈,奈何他們本身的攻擊力卻依舊是靠風,說他們是攻擊性靈獸,倒不如說他們更像是輔助性靈獸,有一只風靈獸在的團隊之中,很有可能對面都沒有從狂風之中分出方向,便已經被自己的人斬首……

方宗就更不用說了,江一他們平日里還鍛煉體魄,方宗本身為元素掌控者,他們對于元素親和的要求更高,所以,平日里的體魄鍛煉,對于方宗來說,就和沒有存在是一樣的……

兩人退到了後面,不過素衣還是化為了本體,不管怎麼說,素衣的本體也是風靈獸,最起碼也是神獸級別,多多少少的對于這魔翎鯊魚也有威壓的作用,玲瓏一樣化為本體,可繞是如此,在這魔翎鯊魚的面前,好像依舊是小不點的存在.

江一提劍前沖,那手中劍勢勾動,天空之前天璣星辰輕輕閃動,便又重新隱于天空,一上來,便將那劍中劍勢揮了出去,江一沒有絲毫的猶豫,如果不能一開始就震懾住這個大家伙,那一旦江一他們受傷了,有鮮血流淌而出,那這鯊魚見血,只會更加激發它的凶性,那江一他們,也就完了……

星芒劍中帶出了一旦長長的劍光,一直劃破了水面,嚇了白封顯和楊嘉降一跳,兩人趕忙低頭去看,正見江一等人已經和魔翎鯊魚碰撞在了一起,而這魔翎鯊魚的腹部,已經多了一道氤氳著猩紅血液的傷痕……

魔翎鯊魚吃痛,長大了嘴巴,似乎想要把江一等人都吸入腹中,其實,看到這素衣和玲瓏的時候,這魔翎鯊魚還是有些許驚懼的,奈何,叢林法則,雙方碰撞,勇者勝!

為了自己活下去,這魔翎鯊魚知道,便必須要殺掉這里的所有人……

這里,更像是一個封閉的斗獸場,只要兩方都還活著,便終究會有碰撞.

玲瓏一樣沖了過去,只不過不同于江一,玲瓏的攻擊更為粗暴,那龍爪狠狠地勾入了魔翎鯊魚的肉身,狠狠地一抓,便是抓掉了一大塊兒的血肉,讓這江一看的都感覺仿佛是抓在了自己身上一般,疼痛不已……

路霓裳的搖光鞭雖然是在水下,可畢竟也是仙品兵器,揮動的時候,一樣也是虎虎生風,頗具威力,這魔翎鯊魚一開始的時候確實也是嚇到了江一等人,奈何只是一個試探之下,江一他們便輕松了下來,殺它,好像並不是一件特別為難的事……

而江一等人一同攻擊,沒過多久,這魔翎鯊魚便已經變得血肉模糊……